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 大师的雅兴

小猫很快回来,看到陆文轩正在抽闷烟,不禁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我在构思煎饼新配方。”陆文轩笑了笑,看到小猫额头的汗珠,习惯性的摸了摸她的脑袋。

小猫笑着拽了拽自己的头发,说道:“又长了。”

小猫的头发一直在疯长,原本的平头短发,此时已然齐耳了。衣服的拉链她也懒得管了,任由胸部挣开。短小的上衣,配上修长的****,衬托出一个魔鬼身材。而且陆文轩意外的发现:这丫的竟然越来越有女人味了。

陆文轩颇为欣赏的上上下下把小猫看了一遍,心里不禁有些遗憾:这样的美女要是不嫁人,不是浪费资源嘛。

刘银阁慌慌张张的从网吧里跑出来,过马路的时候还差点被车撞了。司机猛然踩下刹车,探出头来冲着刘银阁咒骂。刘银阁也不理他,径直跑到了陆文轩面前。

陆文轩眉头深锁,瞪着刘银阁,道:“被人追杀?”

刘银阁喘着粗气,直挺挺的站着,一手捂着屁股,苦着脸道:“坏了,我……又痒了。”

“……那怎么办?”陆文轩看着刘银阁灼灼的眼神,吓得退了一步,道:“对不住,我对男人实在没什么兴趣。”

刘 ..<>

陆文轩下巴一抖,烟头从嘴里落下来。小猫一把抓住了陆文轩的胳膊,才没有瘫坐在地上。

“你你你……你有病啊?”陆文轩说罢这话,顿时后悔不已。

路人原本被刘银阁怪异的举止吸引了目光,听到陆文轩的话,又把视线转了过来。陆文轩赶紧捂住脸,蹲在了地上。他可不想陪着刘银阁丢人现眼。

“你才有病。”刘银阁嘟囔了一句。此时的他已然顾不得丢脸了。他发现这次所受的“刺激”比上次更加难以忍受了。他本也不是安舞阳那样耐力强悍的人,受不得“刺激”。“站着说话不腰疼,你试试什么感觉就知道了。我容易吗我,心里打击已经很大了,你还在那说风凉话。亏我们还是多年好友,当年的情谊……”刘银阁喋喋不休的说着,似乎不说话很难受一般。

陆文轩心里那个气啊,他实在不明白刘银阁怎么那么多话:你小子自己丢人还嫌不够,还非要冲着陆某唧唧歪歪啊?怕别人不知道咱俩认识啊?

路人看着刘银阁和陆文轩三人纷纷侧目,有些还忍不住轻声嘲笑着,更有人在交头接耳议论着什么。幸而并无人驻足观看,不然陆文轩自杀的心就该有了。

陆文轩真想赶紧离开这是非之地,可又不忍心把刘银阁就这么丢下不管。他很怕刘银阁冲动的去勾搭男人,到时候等他恢复理智,岂不是要羞愤自杀?既然他自己控制不了自己,那陆某怎么也得帮点忙,起码不能让他在这丢人。

陆文轩毅然起身,跑过去一把拉住刘银阁的手腕,道:“赶紧回家。”

刘银阁抓着灯柱不肯走,嘴里还念念有词:“我不走,我受不了了!”

“受不了也得受,别在这丢人。”

“丢人怕什么,脸皮厚点也就过去了。”刘银阁反手抓住陆文轩的手腕,道:“要不你站在这替我挡着人。”

“我挡……我挡个屁。”看到前面一家KTV里走出一群人,并且朝着这边走来,陆文轩大惊,放开刘银阁的手,道:“赶紧松开,我不拉你了。”

“不行,你帮我挡着人。”刘银阁到底还是要脸的,刚才不过是有三三两两的路人看自己的笑话,此时有一大群人走来,他丢不起这脸。

陆文轩眼看着那群人越走越近,急中生智,道:“你先过来,我有办法帮你。”

“什么办法?”刘银阁终于不再挣扎,跟着陆文轩走到了小推车前。

陆文轩拿起一根火腿肠,递给刘银阁,道:“拿去。”

刘银阁怔了一下,脸都绿了,面色不善的瞪着陆文轩,道:“你……我又不是****!”

“你不痒了?”

“呃……”刘银阁拳头紧握,挣扎了好大一会儿,才一把抓过陆文轩递来的火腿肠,“敢笑我我揍你!”丢下这句话,奔进了网吧的厕所里。

看着刘银阁的背影,陆文轩蹲下来,低着头,使劲拍打额头。笑他?陆文轩哭的心都有。当初被那老头误会自己与小猫在公厕乱搞尚可忍受,但这回被路人误认为自己跟那个****的刘银阁有什么瓜葛,他实在难以承受。他还有一种冲动,很想把刘银阁暴打一顿。

陆文轩现在唯一的愿望就是王阳开能够少给自己添点麻烦。自己已经够焦头烂额了,要是再多一个王阳开跟着添乱的话,还不如死了算了。当然,他还希望舞阳和银阁赶紧变成女人,然后把她们都嫁了省心。

小猫也蹲下来,不无担忧的看着陆文轩,问道:“表哥?你没事吧?”

陆文轩转脸看向小猫,泪眼汪汪的说道:“表妹,还是你省心。你那五十万彩礼,就是表哥我的精神支柱啊!”

要是每个“表妹”都能换五十万彩礼,陆文轩觉得自己丢点人受点罪也值了。当然,他也明白。就算没有五十万彩礼,他也不能置这些好友不顾。

刘银阁回来的时候表情很平静,一手拿着一根火腿啃着,一手捏着一根烟抽着。这就是刘大师的水平。刘大师最厉害的不是“玄学”,而是脸皮功夫。卧龙岗八虎中,无论是一等贱人、人妻杀手陆文轩,还是“裸奔第一人”代开朝,他俩的脸皮功夫跟刘大师一比,简直望尘莫及,拍马都赶不上。

刘大师大摇大摆的走回来,咬一口火腿肠,吧嗒着嘴巴,说道:“味道还行,就是细了点儿。”

陆文轩连恶心带震撼带气闷,差点活不成。

小猫说道:“就是细了点儿,下回买点粗的,省的每做一个火腿煎饼就要剥一根火腿,太麻烦。”

陆文轩感觉自己好像要喘不上气儿了。憋了半天,憋出一句话:“你说的也对,粗的省事儿。”说罢又盯着刘银阁的胸部看了一会儿,忽然乐了。

刘银阁没注意到陆文轩的眼神,低着头踢踏了两下鞋子,不解的说道:“诶?我这鞋子怎么大了好多?”

“不是鞋子大了,是你脚小了。”陆文轩说道:“而且你的胸部也突然变大了好多。”

陆文轩发现,被爆菊一次,比正常泻火所造成的影响更甚,只是一转眼的功夫,刘银阁又向美女生涯迈进了一大步。此时的刘银阁的胸部已经更为明显了,尽管穿着厚厚的棉衣,依然能够看到胸前那片起伏。

刘银阁吃了一惊,低头一看胸前凸起,嘴角抽搐了两下,良久,才道:“也好。早点变成女人,就不用受这份罪了。”说罢心有余悸的说道:“唉,你们是不知道,那种滋味……真是……真是神仙也受不了。而且一次比一次强烈,前几次还好,咱受得了,可这回……忍无可忍,无须再忍。”刘银阁说着脸现怒容,“那个疯婆子,要不是舞阳还想做男人,我非宰了她不可!”

陆文轩用看人妖一样的眼神看着刘银阁,问道:“被爆菊的感觉如何?”

“你去试试不就知道了。”刘银阁语气不善的说道。

“陆某不才,无此雅兴。”陆文轩笑了一声,继续摊煎饼。他明白:生活,总要继续,不论你遇到了什么样的荒诞不羁的事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