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 **杀手秘技(上)

次日下午,辛苦了一晚上的陆文轩刚刚起床,一进客厅就看到了深陷在蓝烟里的安舞阳。茶几上的烟灰缸里堆满了烟头,有一个还燃烧未尽,一缕青烟从上面徐徐而上,渐渐消散。

“下班了?”陆文轩在安舞阳对面坐下来,揉着眼角的眼屎问道。

安舞阳应了一声,怔怔的看着陆文轩,良久,才道:“我考虑了很久,你昨天说的办法不行。”

“怎么不行?”

“我不能让你为了我去做不想做的事情。”安舞阳道:“再说那公猪****的,泡她也不容易。你也不会喜欢她的。”

那天晚上,陆文轩告诉安舞阳,说自己要去泡他的顶头上司,让她移情别恋了之后,她就不会再纠缠安舞阳了。安舞阳想了一晚上,觉得这个办法并不好,他知道陆文轩的爱好,“公猪”那样的女人,陆文轩不可能会喜欢。

陆文轩笑道:“什么喜欢不喜欢的,我这人不懂爱情。泡个富婆也不错,到时候我就不用再去卖煎饼了。”

安舞阳看着陆文轩的眼睛,久久无语。他看的出来,陆文轩在撒谎。这个被人称作人妻杀手的男人,比任何人都更懂爱情,也更希望得到爱情。多年老友,安舞阳知道许多旁人不知道的陆文轩的,无,错,小说 ..<>

“别搞得那么煽情。”陆文轩无赖似的笑了一声,“来,跟我说说你那位‘公猪’平时的生活,我了解一下。”

……

这些天来,陆文轩忙的晕头转向。

晚上要忙着发展事业,白天睡到中午,又要去安舞阳的公司里勾搭那位“公猪”。有时间了还要查阅自己收藏的那些心理学着作。他还抽空带着刘银阁去看了那公猪一眼。两人用心理学和玄学相结合的办法,把“公猪”的性格爱好剖析了好几遍。陆文轩又花了两天时间做了简单的战略计划。

陆文轩警告刘银阁说:“这些事不要跟舞阳说。”

刘银阁信誓旦旦的说:“放心,我嘴严着呢。”

陆文轩对刘银阁“嘴严”的说法不太敢相信,却也无可奈何。让他欣慰的是,小七没有再来找他麻烦。他决定,等收拾完了那公猪,就收拾小七。管她什么暴力狂、精神分裂还是冰山美人,在人妻杀手面前,都得俯首称臣——陆文轩只能用这些自我吹嘘的话来安慰自己。

生活忙碌不堪,陆文轩却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精力。眼看着事业渐渐稳定,陆文轩精神勃发,他甚至有种感觉:哪怕三天三夜不睡觉,也不会觉得累。

在陆文轩忙碌的这几天,刘银阁每天晚上总要浪费一根火腿肠,身材外貌也越来越像个甜妹妹了。像而已,刘银阁的性格实在跟甜妹妹毫无干系。

需要交代一下的是小猫初潮终至,痛经的症状总算暂时挺过来了。她的那位爱慕者沈运启没有再来找她,却给陆文轩打过两次电话,想要陆文轩牵线。陆文轩推脱说要过几天再说。

陆文轩太忙了,没时间过问表妹的“儿女私情”。

这些天安舞阳心理压力极大,也没有注意到陆文轩整天忙紧忙出。安舞阳有几次想辞职,可想想自己的这些好友还在摆地摊瞎混,自己要是辞了职,万一他们经济出现危机,自己也不能伸以援手了。金钱社会,一分钱难倒英雄汉。安舞阳不得不忍受着公猪的挑逗,继续上班。不过公猪约了他好几次,他都断然拒绝了。眼看着公猪的忍耐力已经到了极限,安舞阳一点办法也没有,甚至总做梦梦到自己锒铛入狱。

孟洁偶尔打电话来,安舞阳总是尽量显得心情很好,从未把自己的窘境告诉孟洁。

周六的晚上,安舞阳意外的发现刘银阁和小猫窝在房间里玩游戏,却不见陆文轩的踪影。忍不住问道:“今天周六,你们的生意会很好,怎么不去做啊?”

刘银阁道:“文轩有事儿,今天放假。”

“什么事儿?”安舞阳有些奇怪。

“泡妞。”

“公猪?”

“嗯。”刘银阁说罢,嘿嘿一笑,道:“今晚上人妻杀手要干一件激动人心的大事。”

“啊?怎么说?”安舞阳隐隐有些担心。

刘银阁笑道:“****!哈哈哈!他说你那位公猪有S**M的倾向,有可能喜欢被****。”

安舞阳脑子里嗡的一声,赶紧拨通了陆文轩的电话,扯着嗓子吼道:“文轩!我不要你帮我了!你快回来!你别乱来啊!”安舞阳的声音有些打颤,他怎么也没想到陆文轩竟然会这样帮自己。万一被那公猪耍了心眼,陆文轩不是也要遭殃?

“我忙着呢。”电话里传来陆文轩的笑声。隐约间还有个女人在说:“谁啊?宝贝儿。”

“我朋友。”陆文轩对着那女人说了一句,又对着电话说道:“不说了,有事儿明天再说。”说罢挂了电话。

安舞阳征了好大一会儿,才放下手机,他听得出来,那声“宝贝儿”明显是公猪叫的。看着刘银阁,安舞阳说道:“人妻杀手,果然名不虚传。”

“哈哈哈。”刘银阁大笑了起来,得意的吹嘘道:“本大师也帮了忙的。”

安舞阳仍旧有些担心,说道:“太冒险了,万一……不值当。”

“说什么废话呢。”刘银阁道,“帮朋友解决麻烦有什么值当不值当的。卧龙岗八虎什么时候见朋友有难不搭把手的?”

安舞阳一怔,忽然笑了,重重的点了点头,说道:“对!”说罢又皱起眉,说道:“要是公猪也对文轩录了像,那怎么办?”

“放心啦。”小猫笑着说道:“表哥很厉害的,怎么可能那么容易被算计。”她倒是对陆文轩充满信心,在某种角度而言,陆文轩简直已经成了她的偶像。“表哥说了,他有‘人妻杀手秘技’护身,百战百胜。”

安舞阳干笑一声,道:“你这声表哥叫的倒是顺口。”皱了一下眉,疑惑道:“这人妻杀手秘技是什么东西?从来没听他说过。”

刘银阁道:“他回来了问问他不就知道了。”

安舞阳笑道:“我还真好奇,他是如何这么快就跟公猪混熟并且得到了‘宝贝儿’的称呼呢?总不能上去就****吧?那也不可能啊。”

“我哪知道。”刘银阁也笑了,“你又不是不知道他,上学那会儿,咱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儿,他就勾搭了一个又一个,根本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下手的。唉,出招于无形,太不简单了。”

刘银阁一番话引来安舞阳一阵大笑,阴霾的心情一扫而空。

小猫红着脸低下头,被安舞阳之前的话说的有些不好意思,小声嘀咕道:“早晚你们也得叫他表哥。”说罢抬头看了看刘银阁胸前起伏,又道:“大师,你是不是该换女装了?”

刘银阁收起笑容,脸色有些难堪。抑郁了半天,叹气连连的说道:“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早知道多玩几个妞儿,此生也了无遗憾了。可惜——可叹——可悲。”说着看向安舞阳,“舞阳兄,趁着还有子弹,多放几枪吧。免得日后别说子弹,连枪都没了的时候追悔莫及。”

安舞阳哼笑了一声,无言以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