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 你真的爱她吗?

陆文轩也有些生气,把那盒假的“诺氟沙星”丢在桌上,点上一支烟,想再劝解两句,可看到安舞阳和刘银阁挑衅的表情之后,无奈叹气。他发现劝说“同性恋”放弃同性恋的行为,太困难。但关键问题是,眼前这二位,原本是坚定的异性恋者。只是因为身体的变化而产生了拥护同性恋的想法。这与先天性的同性恋还是有本质的区别的。所以……“我觉得吧,你们可以先找个男人适婚一下,体验一下做女人的快乐,不喜欢再说嘛。免得人老珠黄了再后悔也来不及了。”

安舞阳哼笑了一声,道:“简直不可理喻。”

刘银阁也对陆文轩的建议嗤之以鼻,冲着他伸出了中指。

陆文轩不以为意,寻思着路要一步步走,表妹要一个个嫁。先把小猫给嫁出去,到时候也算给刘银阁和安舞阳做个榜样。陆文轩贱笑了一声,伸手搭在小猫的肩膀上,道:“表妹,别理他们。听表哥的,表哥是为你好,一定给你找个好人家。”

“别听他的!”安舞阳气道:“他可不是为了你,他就是为了五十万彩礼而已。”

“五十万彩礼?”刘银阁略有些惊讶。

安舞阳把陆文轩想把小猫嫁给沈运启,然后让沈运启拿五十万彩礼的事情说了。[无][错]小说 ..<>

安舞阳猜想陆文轩肯定是想“逐一击破”,想让他打消嫁表妹的想法肯定不容易,不过似乎可以让他嫁了表妹也赚不到钱,那样就会打消他的积极性。眼珠一转,安舞阳道:“小猫,嫁人也不能嫁富二代,你看现在富二代的负面新闻有多少。要嫁给你喜欢的男人,穷一点也没关系。”安舞阳坚信,小猫不会有“喜欢的男人”。

陆文轩瞪了安舞阳一眼,说道:“富二代怎么了?仇富是病态心理。不能一棒子打死一群人。尽管有些富二代很没品,但总有一些好的。比如小许,比如孝廉,比如沈运启。再说了,没听说有人会专拣穷人嫁的。”

“你得了吧。”刘银阁忍不住说道:“当年最仇富的是哪位?整天把小许奚落的面红耳赤的是哪位?陆兄,这些往事你该不会不记得了吧?我看你小子就是个唯利是图的家伙。就像那些眼里只有钱的专家,给他俩钱,三鹿奶粉都不含三聚氰胺了。为了五十万,你就忍心把好兄弟给卖了?你什么东西啊?”

陆文轩啐了一口,说道:“我只是觉得,在当今社会,一个连五十万都拿不出来的家伙,很难让小猫过上好日子。不要跟我说什么夫妻同心、一起奋斗的屁话。青春传说的副作用到底有多厉害我不知道,会不会有损小猫的寿命?万一小猫没几年好活,难道我还能让她再去吃几年苦?只怕到时候没命享受幸福了。我没什么伯乐的眼光,看不出哪位穷人会突然发财,也不想用小猫的幸福与否来验证我的眼光。更不要跟我扯什么生活的意义,我没有那种小资情调和文人情怀,我只希望我的好友不会因为十块八块钱而不舍得下馆子吃饭;我也觉得,一个连五十万都不舍得拿出来的家伙,肯定不会真的珍惜小猫。”陆文轩哼了一声,继续说道:“再说了,人心隔肚皮,我得留一手。万一小猫嫁的男人不好,离婚之后,好歹我还有五十万,还能暂时养着她,不至于让她流落街头,无家可归。”

陆文轩这番话说得义正言辞,只是这些话是起初就有的想法还是临时想起来的说辞,旁人就不得而知了。不过陆文轩自己似乎被自己这种“无私的情操”小小的感动了一下,眼眶竟然有些湿润。

安舞阳一时无话辩驳,哼唧了一会儿,只好拿出让最好的哲学家都头痛的“爱情”话题来压制陆文轩:“那也得小猫喜欢吧?没有爱情的婚姻,多痛苦啊。”

“哈!哈!哈!”陆文轩神经质般的大笑三声,道:“爱情是可以培养出来的。再说了,爱情?爱情是什么狗屁东西?”为了自己的目的,虽然对爱情也充满向往,但陆文轩必须打压“爱情”。“我问你,你爱孟洁吗?”

“当然。”安舞阳毫不犹豫的说道。

“如果她毁容了呢?”

“我爱的是她的人,不是她的脸。”

“如果她得了精神病呢?”陆文轩逼视安舞阳,冷声问道。

“那我也爱她,至死不渝。不管她将来变成什么样。”

“如果她变成了男人呢?”陆文轩看着安舞阳冷笑。

“这个……”安舞阳无言以对。

陆文轩仍然不愿放过他,语气咄咄逼人。“你说你爱的是她的人,不是她的脸。那如果在你爱上她之前,她就已经被毁容了呢?你还会爱上她吗?你说她得了精神病你也爱她。那如果在你爱上她之前她就得了精神病呢?你还会爱上她吗?就算你很不要脸的说她就算变成了男人你也爱她,那如果在你爱上她之前她已经变成了男人呢?!”

刘银阁干咳了一声,拍了拍陆文轩的肩膀,说道:“陆兄,只是讨论而已,用不着像是开批斗会一样欺人太甚吧?”

陆文轩冷笑了一声,道:“我只是想告诉你们。爱情并不是纯洁的东西。你们是异性恋者,你们的爱情对象是只针对异性的。你们若是同性恋者,那你们的爱情对象便只是针对同性了。说的粗俗一点,爱情只会产生在能够让你们得到性愉悦的对象身上。所以啊,爱情就算不肮脏,也绝对不纯洁。那些鼓吹同****是什么狗屁纯爱的家伙,也都是扯淡而已。爱情,并不是生活的全部,也不该成为生活的全部。”他这番话,主要是对安舞阳说的,他希望安舞阳不要因为爱情而对生活失去兴趣。“有句古语说得好,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与其两个人在一起痛苦的生活,不如两个人分开,各自逍遥。”

安舞阳静静的低头坐在床上一口一口的抽着烟,陆文轩后面的话他并没有听进耳朵里。脑海中至今还在回荡着陆文轩的那最后一个问题。“如果她变成了男人呢?”

安舞阳痛苦的发现,如果孟洁变成了男人,自己肯定很难继续爱她。换个角度来看,如果自己变成了女人,孟洁又怎么会轻易的跟自己搞什么狗屁“百合”?!苦涩的自嘲一笑,安舞阳忽然道:“如果我变成了女人,她也会觉得我很恶心吧。”

刘银阁眨了两下眼睛,明白了安舞阳话里的意思,说道:“那也不一定。据我所知,男人对同性的反感程度要远远高于女人。君不见许多女人都整天腻歪在一起吗?与同性亲近,女人比男人更容易接受。”

安舞阳的眼睛顿时一亮。“言之有理!”

刘银阁“唔”了一声,又道:“你们说我要不要先去买些女装回来?似乎早晚都得买。”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试药”这种事,刘银阁不想再干了。哪怕不试药就会很快变成女人,他也不想试药了。他甚至在想,如果真像安舞阳所言,菊花痒是间歇性的。那自己还不如赶紧变成女人得了。

安舞阳明白刘银阁的想法,由刘银阁的“菊花痒”事件,安舞阳也更加清楚了“试药”的危险性。如果说“菊花痒”尚可接受的话,万一下次试药之后,副作用是“嘴巴痒”之类的诡异状况,那可如何是好?!

当然,这只是安舞阳的胡思乱想,疯婆子在一个月后到底会研制出什么药来,还是个未知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