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 你能不能亲我一下?

“回去再说吧。”陆文轩道。

刘银阁在一张小凳子上坐下,散了一圈烟,才道:“那疯婆子真会做什么变成男人的药丸吗?”

陆文轩点上烟,优雅的抽了一口,说道:“从她的言行可以看出来,她虽然看起来疯癫乖戾,但绝对是个极为理智而且性格坚毅的人。这种人……”

“理智?理智的人还会因为被轻视虐待而感情用事的做什么变身药丸吗?”安舞阳反问。

“这是心理学问题,跟你解释要半天了。”陆文轩笑着继续说道:“这种人,一旦确定了目标,便会心无旁骛的努力,不会为了故意整我们而坏了自己的大事。逃跑和自杀,都是不可能的。也不会为了整我们而故意给你们吃假药害你们,那样会给她自己找麻烦。”

刘银阁又问:“那她要是一个月后没有做出来药,你真的……真的要……”

“滚。我可没兴趣。”陆文轩笑道,“到时候你去对付她好了。”

“让舞阳去。”刘银阁一脸厌恶的说道。

陆文轩道:“到时候我们晚几天再去,你们就故意装成‘觉得做女人也不错’的样子,不太愿意为她试药。她自己就会着急了。这叫欲擒故纵。毕竟她总要找人试药。”

[无][错]小说 ..C<

正说着,李慕翔端着两盘菜走了进来,把菜放在了一张小方桌上。

刘银阁看着李慕翔,眼珠一转,笑嘻嘻的说道:“弟妹,好久不见啊。”

不止李慕翔,连陆文轩和安舞阳都愣了。刘银阁这个“好久不见”又是从何说起啊?安舞阳细想之下,才明白。刘银阁这是在帮陆文轩圆谎。细看李慕翔,安舞阳发现这个女孩儿的样貌确实不错,而且看起来也挺精明阳光的样子。这样的女孩儿,配陆文轩这个穷光蛋可有点吃亏。何况陆文轩似乎还曾经抱怨过现在结婚成本太高,要买房子要有礼金什么的。要是能白捡一个无父无母的漂亮老婆,不是挺好?起码可以省下一大笔礼金。想到此,安舞阳也跟着起哄:“是啊,弟妹。这么久不见,又漂亮多了。”

李慕翔看看陆文轩,又看看热情的刘银阁和安舞阳,强笑了一声,道:“你们……你们先吃着,我去端菜。”说罢闪身回了厨房。

陆文轩瞪了刘银阁和安舞阳一眼,低声道:“你们胡说什么!”

“我们是为你好。”刘银阁说道:“你也老大不小了,白捡的老婆还客气什么?赶紧娶回家不好吗?又不是丑的配不上你。多漂亮的妞啊。我看你们好像还挺有夫妻相的。”

“大师说的没错,文轩,现实点。人妻毕竟是人妻,不是你的妻。”安舞阳道:“失忆也没啥吧?她应该不是天天失忆吧?”

“咳,被你们气死了。你们娶老婆只是看长相的吗?我对她根本就不是很了解。”陆文轩道。

陆文轩懒得再跟二人废话,起身快步走出堂屋,来到厨房。看到李慕翔正站在案台前发愣,便缓步走到她身后,看到她脸上挂着的泪水,陆文轩一怔,迟疑了片刻,情不自禁的想要去抱着她的肩膀。手指刚刚碰到她,她忽然转身,一只手成爪状朝着陆文轩颈部袭来。待看清是陆文轩,才猛然停手。犹是如此,凌厉的眼神依然让陆文轩吃了一惊。

“你……你怎么来了。”李慕翔有些慌乱的说道。

陆文轩收回手,垂手站立,强笑一声,说道:“他们……”

“不要说了。”李慕翔忽然打断陆文轩的话,抹了一把眼泪,似乎是怕陆文轩说出自己不想听的话一般,端起两盘菜,递给陆文轩,道:“端过去吧。”

陆文轩心底叹了一口气,端着菜,说道:“开心点。”说罢转身走出厨房。来到堂屋,把菜放下,一脸凶恶的瞪着刘银阁和安舞阳,道:“别再胡说八道了。她可是暴力狂,到时候揍你们我可拦不住!”

“切。”刘银阁显然不相信李慕翔是个暴力狂,“你放心,我们不像你这样喜欢人妻。不用拿什么暴力狂之类的说法吓唬我们。”

陆文轩哼了一声,拉了张小凳子坐下来。

李慕翔又端上了四菜一汤,还拿来两瓶酒,摆好杯子,在桌边坐下。

八菜一汤,大部分都是套着食品袋的,显然是从外面买来的别人做好的菜。

陆文轩简单的做了个介绍,李慕翔只是点点头,脸上的表情多少有些冷淡。她习惯了以这种冷漠的表情示人,即使是面对朝夕相处了很长时间的教授。只是由于陆文轩身份“特殊”,才对他尽量和颜悦色而已。而对于陆文轩的朋友,李慕翔实在挤不出笑容了。

四人也不怎么说话,只是不停的吃菜喝酒。三杯酒下肚,刘银阁有些不老实了。干咳了一声,看着李慕翔,说道:“弟妹,不瞒你说,哥哥我对手相学颇有研究,来,我给你看看手相。”说着伸手去抓李慕翔的手。

李慕翔怔了一下,待刘银阁的手碰触到自己的手的时候,脸上猛然寒气大胜,翻转手腕,掰着刘银阁的手,把他的手背翻转了过来。

“哎呦哎呦!”刘银阁手臂被拧,歪着身子疼的直叫唤。

陆文轩吓了一跳,生怕李慕翔手下不留情,再把刘银阁的胳膊弄断了就麻烦了。忙喊道:“老婆!不要!”

李慕翔又是一怔,眉头一皱,松开刘银阁的手,胸口起伏,深吸了几口气。想说点什么,张张嘴,却没有出声。让她对一个陌生人说出道歉的话?习惯了以冰山一样的神情示人的她说不出口。

刘银阁揉着胳膊,有些惧色的看了看李慕翔,又看向陆文轩,嘴上仍旧不老实的说道:“弟妹的脾气太坏了。”

陆文轩瞪了他一眼,道:“吃你的饭吧。”

安舞阳偷笑了一把,懒得理会刘银阁,只是埋头吃饭。

一顿饭吃的多少有些气氛不够和谐。酒足饭饱之后,刘银阁没心情再留下来了,刚才被李慕翔抓了一下之后,他就想脱身了。放下碗筷,刘银阁道:“哎呀吃饱了。咱也该回去了吧。”

陆文轩愣了一下,看到李慕翔不舍的眼神,略一思索,说道,“你们先回去吧,我迟些再回。”

安舞阳看了陆文轩一眼,起身道:“那我们先走。”又对李慕翔说道:“弟妹的手艺很不错,有空再来,别不欢迎哦。”

李慕翔勉强挤出一丝笑意,起身相送。

四人走到院门口,刘银阁对陆文轩道:“别那么客气了,送什么送。”

陆文轩笑了笑,忽然想起一事,拉住刘银阁问道:“刘大师,让你帮我看前程,你还没给我看呢。别老说什么大势小命的。你就说我这命咋样吧。”

刘银阁道:“不说大势小命怎么成?我之前不是跟你说过吗?你卖煎饼的生意,那是神龙上太虚之路。你一直干下去,指定要发财。不过城管不让你走这条好路,便是大势不如人意了。你考虑下出国什么的,国外没城管。哦,对了,听说乌克兰男少女多,好多男人总喜欢结了婚就离婚,再结婚再离婚。那里有很多人妻,是人妻杀手的乐园。你可以考虑下移民乌克兰。”

“得了得了。”陆文轩笑骂道:“滚你的吧。”

刘银阁大笑了一声,与安舞阳结伴离开。

陆文轩看着二人离去,笑了一声,转身看着李慕翔,道:“屋里坐?还是外面走走?”

“屋里坐吧。”李慕翔说道。

两人一直来到李慕翔的房间里坐下,陆文轩掏出两百块钱,递给李慕翔,道:“饭钱。”

李慕翔愣了一下,推开陆文轩的手,说道:“不用的。”

“拿着吧,你好像也没什么工作,怎么能花你的钱。”

“真的不用,教授退休金不少的。我都是花他的钱,他也不在乎。”

陆文轩犹豫了一下,看李慕翔态度坚决,便收回了钱。笑了笑,道:“让你破费了。”

“呵,你是我……曾经是我老公,不用见外。”李慕翔似乎对“老公”的叫法很不习惯,每次提到这个称呼,总是有些难为情。

陆文轩对这个称呼也不太习惯,他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亦或是妄想。忽然之间有个女孩儿叫自己老公,这种事情,让他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两人尴尬的静坐了片刻,李慕翔忽然抬头,看着陆文轩,深吸一口气,又咬了一下下唇,才说道:“你……能不能……能不能亲我一下?”

“嗯?啊?”陆文轩当然不会拒绝这种好事儿,但对李慕翔的这个要求,实在有些惊讶。

“我……上回你亲我,我的脑子里莫名其妙的出现了一个人,只是太模糊,看不清楚。我在想,也许……也许他对我很重要。”李慕翔说道。“我想再看看他,听他说些什么。”

“呃……那……那你会不会头痛啊?”

“不知道。”李慕翔道:“我会忍着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