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 “青春传说”的主人(一)

刘银阁从厕所里一手捂着屁股一瘸一拐的回来的时候,陆文轩正坐在被窝里抽烟。陆文轩颇为厌恶的看了刘银阁一眼,没有说话。刘银阁上了床,钻进被窝里,说道:“刚才一时大意,摔了一下。”

陆文轩哼笑了一声,仰着头抽烟。

刘银阁咂着嘴说道:“我就奇怪了,按说我变成女人之后才会开始倒霉,怎么我这还是男人呢,就开始倒霉了呢?活这么大,第一次在厕所里摔跤。”

“你还算男人吗?”陆文轩拿着手里剩下的半支烟,说道:“你的小弟弟现在只有这么大,而且还在不停的‘燃烧’。”

刘银阁啐了一口,说道:“莫以成败论英雄,莫以‘大小’论男人。”蜷起腿,用一只手捏着圆嘟嘟的脸,沉思片刻,看着正在抽烟的陆文轩,说道:“你的比喻很正确,我的小弟弟就像你正在抽的烟。每泄一次火就会让它消失的更快,正像你每抽一口烟就会让烟变得更短一样。”

陆文轩正待继续抽一口烟,听到刘银阁的话,看看手里的半支烟,脸色稍微变了一下,把烟丢在了地上。他发现自己刚才的比喻实在有点恶心。

刘银阁嘻嘻一笑,又道:“对了,过不几天就元旦了吧?”

“嗯。”陆文&无&错&小说 {#123}{#125}.{#123}{#125}.{#123}{#125}<>

“哎,命这东西,有时候算也白搭的。”刘银阁说道:“每个人的命,都是小命。任何小命都得遵从于大势。”

“何谓大势?”

“就是天下大势。”刘银阁说道:“打个比方吧。比如一个原始社会的人。他的小命是‘富甲一方’的命相,他也不过只能是一个种地的农民或者猎户。为什么呢?因为原始社会的人,基本都是农民和猎户。而换做当代人,如果一个人的小命同样是‘富甲一方’的命相,那么,则说明他肯定不会是个农民或者猎户,因为现在的农民或者猎户根本不可能富甲一方。换一个比方,比如某地发生特大灾害,死了数万人。这些人的命相肯定不会一样,肯定有富贵贫贱。但他们的小命根本不可能与天下大势抗衡。不论富贵贫贱,都得死。我这么说你明白吗?”

“有点明白了。”陆文轩道。

“我的小命反正是不好了,我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2012早点到来,到时候那些达官贵人也别笑咱是贫贱命,反正都得死。一个茅坑里的屎,谁还能说谁比谁更臭?”

“你为什么不希望天大均富,使你这个贫贱命也不贫贱呢?”陆文轩笑问。

“因为我觉得等待世界末日比等待天下均富更现实。”刘银阁说着又拿起自己的笔记本,看起了新闻,边看边不无遗憾的说道:“今天又没有什么激动人心的新闻。”

“什么样的新闻才能让你激动呢?”

“比如世界各地出现越来越多的地陷啊,比如天上总是下流火啊,比如又要开始战乱了啊……你说一个普通人,有幸可以目睹世界末日的壮观景象,或者经历世界大战的惨烈,多好。”

陆文轩苦笑无语。他忽然发现刘银阁竟然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那你为什么不算算这天下大势?”

“陆兄此问当真可笑。殊不知能窥破天下大势的人都是不出世的奇人异士呼?鄙人乃一介草民,能力泛泛,岂敢妄断天下大势。”

陆文轩打个哈欠,揉揉眼睛,困意来袭,没心情再与刘银阁瞎扯,躺下来准备睡觉。

刘银阁却兴致勃勃的非要继续跟陆文轩拽文言文,陆文轩气的拿被子蒙住了脑袋不理他。刘银阁兴致顿扫,无奈也只好躺下睡觉。

翌日清晨,天刚蒙蒙亮的时候,陆文轩一骨碌从床上坐了起来。一把掀开刘银阁身上的被子,喝道:“滚厕所去!”

刘银阁无奈提上**裤,抓起一张卫生纸去了厕所。

看着刘银阁走出去,陆文轩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软了下来。一低头,看到床下的一团团卫生纸,顿时头皮发麻。再看到被自己的怒吼惊醒的小猫和她床下仅有的一团卫生纸,陆文轩老怀大慰般的感叹了一把。

安舞阳推门进来,看到陆文轩和他床下的卫生纸,皱了一下眉,说道:“去找个小姐吧。”

陆文轩苦笑:“别误会,这是刘大师的战果。”

安舞阳怔了一下,恍然大悟般的笑了笑,在床上坐下来,收起笑容,说道:“孟洁家里有事,回家了。”

“回家了?什么时候?”

“天没亮就去赶早班车了。她哥要结婚啦。”安舞阳说道:“说要在家陪陪家里人,要等过完春节才会再回来。”

“过完春节?那不还早?”陆文轩有些吃惊。

手机忽然响起,陆文轩拿起手机看了一下来电显示,愣了一下,看着安舞阳说道:“孟洁打来的。”说罢按下通话键,“喂?孟洁,走的时候怎么也不说一声?”

“怕耽误你睡觉。”孟洁笑道。

“嘿,咱们有什么话还不能直接说?还非要打电话?是不是女孩子家的羞于启齿啊?”

“正经点。我有事拜托你。”孟洁沉默了片刻,才道:“我想舞阳大概是出了什么事情。你也知道,平时周末,他都会陪我出去散心,没事的时候也会跟我在一起聊天看电影。这些天他却好像很忙一样,忙的没时间陪我,甚至似乎晚上都不愿跟我睡在一起。我不是那种小女人,非要粘着男人不可。可我可以感觉到,他肯定是有什么事情,问他问你,都问不出头绪,大概我也帮不上忙吧。或者他需要一些独处的时间,所以这些天我总是借口跟我表妹在一起,不打扰他。正好我哥要结婚了,我想我就趁这个机会回家待几个月,等过了春节再来好了。你是他最好的朋友,还有阳开、银阁、老代、栤枧他们,我相信,如果舞阳有什么事,你们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是不是?”孟洁说到最后,几乎泣不成声了。

陆文轩心情异常沉重,他知道,一向坚强的孟洁竟然能够泣不成声,可见她这些天以来的心理压力有多大。深吸一口气,陆文轩说道:“你放心,也别多想。”

“谢谢。”

“一路顺风。”

挂了电话,陆文轩看看安舞阳期待的眼神,像没事人一样笑了笑,开始穿衣服。“小猫在家呆着吧,我们三个大男人去就行了。”

安舞阳见陆文轩并没有说出电话内容的意思,也没有问。他虽然有很重的好奇心,但绝不会去探听与隐私有关的事情。既然孟洁刻意只是跟陆文轩在电话里说话,那一定是不想让旁人知道的谈话内容。

三人洗漱完毕,上了一趟通往平台镇的城乡快际。

颠簸了将近两个小时,终于在平台镇集市上下车。

今日周末逢集,集市上人流如潮,商贩云集,一派热闹景象。

陆文轩三人寻到那下巴上有痣的女人的家门外不远处,互相对望一眼。陆文轩略一思付,道:“我先去找我‘老婆’,看她还能不能提供什么信息。你们先在这等着。”转脸看到安舞阳看着那“仇人”的小院的激愤表情,忙道:“你别一副被人基奸了一样的表情,我不回来千万别轻举妄动。”

看到安舞阳点头,陆文轩径自走到上次那小院门外,拍了两下门。

不久,门被人从里面拉开。李慕翔又惊又喜的站在门内,看着陆文轩,好大一会儿,才道:“你……真的来了。”

“是啊。”陆文轩笑了笑,“不请我进去吗?”

——

今天就一章咯,买了一本《1988》,挺不错的书,推荐大家看看。我今晚准备看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