127 我下不去手

“兄弟,怎么了?什么事儿那么开心。”一个男声忽然在对面响起。

陆文轩一怔,抬起头,看到一个男人端着一杯酒在自己对面坐了下来,正看着自己优雅的微笑着。

“你是……”陆文轩确定自己并不认识这个男人。

“相逢何必曾相识,不介意多交个朋友吧?”男人仍旧微笑着看着陆文轩。

陆文轩再度一怔,无意中看到了吧台上方酒吧的店标和店名。

“Thby‘sparais。”

陆文轩虽然英文水平一般,可这一句英文还是认识的。更何况英文名下面还有中文名:男孩的天堂。

这个名字怎么那么熟悉呢?陆文轩略一思索,恍然大悟。这里就是本市着名的同志酒吧。想到此,陆文轩不禁头皮发麻。再看对面男人,皮笑肉不笑的说道:“我不是GAY。”

“噢。”男人似乎有些失望,不过又瞬间恢复如常,“是不是都无所谓,朋友嘛,不一定非要有肉体接触。”

“呃……失陪,失陪。”陆文轩端起酒杯,极为尴尬的赶紧起座,朝着王阳开走去。

王阳开看到陆文轩坐过来,估摸着他刚才可能看到了自己出糗,脸色不太好看。~无~错~小~说~.~Q~<>

陆文轩呆了一下,随即失声笑了起来。笑的太厉害,抽的肚子有点疼。

“他真的是在等人。”王阳开脸红脖子粗的强调着。“不信我再去钓一个,肯定能钓到!”

王阳开越强调,陆文轩则越忍不住笑,最后笑的说不成话,只是连连摆手。

“你不信?好!你等着!”王阳开羞的无地自容,觉得要是不钓到一个男人的话,自己在陆文轩面前算是抬不起头了。因为她和陆文轩一直都觉得一个男人泡不到妞没什么,要是一个妞泡不到男人的话,那这个妞肯定样貌不行。若是男人对这个妞连敷衍的心思都没有的话,那这个妞无疑就是“见光死”。

王阳开愤然起身,四下打量了一番,锁定了一个看起来不是很帅的家伙。心说“条件放低点,应该不会出意外吧?这小子在这里呆了半天了,不像在等人。”

见王阳开又出马了,陆文轩仰着脖子张着嘴,不停的喘气。嘴里还哎呦哎呦的直叫唤。再看王阳开,陆文轩只是哼哼,没力气再笑了。

这回王阳开丢脸丢到家了。那男人只是跟王阳开说了没有两句话,就起身直接到吧台,付了帐走了。

王阳开回来的时候,哆哆嗦嗦的咬着牙不说话。

陆文轩怕她羞愤自杀,强忍着没有笑,只是脸憋得通红,嘴角也紧绷着。

王阳开猛喝了一口酒,极为郁闷的说道:“难道……难道我就长的那么寒碜?我觉得我还好啊。怎么……怎么可能……”

陆文轩手肘搁在桌上,捂着嘴巴闷笑了一会儿,才开玩笑道:“你不就是想找个看得顺眼的男人破身嘛。你看我怎么样?”

“你?”王阳开挑着眉毛细细打量了陆文轩一会儿,又若有所思的考虑了片刻,道:“不行不行。咱这么熟,又是多年好友。我下不去手。”

“……”陆文轩心说“是我下不去手才对吧?我也不想对你下手。”嘴上说道:“别那么随便好不好?你的初**啊,就那么随便揪一个男人完事儿?”

“呃……也对!那就慢慢找。”王阳开说罢,又没好气的说道:“我就奇了怪了,现在的男人都什么眼光。我这样的,就算不是倾国倾城,那也是标准的美女吧?怎么……怎么就……哎,世事难料啊。”王阳开感慨了一番,怎么也想不通,只能继续喝闷酒,抽闷烟。

“其实……”陆文轩考虑着要不要告诉王阳开这里其实是同志酒吧,这里的男人十之八九都是同性恋,不可能对她这个美女感兴趣。左思右想,看笑话的心态终于战胜了良心。“其实你长得确实不错。不要急,面包会有的,牛奶会有的,男人……也会有的。”

“你不用安慰我。”王阳开苦笑了一声,恶意的说道:“我看啊,刚才那俩不是眼神不好就是同性恋,连我这样的都看不上,真是瞎了狗眼。”

陆文轩笑了笑,想起这里是同志酒吧,就有些不自在。“要不,我们出去走走吧?”

“慌什么,慢慢喝。时间还早。”王阳开喝了一会儿闷酒,心情好了一些。她一向是个开朗的人,不会因为任何烦心事儿而一直烦心。再说反正丢脸也没有丢给外人,自己好朋友面前,丢脸就丢脸吧。

王阳开站起身,走到陆文轩身边,贴着陆文轩坐下来。压低声音问道:“你刚不是说那疯婆子给了你们一瓶药吗?有人吃了没?”

“大师吃了。”

“哦?什么效果?”

“也没什么,就是每天菊花会痒那么几次。”

“啊?哈哈哈……”王阳开放肆的大笑了起来,引得周围许多人侧目看来。好不容易止住笑,王阳开一手扒着陆文轩的肩膀,又问道:“那他怎么办?不会请你帮忙吧?”

“他有火腿肠。”陆文轩笑道。

王阳开又大笑了一通,连说了几声“有意思”,才端着酒杯道:“来来来,Chrs。”抿一口酒,又叹一口气,道:“舞阳也是,男人女人有什么大不了的。不能跟孟洁做夫妻,也可以做姐妹嘛。大师也太迷信,什么女命不好,纯属扯淡。”

陆文轩听到这话,感动的差点掉眼泪,“要都像你这么想得开,那我的生活可就太幸福了。”

王阳开又笑道:“我看大师说的什么不跟着你就会更倒霉的鬼话,就是骗你呢。他就是想跟着你混吃混喝。”说罢笑着摇摇头,道:“就他那点儿鬼心思。以前是神棍,现在是神婆。哈哈哈。”

“小点声儿,影响不好。”

“没事儿。”王阳开把胳膊从陆文轩身上拿开,靠在沙发的靠背上,转脸看着陆文轩,问道:“你现在捣鼓什么呢?”

陆文轩笑了笑,提起自己的事业,顿时来了精神。唾沫横飞的把自己的宏伟蓝图添油加醋的跟王阳开说了一遍,之后又踌躇满志的握了握拳头,道:“等着吧,有朝一日,陆某要让全天下的人都刮目相看!”

王阳开哼哧的笑了一声,摇头道:“路要一步步走,别想那么远了。”摸了摸耳垂上的耳钉,想了一下,又道:“不如这样,咱兄弟几个合资开个小饭店吧。你要是有心,也可以继续干你的‘大事业’。”

“合资?我现在的资本,也就有合资摆地摊的可能。”

“那我独资,你们给我打工。”王阳开笑道,“这半年哥哥我倒是攒了一些钱。”

“那你自己干好了,我是没兴趣给你打工。”陆文轩道,“就是给我老爹打工,我都没兴趣,更别说是你了。”

“咳,你老爹不就一农民吗?你给他打工就是种地,能有什么前途。”

“农民怎么了?哪天再打土豪,贫下中农可都是好成分。”

“得得得,农民好!农民好!”王阳开懒得在这个问题上跟陆文轩瞎扯。“说正事儿。我也不要你们给我打工了。我出资,给你们股份。赚了钱咱按股份分红。怎么样?我这人就是懒,不想再找外人了。咱哥几个一起做事,我也放心。少赚点儿钱的事儿,反正钱也不会被别人赚了。我无所谓。哥哥我……”王阳开忽然意识到“哥哥”的自称已经不适合自己了,“姐姐我够意思吧?”

陆文轩呆了一下,看王阳开不像是在开玩笑,心里一阵激动。这可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儿。也就是阳开这多年兄弟,换别人也不能这么厚道。比如小许那家伙,从来没说过把家产分给陆某人一些。陆文轩胡思乱想了一通,一把抓住王阳开的手,激动道:“姐!你是我亲姐!”

有奶就是娘,给钱就是姐。陆文轩觉得这话说的太对了。不然的话,王阳开只能是自己的表妹。鉴于她肯把资本与自己共享,陆文轩大度的决定让她做姐。

“去去去。”王阳开抽回手,道:“趁机吃我豆腐啊?”

“……”陆文轩觉得委屈,心说“好像是你一直在吃我豆腐,一直往我身上靠。”不过他也明白,王阳开就这毛病,就算是走路的时候,都喜欢一直往跟她并排走的人身上靠。陆文轩记得有一回自己跟她在河边散步,自己原本在路中间走着,等走了不到二里路,自己就快被她挤到河里去了。

王阳开立时又忘了“吃豆腐”的问题,习惯性的把胳膊搭在陆文轩肩膀上,摸着下巴说道:“餐饮业永远是只赔不赚的,这生意能干。哪天瞅瞅有哪家店转让没……”

陆文轩觉得她这话好像有点毛病,琢磨了一下,明白了。敢情是她把“只赚不赔”说成了“只赔不赚。”陆文轩寻思着:这生意还能干吗?怎么那么不吉利呢?

“不知道老代的厨艺怎么样,别到时候顾客吃了一回不来第二回,那就麻烦了。”王阳开还在自顾自的说着,全然没有意识到她的搭档之一已经开始打退堂鼓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