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 你思想太狭隘

“哈哈。”王阳开大笑了一声,伸手攀上陆文轩的肩膀。此时的她虽然身高已然不及陆文轩,但也不比他矮多少,攀着他的肩膀倒也不困难。王阳开笑道:“走,哥哥我请你喝酒,顺便钓几个凯子玩玩。今朝有酒今朝醉,莫使金樽空对月。哈哈……”

“借酒消愁愁更愁啊。”陆文轩没心情纠正王阳开引用的诗句的错误。

“消什么愁?”王阳开啐了一口,道:“男人嘛,哪有那么多愁啊怨啊的,你瞅瞅你,跟个怨妇似的。不就是变身嘛,至于愁呀愁的吗?”王阳开说罢,便拖着陆文轩朝着一家酒吧走去。

陆文轩被王阳开的话说的有些迷糊,恍惚间甚至以为是自己变身了而不是王阳开变身。“那个……你真要钓个凯子啊?不是泡妞吗?”他虽然知道王阳开爱好广泛,但却从未想过这广泛程度竟然已经到了男女通杀的地步。

“废话,我现在是美女,当然钓凯子,怎么能泡妞呢?”王阳开理所当然的说罢,又不满的看着陆文轩,说道:“你不会想什么百合吧?这我就得跟你说道说道了。男女结合乃自然规律,什么百合、同志是不可取的。违背自然规律,注定要受到惩罚的。你可别误入歧途啊。诶?我以前没发现你有这种嗜好啊,怎么……啧啧,社。无.错。小说 ..C<>

陆文轩脑袋有些发懵,王阳开的这种态度,让他一时间有些难以接受——尽管他觉得王阳开说的很有道理。“虽说……虽说你现在是美女,可你的精神……你的灵魂,是男人啊。”

“此言差矣。”王阳开道:“当你还是孩子的时候,你的灵魂是男人还是女人?你的灵魂是因为你的性属性的渐渐成熟才成为男人的灵魂的。你肉体的性属性决定了灵魂的性属性。所以灵魂应该跟随肉体的变化而变化,而不是以灵魂为根本。就像一个造纸厂,不论它的领导和员工换几次,它该是造纸厂,还得是造纸厂。这造纸厂,就是企业的肉体,领导和员工是灵魂。这造纸厂要是变成了炼钢厂,领导和员工的灵魂不变的话,企业只能倒闭……算了算了,这是企业文化,说了你也不懂。咱还是去泡妞……哦,不对,是我钓凯子你泡妞。嘿嘿,还没钓过凯子呢,我的初**啊,得找个好点儿的男人。”

陆文轩听到这话,脑袋里嗡的一声,好似被雷狠狠的劈了一下。腿一软,差点栽倒。

“怎么了?”

“腿,腿,腿软。”

“瞧你那点出息,进个酒吧就腿软了?要是进那种**荡氛围强大的夜总会,你还不得全身发软?”

“那也不尽然,总会有一处是硬的。”

“哈哈哈,言之有理。”

陆文轩木讷的被王阳开拽进酒吧里,寻了个空桌坐下。王阳开点了一瓶酒,之后环顾四周,嘴里啧啧有声,“这酒吧里怎么女人那么少?有那么几个还有主了。服务员也都是男人。看来我国男女比例已经严重失调了。哎,文轩你没得泡了,还是看我的吧。”

服务生端来酒和杯子,倒上酒,临走还特别看了王阳开一眼。

陆文轩端起酒杯抿了一口酒,凝眉看着王阳开,迟疑了片刻,怀疑王阳开是不是故作潇洒,亦或是忘了自己曾经是个男人?说不得,陆某得提醒她一下。“那个……阳开。你以前是男人,现在是女人。你变身了。”

“唔?我知道。”王阳开喝一口酒,掏出烟,点上一根,又把烟盒丢给陆文轩,抽一口烟,看着陆文轩呆滞的表情,有些不快的说道:“你看你小子,不就是变身嘛?有必要一遍遍提醒我吗?哎,真搞不懂你。你以为我应该很伤心才对?”

陆文轩重重的点点头。

王阳开哑然失笑。“呵!呵呵!怎么说呢。男人女人还不都一样活嘛?难道你不觉得人这一辈子,享受完了男人身份再享受一下女人身份是件很不错的事情吗?也不枉人世间走一遭嘛。就说那一国总统,君临天下。就说那商贾大亨,富甲一方。他们就是再拽,还不是一辈子只能可怜的当一种性别的人类?就算是变性……那得受多大罪,搞得身上还都是口子,人也不能有多漂亮,可怜啊。哪能像咱这样精彩的生活啊。”

“……”陆文轩使劲揉了一下脸,才使得自己的面部肌肉重新活跃起来。“听你这么一说……我要是不变身还亏了不成?”

“那当然。”王阳开说的很肯定。

“我……我……我还是喝酒吧。”陆文轩内心充满恐惧感,他很怕再听王阳开罗里吧嗦的话,自己会一时头脑发热去吃“青春传说”。

“切。”王阳开摇着头笑了一声,翘起二郎腿,眼睛在酒吧里乱扫。片刻,才道:“哎,可惜。怎么没有一个看得上眼的呢?”

陆文轩不答腔,开始抽烟。心说你就不觉得恶心?

“还别说,突然要跟一个男人做那事儿,想想也挺恶心的……”

你也知道恶心啊?陆文轩心里想着,却不说话。仍旧抽烟、喝酒。

“到时候说不得要讲清楚,不能亲我嘴,也不能搞什么口活,那样非得把我恶心死不可……”

陆文轩连喝酒的心情都没了,只是不停的抽烟。

“菊花也不行,啧,想想都觉得疼……”

陆文轩被烟呛了一下,眼泪都呛出来了。

“嗳,据说做那事儿的时候女人的感觉比男人更爽,不知道是怎么个爽法,你知道不知道?”王阳开似乎在故意问一个白痴问题。

陆文轩心说“我哪知道”,给了她一个白眼,没理她。把脸转向一边,继续抽烟。他没什么烟瘾,抽多了还觉得不舒服。可此时此刻,不抽烟的话,陆文轩实在想不出自己还能干什么。

“靠,你小子怎么不说话?你以为我****啊?其实不是我****,是你思想太狭隘,思维被禁锢了……”

“好好好!我狭隘行了吧?”陆文轩终于忍不住说了一句话。

“切,德性。”王阳开鄙视了陆文轩一眼,又奇怪的说道:“哎?怎么也没人主动来泡我呢?”再一想,明白了。“我说,你先上一边呆着去行不行?你在这耽误我钓凯子。”

陆文轩一听这话,如蒙大赦,激动的恨不得给王阳开下跪,再来上那么一句“谢主隆恩”。不等王阳开再催,陆文轩就赶紧端上自己的酒杯,逃难一般的溜了。

寻了个角落坐下来,陆文轩的心情久久不能平复。遥看王阳开,陆文轩忍不住骂了一句:“****!不要脸……”骂完了又觉得不妥。因为她王阳开本身就不觉得自己去干钓凯子这种事有什么丢脸可言。像刘银阁那样,明知道丢脸还非要去丢脸的人,才叫不要脸。

喝一口酒,陆文轩关注着王阳开的一举一动。他还真想看看王阳开到底怎么钓凯子。好大一会儿,仍旧没人主动去泡王阳开,王阳开好像坐不住了,站起身,朝着一个看起来挺帅气的男人走了过去。

陆文轩嘴角直抽搐,浑身也鸡皮疙瘩四起。端着酒杯的手竟然还不住的颤抖。脑子里一片空白,不知道该想些什么,也不知道能想些什么,更不知道有没有必要想些什么。

王阳开在那男人身边坐下,还颇为骄傲的挺了挺鼓胀的胸部。两人似是说了些什么,那男人竟然起身走开,在另一处无人的桌上坐了下来。王阳开则傻眼了一般不动弹了。

陆文轩也颇为意外。再看王阳开傻愣愣的模样,陆文轩喉咙里“哼”了一声,接着又连哼了两声,再之后不禁哑然失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