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 “青春传说”的主人(四)

每个人的一生之中,最关键的不是先天的条件,不是后天的优势,不是或好或坏的际遇,而是选择。条条大路虽然都通罗马,但选择不同的路,往往也会有不同的结果或者过程。

陆文轩现在就面临着一个人生的选择。

当朋友的,要有牺牲精神。陆文轩一直明白这个道理。他也一直明白安舞阳因为要变身所经受的痛苦。但在今天这件事上,陆文轩不敢随便下决定。他在想,如果自己吃不吃药决定了安舞阳等人的生死,那他肯定会毫不犹豫的吃下那颗药丸。为朋友两肋插刀决然赴死,是他看过许多或**或白道的影视剧之后一直潜留在心底的一个梦想。他觉得那样死去实在是太伟大了,伟大的可以藐视死亡。但现实的复杂程度总归不是死或不死、牺牲不牺牲那么简单。自己吃不吃药,只会出现两种状况。不吃,则安舞阳等人会变成女人。吃了,安舞阳等人也不见得肯定会继续做男人。毕竟变成男人的药丸还没有研制成功。而且这个疯婆子到底守不守信也未可知。很可能自己吃了那药丸之后,对于朋友,毫无帮助。

更重要的是,这个576代青春传说到底会有什么效果还不清楚,万一吃死了……为了“变身”这种小事而牺牲性命,陆文轩觉得有点不值当。

!无!错!小说 .. C<

陆文轩可不认为自己有那些影视小说的主角一般幸运,跳下悬崖就能得到武功秘籍,随便吃的药就是仙药,被雷劈了还能到异世界……

安舞阳一把拉住陆文轩,说道:“不要吃。大不了我们就做女人好了。”如果可能要用朋友的性命来换回自己继续做男人,安舞阳情愿做女人,甚至情愿做一头猪。

刘银阁也道:“陆兄,等她做出来变成男人的药丸并且撒到大海之后,咱就是不想做男人也不可能了。何必冒险吃这种不知道效果的药呢?再说了,做女人就做女人,有什么大不了的。”

陆文轩没有吱声,盯着疯婆子看了好大一会儿,忽然乐了。搓了搓满是汗水的手,一脸轻蔑的看着疯婆子说道:“刘兄所言甚是。等你们都变成美女了,我可就爽了。嘿嘿嘿……不过你们现在还是男人,我这满身欲火无从发泄。我看这疯婆子虽然年纪大点儿……咱还真不知道老姜的味道。不如……”陆文轩说着便朝着疯婆子淫笑着欺近。

“你想干什么!”疯婆子吓得后退两步,警告陆文轩:“别乱来!”

陆文轩嘴角上扬,说道:“我知道你不怕死,但我更知道你讨厌男人!你也知道我喜欢女人,不管老的少的,我这人不挑剔。”有句话说得好:士可杀,不可辱。对于一个不怕死的人,也许侮辱她是最好的手段。更何况:她真的不怕死吗?!即使她不怕死,大概也不会自寻死路吧?

“你……”疯婆子哆嗦着嘴唇,心惊胆战的盯着陆文轩的一举一动,生怕他忽然发难。看到陆文轩满是笑意的眼眸,疯婆子忽然镇定下来,冷笑了一声,说道:“好!你果然不简单。”

陆文轩大笑了一声,“你也不简单。”收回笑容,又问道:“什么时候能制出变成男人的药丸?”

“不一定。也许三五天,也许三五年,三五十年也不是不可能。”疯婆子说道:“青春传说我就研制了576遍,花了我半生心血。”

刘银阁瞪了疯婆子一眼,没好气的说道:“老东西不老实啊。既然能做出让男人变成女人的药丸,再做让女人变成男人的药也容易吧?别再耍滑头,小心老子们轮了你!”虽然只是说说,但仅仅是说说,刘银阁仍旧有些不大舒服的感觉。面前这疯婆子,都快能做自己的奶奶了,轮这样的女人,他实在提不起兴趣。刘银阁很佩服陆文轩,佩服他竟然能对这么一个疯婆子淫笑,实在不简单。

“哼。”疯婆子面露鄙夷的瞪着刘银阁,说道:“你从娘胎里活到现在容易,有本事你再活回娘胎里啊?你把生米蒸熟了容易,有本事你把熟米变回生的!”

“呃……”刘银阁一时哑然。

陆文轩思索片刻,说道:“你看起来年纪也一大把了,大概除了制药以外,也没时间跟我们几个年轻人胡闹吧?你应该明白,你的时间不多了。人生七十古来稀啊。”

疯婆子看着陆文轩冷笑道:“不用你提醒我。我虽然疯,但不傻。”

“那我也要提醒你一下。”陆文轩笑嘻嘻的说道:“看你本事应该不算小,我给你一个月的时间。一个月之后,你要是还没有研制出变成男人的药丸,我就先动动手。我的指技还是不错的。”不理疯婆子的愤怒,陆文轩继续道:“两个月之后,你要是还没有研制出药丸,我不介意让你上大街上裸奔。三个月之后……怎么虐待你还没想好。不过……你要是敢胡乱给我朋友吃药,别怪我太直接。我这人人品不怎么样,尊老爱幼礼义廉耻什么的,我一直不太懂。”

疯婆子气得浑身战栗,瞪着陆文轩,恨的牙根发痒,却说不出一句话。

陆文轩似乎意犹未尽,继续说道:“我想你大概不会选择逃跑。毕竟万一你逃跑的话,我随便去报个案,说你是恐怖分子杀人犯之类,全国那么一通缉,你也就不能专心做药了。你要是想自杀就随便你好了,大不了我的朋友们就做女人了。”

“废话少说!给我滚出去!”疯婆子怒道。

“呦嗬!我就是喜欢脾气这么大的女人,特别是老女人。”陆文轩淫笑起来。

“你……”疯婆子深吸一口气,恶毒的瞪着陆文轩,却说不出一句话。她发现,自己的弱点被眼前的这个年轻人拿捏的死死地,连翻身的余地都没有。他似乎知道自己讨厌男人,知道自己更讨厌男人碰自己,也知道自己不会自杀不会逃跑。自己真的只能被他“控制”吗?疯婆子冷笑起来。

陆文轩收起淫笑,说道:“一个月后小哥我来会你。”说罢转身往外走,走到门口的时候,又回转身,看着那疯婆子,不无好奇的问道:“你那张说明书为什么会见光就消失呢?”

“简单的化学反应而已。”疯婆子恨不得撕了陆文轩,口气上却不敢流露过多的愤怒。她相信,如果自己真的惹了这个年轻人,他绝对会轻薄自己。但是,若不让这个年轻人知道自己的厉害,那自己这几十年就算是白活了。

“原来如此。”陆文轩干笑一声,心说“这还简单?你可真行。”说罢欲走。

疯婆子忽然叫住陆文轩,从桌上拿起一个瓷瓶,丢给他,说道:“这里面的药可以减慢变身速度,也可以让体内欲火消减一些。不过到底有没有用,有没有副作用,我不清楚,没有实验过。”疯婆子虽然恨极了陆文轩,但她仍旧遵守自己的原则:不骗下贱男人。对于药性,实话实说。是药三分毒,她相信,这瓶药的副作用大概不会低。因为她做的大部分药,几乎都有副作用。

陆文轩看了看药瓶,又看了看那疯婆子,把药递给刘银阁,领着刘银阁和安舞阳走出了疯婆子的小院。

一直到疯婆子砰地一声关上院门,陆文轩才长出一口气,伸手擦了一下额头冷汗。与疯子较量,太不容易了。

刘银阁拍着陆文轩的肩膀,满脸的崇拜之情:“陆兄,刘某佩服。”

陆文轩笑了一声,摆着手毫不谦虚的说道:“陆某一向素有鬼才之称,这点事儿,算不得什么。”

“我是佩服你竟然有雅兴****一个老太太。”刘银阁说罢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陆文轩脸色一黑,骂道:“忘恩负义的家伙,老子还不是为了你们。”

安舞阳轻轻推开刘银阁,看着陆文轩,微笑道:“谢了。我请你吃饭吧。”

陆文轩笑道:“不用了,我老婆大概已经做好饭了。”抽了抽鼻子,陆文轩闻到了一股菜香,转身走到隔壁小院,门也不敲,直接推门进去。高声喊道:“老婆,饭菜准备好了没?”

正在厨房里忙活的李慕翔听到陆文轩的话,怔了一下,才回道:“快好了,你先带你朋友屋里坐。”

“教授不在?”

“他有事出去了。”

陆文轩像是房屋的主人一般,领着刘银阁和安舞阳径直走到堂屋里,往太师椅上一坐,倒了一杯茶。

安舞阳在另一张太师椅上坐下,看着陆文轩,笑道:“叫的挺亲热的嘛。”

陆文轩苦笑一声,低声解释道:“我是故意让隔壁那个疯婆子听到的。好让她知道,她的隔壁有我们的人。”

刘银阁问道:“你们说她给我们的这瓶药,真的有用?说真的,一直支着帐篷,也挺累的。晚上睡觉都睡不踏实。”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