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 大师很害羞

刘银阁的一句“坏了”当场吓坏了陆文轩等人,安舞阳更是开始拨120准备救人。刘银阁制止安舞阳打电话,伸手拽掉脸上的纸条,说道:“其实……也没什么。”

陆文轩等人面面相觑,不明白刘银阁现在到底是什么状况。

刘银阁不自在的活动了一下身子,好似坐在针毡上一般。脸色也莫名其妙的红了一下,吱吱呜呜的说道:“我没事。”

陆文轩挑着眉毛不满道:“那你还说‘坏了’?”

“呵!哼!呵呵!”刘银阁舔了一下嘴唇,又奇怪的挪了挪屁股,****蜷起,又展平,似乎怎么也不舒服一般。嘴里哼哼唧唧的,视线不自在的在房间里乱扫,却是说不出一句话。

安舞阳有些不耐烦的说道:“到底怎么了?你倒是说啊!”

“就是啊。”陆文轩怀疑刘银阁吃的那种药是不是对他的敏感部位造成了什么伤害,使他不好意思说出来。“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这里又没有女人。”他把小猫的女人身份给忘了。

小猫竟然也跟着附和道:“是啊。”说罢才意识到自己话里的错误。

刘银阁抬起眼皮看看三人,又迅速把眼皮耷拉下来,穿上鞋子下床。****紧并着坐了一会儿,[无^错^小说][].[].[]<>

陆文轩上前一把拉住刘银阁,道:“你小子!老实说,到底怎么了?”

安舞阳也站起身,拦住刘银阁的去路,道:“那药到底怎么样啊?你怎么也像个娘们儿了?”

刘银阁还真像个娘们儿一样****扭在一起,两只手无所适从似的一会儿放在大腿上,一会儿又插在屁兜里。这一连番的动作,让陆文轩等人浑身鸡皮疙瘩四起。

刘银阁看到陆文轩和安舞阳挡住了去路,面露焦急,又重新坐回床上。嘴里呜噜着说道:“我没事,真的。”

陆文轩哪里肯信,单看刘银阁****并拢腰杆笔挺的很女人的坐姿,他就坚信那个疯婆子给的药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莫非刘银阁吃过药之后连言行举止也会变成女人?这事儿不能确定,还得刘银阁亲口说才行。

陆文轩走到桌边,倒了一杯水,递到刘银阁面前,道:“先喝口水,天塌下来不还有我们吗。”

刘银阁推开茶杯,说道:“我不渴。”皱着眉看看面前的三位好友,见他们似乎不知道真相就不肯罢休的样子,犹豫了一下,低声说了一句什么。声音太小,连他自己都听不清楚。

陆文轩气急,不耐烦的说道:“嘿!你小子没毛病吧?到底怎么个状况?是小弟弟没了?还是菊花痒了……”陆文轩的话忽然打住,细看刘银阁那坐姿和神态,陆文轩脸上的表情有些不自然。“你……不会是真的吧?”

刘银阁哭笑不得的看着陆文轩,带着哭腔说道:“被你猜中了。”说罢再也顾不得男人的尊严,转身直挺挺的趴在床上,一手捂着屁股,哼哼吼吼着说道:“痒死老子了!”憋了白天,他实在没办法继续装腔作势了。

啪——!

陆文轩手里的水杯掉在了地上。安舞阳大张着嘴巴,下巴差点脱臼。把玩着扑克的小猫的手哆嗦了一下,扑克撒了一地。

刘银阁又从床上跳下来,****夹紧,仍旧一手捂着屁股,像兔子一般不停的蹦跶着,嘴里骂道:“老子非****了那疯婆子不行!”

陆文轩和安舞阳相视一眼,片刻,两人都极为无良的捧腹大笑起来。小猫也噗哧一下笑出声来。陆文轩笑得直不起腰来,扶着小猫的肩膀,身子的重量加在小猫身上。小猫吃重不起,被陆文轩压倒在床上。小猫的脸色略微一红,笑声也小了不少。陆文轩却浑然不觉的抹着眼睛里笑出来的泪花,与小猫并排横躺在床上,歪着头看着刘银阁,仍旧大笑。

“你们三个混蛋!”刘银阁骂了一声,脸红得像夏日的晚霞,破罐子破摔般的吼道:“老子就是菊花痒,笑死你们得了!”继续蹦跶了两下,发现无济于事,又老实的坐回床上,不停的扭来扭去。他发现那种瘙痒的感觉愈加强烈了。好几次想伸手去抓一下,却又碍于面前有三个看自己笑话的家伙,强忍住了。但这种瘙痒的感觉,着实让他有种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痛苦,嘴里不停的哼唧不止。

三人终于笑的累了,安舞阳强止住笑,说道:“哎呦,那个……呵呵……”他实在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噢,对了,我那里还有些爽身粉,止痒的,你……不知道有没有用。”

“那还不快拿来?!”刘银阁气急败坏的吼道。

安舞阳赶紧跑出去拿爽身粉。

陆文轩好不容易止住笑,听到二人对话,想笑,却也没有笑的力气了。喘着气侧着身子,一只胳膊支着脑袋,一只手搭在小猫的肚子上打着愉悦的“鼓点儿”,看着仍然扭动不止的刘银阁,无力的哼笑着。

刘银阁回头瞪了陆文轩一眼,想骂他两句,可转念一想,换做是自己的话,只怕早就笑背过气去了。这么一想,虽然心里仍然有气,倒也理解了陆文轩等人现在的心情。

安舞阳很快便把爽身粉拿来,刘银阁拿过爽身粉,看看三人,快步走出了房间。安舞阳想了一下,正要跟出去帮忙。陆文轩忽然叫住他,坐起来笑问:“这种忙就算帮也该有个限度,你不会……应该不会吧?”

安舞阳苦笑一声,道:“不用你提醒。”说罢走了出去。

陆文轩又失声笑了笑,“疯婆子的药,太……神奇?太诡异了!”说罢忽然意识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今天晚上怎么睡?还像昨天一样?自己跟刘银阁睡一张床?陆文轩怀疑刘银阁会不会对自己不轨。也不知道他的“菊花”还要痒多久。幸好这段时间孟洁回家了,自己可以跟舞阳去凑合凑合。不然还真是个麻烦事。

小猫拉了拉陆文轩的胳膊,问道:“银阁不会有事吧?”

陆文轩还未答话,安舞阳推门进来,冲着陆文轩苦笑一声,安舞阳说道:“我真没想到,他还挺害羞,不让我帮他。”

陆文轩斜了安舞阳一眼,很想告诉他“这忙也不能乱帮”。出口却道:“晚上咱俩睡一起吧。”说罢想起刘银阁“菊花痒”的状况,又觉得自己刚才的话有些容易产生歧义,便补充道:“我怕我跟大师睡一块儿会贞洁不保。”

安舞阳怔了一下,苦笑道:“也好。”说着在小猫的床上坐下来。三人面无表情的互相看看,又忍不住讪笑起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