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 牺牲精神

“哎?对了。”刘银阁摸着下巴看着陆文轩,说道:“那个失忆的女孩儿不是把你当成她老公了嘛?她就算跟那个****不熟,和她在一起的那个教授不是跟那****青梅竹马的嘛。你不如让那女孩儿跟那个教授说说,让教授帮帮忙?”

“咳,大概没什么用。”陆文轩道:“那个老女人好像很讨厌那个教授的。只怕让教授帮忙,反而越帮越忙。”

刘银阁思索片刻,又道:“要不直接让那个女孩儿跟那个老女人套近乎?她们好歹是邻居。照你所言,老女人对男人可能很反感,那么她对女人就会很亲近了吧?让那个女孩儿施展一下美人计,吹吹枕边风……”

“滚!”陆文轩面露不悦,“我已经把她骗的够惨了,你还要她牺牲色相?要不要脸啊你?”

“反正她也会失忆的嘛,到时候就不会记得你骗过她了,哪怕你跟她上了床。”刘银阁无所谓的说道。“她不是很在乎你嘛,你以老公的身份命令她,她肯定会听的,她不听的话就威胁她,说以后再也不理她,让她一个人陷入失忆的苦海中去吧。”

陆文轩冷哼了一声,端起酒杯喝酒,重重的放下酒杯,道:“这种卑鄙无耻的事情,老子可不干!”

“嗬!什么卑:无:错:小说 .Q.C<>

陆文轩被噎了一下,悻悻的喝酒,不说话了。

安舞阳斜了刘银阁一眼,道:“你过分了。人家失忆已经够可怜了,你还想利用她?”

“就是。”小猫低声附和了一句。

刘银阁怔了一下,嘴一抽,苦笑起来。长出一口气,说道:“我是无所谓,要是实在不能做男人了,做女人也没什么,大不了就是换个方式生活,哪怕需要一年两年甚至十年来慢慢习惯,总能习惯的。当然,能一直做男人最好。太阳总是要从东边升起来的,不会因为地球在它的左边或右边而改变。舞阳不同,他要是变成了女人,以后的人生就不能继续跟心爱的女人在一起生活了。相爱却不能在一起的感觉……”刘银阁看向陆文轩,继续道:“你不会明白的。你从来没有真正的爱上过任何一个女人。”笑了笑,又道:“让与自己在一起生活了四年多的好朋友的后半生陷入痛苦,和让一个陌生的女人痛苦一个月,或者一年两年时间,等她失忆了,就会把这段痛苦忘记。换做是我,我会选择后者。哪怕我会因此被千万人唾骂。”此时的刘银阁的形象顿时高大起来,浑身似乎闪耀着一种一往无前的大无畏精神光芒。当然,这是他的自我感觉。

听完刘银阁的话,其余三人顿时一愣。包括刘银阁在内,他们都想起了陆文轩常说的一句话。“做朋友的,要有牺牲精神。”

陆文轩哼了一声,道:“得了吧,说的自己好像多伟大一样。你也不撒泡尿照照你那副奸人模样。”陆文轩特别看不惯刘银阁这种要么装作看破红尘的高人,要么装作为了革命事业死而后已的革命同志的毛病。他也明白,刘银阁说那番话不过是想刺激自己。

“嗐,你说这话多煞风景。”刘银阁装逼不成,心里不爽,“说句实在的,为了我们兄弟,你就不能牺牲一下你那个‘老婆’啊?”苦着脸朝着陆文轩抱拳,“陆兄,刘某做男人的命就够惨的了。做女人……更是惨不胜惨。你把事情跟你‘老婆’明说,也许她通情达理愿意帮忙呢?”

陆文轩单手捂着眼睛,抹了一把脸,想起自己常说的“牺牲精神”,心里苦笑不止。他自己又何尝没想过“牺牲”呢,他甚至想过当初干嘛不自己一个人把药都吃光了,省的自己这些好友痛苦。只是他不希望这种牺牲是牺牲外人——一个可怜人。陆文轩说道:“就算让她帮忙,也不一定就能拿到解药。”

“总要一试。”刘银阁说道。

安舞阳忽然道:“算了,还是我们自己直接去找那老女人吧,让文轩他‘老婆’帮忙也不见得就有用。”拿起筷子,说道:“先吃饭吧,都凉了。”

众人也想不出好办法,只好先吃饭。

吃过饭,回家的路上,安舞阳对陆文轩说:“你不用发愁,我也不想让那个可怜的女孩儿再为了帮我而去跟那个****女人打交道。明天去平台镇,先探探那个老女人的口风再说吧。”

“也好。”陆文轩道。

四人回到住处,发现孟洁已经回来了。

先跟刘银阁打了声招呼,孟洁拉着安舞阳回了房间,看她面色似有烦恼。陆文轩心事重重,也没在意,领着刘银阁和小猫进了房间。看看房中的两张床,陆文轩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今晚上又要跟人睡一张床了。他更喜欢自己一个人占一张床。

刘银阁脱了鞋子和衣服爬****,钻进被窝里,拿起他那部笔记本电脑,上了QQ与人聊天。陆文轩问道:“你不是说要调整什么风水吗?”

刘银阁头也不抬的说道:“等明天让舞阳出资买张床进来再说吧。”

“干嘛让他出钱?你自己没钱啊?”

“我穷啊。他可是白领,有钱。”刘银阁淫笑了一声,手指在键盘上飞舞,似是碰上了什么喜事。

陆文轩懒得跟他再废话,爬****,让刘银阁睡在里侧,钻进了被窝里。忽然想起了小猫带回来的被子,便把被子抱过来,与刘银阁一人一个被窝躺下。

刘银阁趴下来,继续和网友聊着天,边打字边道:“嘿,文轩,你看这****,多****。”

陆文轩翻了个身,背对着刘银阁不理他。不过他习惯于面朝里侧睡觉。睡不大会儿,便忍不住又翻过身,面对着刘银阁。

刘银阁聊了一会儿天,性趣被网友挑逗起来,忍不住看起了毛片儿。待看到精彩处,欲火难耐,嘴里嚷嚷道:“不行不行,这青春传说的药力,再加上毛片儿的****,本大师要对自己的小兄弟实行人道主义援助了。”说罢侧过身子,面对着陆文轩,做起了手工活。

陆文轩感觉到床铺一阵晃动,再联想起刘银阁刚才的话,心里猛然一惊。睁开眼,就看到了刘银阁享受的表情。“你……”陆文轩气的弹簧一样从被窝里跳出来,“去厕所!”

“冻死人了,去什么厕所啊。”刘银阁道,“放心,我用卫生纸接着,弄不到你床上。”

陆文轩气的脸都青了,恨不得给刘银阁一拳头出气。

刘银阁闭着眼睛,看不到陆文轩脸上的表情。“啧啧,一个人搞也没意思。你也好久没和女人快活了吧?陪哥哥我一起泻火吧。”

陆文轩哆嗦着嘴唇说道:“要不要叫舞阳也过来一起参与?”

“也好。三个人一起做手工活,何其壮观。”刘银阁学者周星驰的腔调说道。

陆文轩忍无可忍,一把拉开刘银阁身上的被子,低吼道:“赶紧滚到厕所去!”

刘银阁这才睁开眼,看到陆文轩黑着脸,知道他真的生气了。悻悻然提上**裤爬起来下床,边往外走边嘟囔道:“真的很壮观,我以前上初三的时候,一帮欲火焚身的小屁孩在三十多人的宿舍里一起……”

陆文轩冲上去一脚踹在门上,砰地一声关上了门。恶狠狠的低声诅咒道:“贱货!老子诅咒你明天就变成女人!”说罢一转身,猛然看到小猫的床上,一只手从被窝里偷偷的伸出来,丢出来一团卫生纸。

陆文轩连叫天咒骂的力气都没有了。半仰着头,深吸一口气。冲到桌前,一把扫掉了桌上的记事本和一支笔,又抱起显示器,迟疑了一下,没舍得扔。

颓然坐在床上,陆文轩又释然了。好在三个待变身者和一个已变身者里面只有刘银阁这么一个贱货。不然,自己被“群贱”环绕,可就成了“航空母舰”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