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你先松手再说

看到小七仍旧满是杀气的眼神,陆文轩心里还是有些惧怕的。“其实这事儿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的,我也有苦衷。你别那么冲动,万一被叶斌看到了,她又会生气啦。”

听到叶斌的名字,小七眉头一皱,并未说话,眼神中的愤怒也渐渐消失。最后无力的松开陆文轩,长出一口气,道:“你不用拿她来压我。”说罢视线转向一边,眉头深锁,似是在想着什么。嘴里还轻声呢喃着:“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轻轻转身,仍旧呢喃着慢慢走远,却是把陆文轩给忘了。

陆文轩捂着生疼的脸颊,挑着眉毛看着小七的背影,也跟着小七嘟囔了一句:“为什么会这样?老子招谁惹谁了?”苦笑一声,搭上公车,回了白云小区。

陆文轩一到家就被安舞阳和刘银阁围住了。看到陆文轩红肿的脸颊,安舞阳怔了一下,眉头紧皱,面带怒容的问道:“她打你?!”

刘银阁也颇为意外。“人妻杀手也会失手?你不是有什么人妻杀手秘技吗?”

陆文轩看到身穿女装的刘银阁,神情稍微一愣。此时的刘银阁从头到脚都是一副女性装扮,乍一看还真像个女人。陆文轩道:“你已经变成女人了吗?”

“还差点。”刘银阁道。

{#123}无+错{#125}小说..<

“那就是人妖了?”

“嘿,你小子说话就不能好听点儿?”

“妖人?”陆文轩啐了一口,转身上厕所。一推门,看到了马桶上坐着的小猫。“我靠,上厕所怎么不锁门。”陆文轩被小七搅得有些脾气暴躁,故意不给小猫关上侧门,直接走到客厅里坐了下来。

陆文轩想抽烟,摸摸口袋,才想起昨晚上已经抽完了。对刘银阁道:“来根烟。”

“你自己不是有吗?”刘银阁道。

“我靠!我有还问你要?有你这么抠门的吗?”陆文轩越看刘银阁越不顺眼,这小子不仅爱占便宜,还特抠门!事实上陆文轩现在看什么都不顺眼,这些天来,一连串窝心的事情让他本来也不怎么好的脾气越来越恶劣了。斜了刘银阁一眼,陆文轩随口骂道:“你这个死人妖!”

“操!你小子皮痒是不是?”刘银阁也生气了。

“总好过你菊花痒!”陆文轩不甘示弱,有那么点没事儿找抽的架势。

安舞阳一看势头不对,赶紧劝架。刘银阁一把推开安舞阳,冲着陆文轩道:“舞阳你闪开,我看这小子八成是在外面被娘们儿欺负了,心里不痛快,回来找老子撒气的。”

“老子就找你撒气怎么了?”陆文轩站起来瞪着刘银阁说道。他心里清楚现在的自己就是欠揍,但他也明白,除了眼前的这些好友,没人会供自己撒气的。朋友是干什么的?有时候就是用来撒气的。

“无赖吗这不是?”刘银阁也站起来,推了陆文轩一把,说道:“想打架是怎么滴?”

“嘿!你再碰我一下试试?”陆文轩站直了身子道。

“我就碰你!”刘银阁又推了陆文轩一下。

陆文轩骂了一句,连着推了刘银阁好几下,一直把他推到墙根。“信不信老子揍你?”说着又推了刘银阁一下。

刘银阁瞪眼道:“你也太不要脸了吧?竟然袭我胸!”

“靠!老子就袭你胸了,怎么样?”陆文轩说着一把按在了刘银阁胸上,还恶意的使劲抓了抓。

刘银阁怒极,忽然伸手抓住了陆文轩的裆部。“不松手老子让你断子绝孙!”说着手上用力,满脸挑衅的仰着下巴瞪着陆文轩。

陆文轩吃痛,干脆双手齐出,都抓在刘银阁胸部。“信不信老子给你捏爆?快松手!”

刘银阁嘴里“嘶”了一声,恨声道:“你先松手!”

“凭什么我先?你先松手再说!”

“你先!”

“你先!”

“你不松手我吐你口水!”刘银阁道。

“老子又不是没口水,你吐吐看!”陆文轩道,“看谁口水多。”

“老子喊非礼啦!”

“非礼?真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这还人妖呢就已经把自己当成女人了?”陆文轩口下无德的说道:“你要是好意思喊非礼,就别怪老子****你!”

“嗬?那你来吧,****我吧。”刘银阁有点死不要脸的架势,“哦……哦买噶的。”他是存心要恶心陆文轩。

陆文轩还真被他恶心到了,干呕了一声,道:“你想得美!”

刘银阁那个气啊。给他****他来句“想得美”,这简直就是对自己样貌的最大侮辱。

两人都痛的龇牙咧嘴,却没有一个人愿意先放手。当然,也没人敢真的毫无分寸是下狠手。朋友感情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谁要是下了狠手,那对方也肯定会以同样的力度报复自己,到时候疼的还是自己。

到最后,二人也只是象征性的抓着对方,没人敢用力了。陆文轩内心的烦躁经这么一折腾,消了大半。此时再看刘银阁,恍惚间竟然还觉得这小子变成女人倒也有一番味道。尤其是胸前这两团肉,竟然还真像那么回事儿。再加上要害被刘银阁抓着,陆文轩忍不住有点心猿意马。刘银阁一个姿势抓的时间长了,还要活动活动手指换个姿势。这点小动作也让陆文轩有些心神不宁。

刘银阁忽然感觉到了手里的东西的变化,愣了一下,之后差点把鼻子给气歪。心说:“好小子,你竟然……竟然敢打老子的主意!真是活腻歪了!”如此想着,牙一咬,手上力道猛增。

陆文轩疼的差点叫出声来,那点歪心思一下子就疼没了。恶狠狠的瞪了刘银阁一眼,手上也加大了力道……

安舞阳打了个哈欠,斜了一眼斗鸡一样的二人,点上一支烟,往沙发上一坐,也懒得管他们了。

小猫从厕所里出来,看到客厅里的情景。傻乎乎的笑了一声,坐在安舞阳身边跟他闲聊。

以前上学那会儿,宿舍里的几个人整天没事儿就喜欢斗气,谁也不会当真,而且越劝架越麻烦,不管他们的话,反倒更好。安舞阳和小猫都习惯了。

直到中午吃饭的时候,安舞阳以请客为****,才使得刘银阁先松了手。刘银阁即使不松手,陆文轩也准备投降了。他那一泡尿憋到现在,快憋不住了。而且老是这么站着,腿都快麻木了。当然,刘银阁也好不到哪去,胳膊甚至有些酸痛。

想来想去,刘银阁觉得自己亏大了。他陆文轩是心里不爽没事儿找抽,刘某跟着凑什么热闹呢?这不是找罪受吗?而且若是以“女人”的角度来看,好像怎么算都是刘某吃亏。

刘银阁越想越不痛快,背着陆文轩,揉着被陆文轩抓疼的胸部,偷偷的跟安舞阳嚼舌头:“安兄,你可小心点文轩那小子,刚才那小子竟然有反映了。太无耻了!”

安舞阳哭笑不得的看了刘银阁一眼,道:“就你们刚才那样儿,他要是没反应,那可就不正常了。”

刘银阁一愣,琢磨了一下,不禁说道:“也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