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 陆文轩的“宏伟蓝图”

冬夜的大都市,像个熟悉又陌生的嘴角带着顽皮微笑的成熟美女。

深夜将至,街道上仍然不断红男绿女的身影。原本闲来无事,却又忙忙碌碌。穿梭于花花世界之中,挥动着青春的翅膀,想飞,却飞不起来。

这是一个折翼天使的年代,却也有许多人想要振翅高飞。尽管天空乌云压顶,却压不住他们想要飞翔的梦。

路边人行道上,黑暗中渐渐走来三个身影。

陆文轩推着自己的小推车徒步而行,小猫双手抄在上衣口袋里,走在陆文轩的一侧。车道上,刘银阁骑着自己的那辆电动车,缓缓而行。

“陆兄,值此良辰美景,你却去摆地摊,多没情调啊。”刘银阁控制着车速,转脸看着陆文轩说道:“怎么也得约上一位美女花前月下吧?”

陆文轩低头走路,并没有理会刘银阁。微微皱起的眉头说明他心事重重。陆文轩总有那么多心事缠绕心头,挥之不去。

小猫看了陆文轩一眼,说道:“表哥,你真要那么做吗?”

陆文轩苦笑一声,道:“我总不能看着舞阳被人当玩具玩弄吧?”

“可是……”小猫紧绷着嘴唇,想了片刻,又问:“没有别的办法了吗?等舞阳变成女*无*错*小*说 ..<>

“说得简单。舞阳怕那女人闹到他老家。他爹妈爱面子,儿子办出那么丢人的事情,以后还怎么抬起头做人?”陆文轩感叹道:“人言可畏啊丫头。”

陆文轩长吐了一口气,忽然雅兴突来,随口轻唱了一首《伤心太平洋》。

一波还未平息,一波又来侵袭……

陆文轩觉得这歌词很形象的形容了自己现在的处境。许多麻烦事儿总是不期而至,让他应接不暇。

前面真的危险吗/或者背叛才是体贴的/或者逃避比较容易吧/风言风语风吹沙/往前一步是黄昏/退后一步是人生/风不平浪不静心还不安稳……

轻快的音乐,却道出人世间诸多纷扰。陆文轩想起了自己的QQ签名:莫入红尘,红尘多纷扰。

“往前一步是黄昏啊。”小猫忽然说道。

“是悬崖也得往前走。”陆文轩笑了,笑容里难掩苦涩,却又异常坚决。“放心,也许是一马平川呢。”

陆文轩终于来到了自己的第一个目的地,选了一个不碍事儿的地方,开始摊煎饼。

刘银阁把车子支在一边,四下里看了看,说道:“这里倒是好风。”说着点上一支烟,甩甩头发摆酷。

陆文轩抬了抬眼皮,说道:“别在那摆酷了,赶紧干活。”

“喂,让你表妹去不就行了?”刘银阁道:“现在是美女经济,帅哥作用不大。”

“废话那么多,不干活拿什么吃饭啊?”陆文轩气道:“老子既不是富婆,也不是大款,****不了你。”

“我靠!”刘银阁骂了一句,默默唧唧的仍不肯去。不过他也明白,要真是什么也不干,自己也没脸跟着陆文轩白吃白喝。自己那个摆摊算命的买卖,他也干腻歪了。丢掉烟,一狠心,道:“去就去,哥哥我专业就是推销。”说罢拉着傻愣愣的站着的小猫朝着旁边的一家网吧走去。

刘银阁和小猫的工作,就是去网吧里给正在上网的人推销煎饼。

在陆文轩所在地方的方圆三里之内,有近三十家网吧。这里靠近这个城市的两所大学。一所是“临海大学”,一所是陆文轩的母校“XX大学”。两所学校虽然相隔不近,但学生的活动区域大多都在这附近。在大学生聚集的地方,各行各业也迅速发展起来,包括网吧。这一片区域,是网吧的天地。

陆文轩的“宏伟蓝图”,就是垄断这近三十家网吧的夜餐:从夜十点到次日晨。等干大发了,再多顾几个人,开几家分号……

当然,卖煎饼只是一个小小的起步,陆文轩甚至想过有朝一日在附近开一家餐饮店,开发更多的食品。这里还是市内两条交通要道的交汇点,即使夜晚,来往车辆也为数不少。等店铺开起来,顺便还能做做司机和行人的生意。

到时候24小时营业,名声一旦打出去,以后也不愁没生意。

理想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陆文轩自然明白这个道理,但这却无法阻碍他继续执着的往前走。在他的朋友之中,他倒算不上太执着的人。要说执着,还得数代开朝。代开朝是那种一条道走到黑,不撞南墙不回头的人,有时候撞了南墙他也不回头,还恨不得用脑袋把墙撞倒。认定了摆摊儿卖炒饭,他就要一直干下去,哪怕挣钱的家伙什儿被城管抢了一次又一次。

陆文轩与代开朝不同,他虽然不会因为阻碍停下脚步,却懂得绕开南墙。

刘银阁和小猫带来了好消息,陆文轩的生意开张了。

刘银阁略带兴奋的说道:“两张普通的煎饼,三张鸡蛋煎饼,再来一张加火腿的。”

“嘿嘿,开门大吉啊。”陆文轩乐了。“改天开发一种新产品,生意会更上层楼的。”

“一个破煎饼,还能有什么新产品?”刘银阁不屑道:“瞧你乐那样,屁大的生意,至于兴奋成这样吗?”

陆文轩毫不介意刘银阁的不屑,说道:“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把早已摊好的煎饼随便热了一下,装进小食品袋中,交给小猫,又道:“赶紧送去,别忘了收钱,记得再多转两圈。银阁你快去另一家网吧转转。”

“得,我就给你跑跑腿吧,反正咱脸皮厚,不怕人笑话。”刘银阁说着朝着另一家网吧走去。

“丢人不丢钱。”陆文轩嘟囔了一句,继续摊着煎饼。

虽然只是小小的成绩,但陆文轩心里还是有些得意,兴奋之余,嘴里哼起了小曲。北风吹来阵阵凉意,他也不觉得冷了。

一个身影出现在眼前,陆文轩下意识的抬头看去,不禁一愣。“老婆……小七?”陆文轩的好心情顿时一扫而空,小七冷艳的脸上杀气正浓。

小七盯着陆文轩的眼睛,冷冷的说道:“今天你怎么没有去?!”

“去哪?”见小七一瞪眼,陆文轩不敢再装傻,“咳,是我泡妞还是你泡妞啊?我不去自然有我的道理。你要知道,泡妞这种事不能操之过急……”

“你只有三个月时间!”小七的声音仍旧冰冷,像呼呼的北风,让人不寒而栗。“我知道你不怕死,但你总不会希望因为自己而害了你的朋友吧?”

“你……”陆文轩握着小铲子的手不自觉的握了握,胸口一阵起伏,之后又迅速冷静下来。好汉不吃眼前亏,没必要跟这个暴力狂在这个时候争执。强压住怒火,陆文轩道:“要不要来份煎饼?给你打八折。”

小七哼了一声,转身离去。

陆文轩恶狠狠的瞪了小七的背影一眼,嘀咕道:“哼什么哼!”点上一支烟,闷头抽了起来。他需要一个有效的办法对付小七,可惜这“有效的办法”并不是随想随有。好在还有三个月时间,陆文轩觉得自己暂时还没有什么危险。但没有危险不代表没有麻烦,起码来说,安舞阳的那位顶头上司,就是一大**烦。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