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 一失足成千古恨

“嘿!”陆文轩气的呼吸不畅,郁闷的关了电脑,躺在床上发呆。想睡上一觉,可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淡淡的烟雾从门缝里飘进来,显然是小猫在生火。

陆文轩拿被子蒙住脑袋,迷迷糊糊的也没睡踏实,天色渐晚的时候,从床上起来,来到客厅,没看见人影,连程春燕也不见了。客厅里烟雾已经散尽,淡淡的热气从墙角的炉子里扑面而来。

陆文轩推开安舞阳的房门,看到刘银阁和小猫都凑在电脑前,一个个脸上都挂着猥琐的笑容。再往电脑显示器上一看,陆文轩脸上立时也出现了猥琐的笑容。“呦嗬,大师也对‘御宅伴侣’感兴趣啊?”

刘银阁看了小猫一眼,道:“看到没?陆兄这就叫本事。一眼就看出我在玩什么了。”玩了一下午的《尾行》,刘银阁玩腻歪了,此时刚刚把《御宅伴侣》安装好,也刚刚开始玩。

小猫憨憨的笑了一声,赞道:“厉害。”

陆文轩走上前,拉着刘银阁道:“让我玩会儿。”

“去去去,想玩自己下载去。”刘银阁抓着电脑桌不肯离开岗位。

“切。”陆文轩本来对这种游戏也没有多大的兴趣,让他去辛苦下载,他就更没兴趣了。伸手摸了摸小猫的脑袋,问?无?错?小说 ..<>

“嗯。”小猫应了一声,回头仰看着陆文轩,道:“她走的时候哭了,好可怜。”

“可怜个屁,整个一白痴。”陆文轩道。

“白痴?”小猫不明白陆文轩为何会做出这样的评价。“顶多算痴情吧?”

“痴情?”陆文轩对这个说法嗤之以鼻,“在我看来,就是白痴。”

小猫叹口气,摇头道:“你没谈过恋爱,不懂爱情。”

陆文轩啐了一口,道:“老子谈恋爱的时候你还穿着开裆裤呢。”

“嗯?咱俩年纪差不多吧?我穿开裆裤的时候,你……”

“老子穿开裆裤的时候就谈恋爱了,不服气啊?”陆文轩又习惯性的摸了摸小猫的脑袋,说道:“走,给我帮下忙。”

带着小猫来到客厅,陆文轩道:“切点葱花和姜末。”

“现在不还早嘛?”

“不早了,待会儿就出去摆摊儿。”

“哦,干夜市啊。夜市好,没城管。”小猫笑道。

陆文轩笑了一声,开始和面糊。边打着面糊边奇怪的说道:“这都几点了,舞阳怎么还没回来?该不会是遇到****了吧?”

“怎么可能,他又不是女人。”

“怎么不可能?就他现在这样,乍一看不就是个美女嘛。也许有醉鬼眼神不好,把他当成女人****了呢。”陆文轩边说边笑,转眼看向小猫,说道:“晚上没事儿别一个人出去。”

小猫无声的笑了笑,说道:“知道啦。”

刘银阁从房间里走出来,夸张的伸了个懒腰,看着陆文轩的小推车,道:“重操旧业啊?”

“你不是说这是神龙上太虚之路嘛。”陆文轩笑道。

刘银阁嘿嘿一笑,说道:“我算了一下,今天你小子出门大吉啊。”

“何谓大吉?”

“没有凶险,是谓大吉。”刘银阁笑道。“你这时候和面,今晚上就出摊?”

“嗯。”

“几点?”

“十点吧。”

“啧啧啧,陆兄果然出手不凡。十点……人家收摊你出摊,你这可就是独一份生意了。”刘银阁笑嘻嘻的说着,不知是奚落还是夸赞,说罢,眼珠一转,乐了,“我明白了。”

小猫不解的看着刘银阁,问道:“明白什么?”

刘银阁没有理会小猫,对陆文轩道:“离十点还早,打牌吧。”

陆文轩随口应了一声,把一切收拾停当,便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来,跟刘银阁和小猫一起打牌。其实陆文轩不太喜欢跟刘银阁一起玩牌,主要是因为陆文轩对刘银阁的牌品很不放心。刘银阁这小子打牌不老实,不是偷牌就是藏牌。打牌的技术又烂,是有名的“牌屎”。

九点钟的时候,一直小心谨慎的陆文轩终于逮到了刘银阁偷牌。根据卧龙岗八虎以前定的规矩,偷牌者,就得大喊三声:“我是贱货,我不要脸。”刘银阁常常偷牌,也常常被逮到,所以也常常喊“我是贱货,我不要脸。”喊得多了,竟然习惯了。毫无愧色的很快喊完了三声自损的话,又要继续玩牌。

陆文轩这回不愿意了,他觉得这个处罚太轻。正在跟刘银阁争执要不要换个处罚方式的时候,安舞阳神情憔悴的回来了。

安舞阳头发有些凌乱,衣服也穿歪了,裤子的拉链更是没有拉上,看起来颇为狼狈。怎么看都让人觉得他刚被人****过。面无表情的看了看沙发上坐着的三位好友,安舞阳径直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舞阳!你……”陆文轩话未说完,只听“砰”的一声,安舞阳关上了房门。陆文轩苦笑了一声,看着刘银阁,道:“这小子又怎么了?”

“谁知道。”刘银阁两手一摊,说道。

安舞阳又打开了房门,嘴里叼着一根烟,来到沙发边坐下。未说话先叹气:“兄弟们,哥哥我有难了。”

其余三人都没有说话,静等安舞阳继续说明状况。

安舞阳又连着叹了两声气,才道:“公猪把我给玩儿了。”

“嗯?此话怎讲?你倒是说明白点。”陆文轩道。

安舞阳苦笑着摇着头,懊悔的说道:“我就是个混蛋!”

“我早知道了。”陆文轩有些着急,“你今天又怎么混蛋了?倒是说啊。”

安舞阳看了陆文轩一眼,才叹气连连的简单的把事情说了一遍。

原来今天快下班的时候,被安舞阳一直称作“公猪”的顶头上司对安舞阳说要去某某酒店见一个客户,要求他一起陪着去。安舞阳推脱再三,公猪要求再四。安舞阳本来也不是个死性子,见公猪执意要他一起去,便只好依她。当时安舞阳也打定了主意,要是公猪再像上回一样骗自己,就立刻走人。

公猪领着安舞阳直接来到了那家酒店的客房里,并没有见到客户的影子。安舞阳要走,公猪却说客户出去了,要他在这等着。安舞阳无奈,只好坐下来等着。没成想公猪忽然兽性大发,扑在安舞阳身上要来强的,还一把抓住了安舞阳的要害部位。

安舞阳说到这里,已经是悲愤不已。“我真他妈的混,竟然没有经受她的挑拨。”

被青春传说折磨了那么多天,安舞阳定力大减,面对公猪如此攻势,如何吃得消。没多久,意志力便彻底溃散,翻身把公猪压在x下……

安舞阳在描述的时候一直用“公猪”的称呼来讲述,让陆文轩等人脑海中不禁老是出现一幅幅另类的景象。即使是想象力丰富的陆文轩,也无法把“公猪”带入到一个女孩子身上,哪怕这个女孩子长得像安舞阳描述的“没上大粪的黄瓜”那样。

“没想到她看起来挺单纯,其实包藏祸心。”安舞阳又异常愤怒的说了一句。

就在安舞阳欲发泄一番的时候,让安舞阳诧异的是,公猪竟然忽然正经起来,一把推开安舞阳,说什么“你别乱来,我喊人啦。”之类的话。安舞阳当时也昏了头,根本不理会公猪的反抗,一门心的要释放压抑了许多天的欲火。或者说当时他也气懵了:明明是她****自己,这时候倒正经起来了?这不扯淡吗?

期间公猪不停的反抗,甚至哭了起来,十足的被人****的模样。

安舞阳直到一泻入注,脑子才冷静下来。慌乱的从公猪身上爬下来,想道歉,却又想着是她****自己,没有道歉的必要。再加上心慌意乱,便也没说别的,胡乱的穿上衣服就跑了。心情烦躁之下在公园里坐了很长时间。后来公猪打来电话,说了一番话,安舞阳又惊又气的差点吐血。

公猪说:“我把录像剪辑了,也保留了证据。你最好乖乖的好好待我,我也不会亏待你。不然我告你****!”

安舞阳把经过说完,看着大眼瞪小眼的陆文轩等人,苦着脸感叹道:“一失足成千古恨。”

“再回首已百年身。”小猫说道。

三个男人齐刷刷的面无表情的朝着小猫看来。

小猫愣了一下,道:“不对吗?这是清代魏子安的《花月痕》,我没有接错吧?”

陆文轩抽了一下嘴角,道:“没错。”

安舞阳懒得理会小猫,说道:“我……你们说我该怎么办?”说罢眼睛盯着陆文轩,道:“文轩,你素有鬼才之称,帮我想个主意吧。”

陆文轩表情很淡然,这并不是表明他很冷静。他只是不知道自己该做出什么样的表情才适合现在的气氛。看着安舞阳恳求而期待的目光,略一思付,陆文轩道:“帮你也不难,只是……”

“其实,我觉得吧。”刘银阁忽然插话道:“那个‘公猪’,挺有个性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