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就算有“解药”,你敢吃吗?

清净的酒店雅间,温度犹如早春。三侧墙上各有一幅占了半个墙面的水墨山水画。三男一女围桌而坐,各自手里端着一只冒着热气的茶杯,等待酒菜上桌。

陆文轩兴致勃勃的跟三位好友讲述着在平台镇的经历,说起那个叫李慕翔的女孩儿,陆文轩唏嘘不已,感叹道:“没想到这个世界上还真有如此相像的人。啧,也挺可怜的。失忆啊……不知道是什么感觉。”

刘银阁嘴里啧啧有声,圆乎乎的脸上尽是不正经的笑容。“陆兄,可是对那女子有意乎?”

“乎个屁。”陆文轩笑骂了一句,随口说道:“她呀,虽然长得不丑,不过呢,要说起做老婆。我看啊,还不如小猫呢。”

坐在陆文轩旁边的小猫被陆文轩的话吓了一跳,身子往旁边不自在的挪了挪。安舞阳和刘银阁相视一眼,又同时看向陆文轩。安舞阳道:“你是在暗示什么吗?”

“暗示?”陆文轩愣了一下,喝一口茶,品出了安舞阳话里的意思,转脸看看红着脸低头不语的小猫,再看着刘、安二人,说道:“你觉得我要是想上她或者想娶她,有必要使用‘暗示’这么高级的手段吗?你们看看她那德行……”陆文轩朝着小猫努努嘴,“一副……算了,还是说正经事吧。”陆文{#123}无+错{#125}小说..<>

想起那个“青春传说”的主人,陆文轩忍不住在心里想起了一个词儿:****。他对能否从一个****手里讨要到“青春传说”的解药,深感怀疑。而且,就算她给了解药,是否又能确定是真的解药?而不是什么加剧变身速度的药物亦或是吃了会菊花痒的药物呢?以她的性命相威胁?****者的思维,是不能用常人的智慧来思考的。谁知道她的思维和行为会不会按常理出牌呢?

陆文轩忽然有些后悔,当初还不如不去找那个下巴上长着痣的女人好呢。像小猫这样,变成个美女也没什么不好嘛。现在倒好,麻烦更多,也不知道那女的到底有没有解药。万一没有……岂不是白忙?

服务员开始上菜,四人随便聊了些不咸不淡的话题。待酒菜上齐,安舞阳才干咳了一声,说道:“我已经买回来了三把匕首,就是我放在文轩桌上的那个口袋。到时候咱们三个大男人要是制服不了一个老女人,被变成女人也是活该。”

刘银阁点头道:“虽说三个男人拿着凶器对付一个女流之辈有点那啥。可事关重大,不能大意。”说罢掐指一算,脸现喜色,又道:“明日是个黄道吉日,真乃天助我也。”

陆文轩看二人喜形于色,忍不住泼了一盆冷水,把自己的顾虑说了出来:“一个要把男人变成女人的****给的解药,你们敢吃吗?”

一言惊醒梦中人。在坐其余三人无不哑然无语。陆文轩似乎有那么点语不惊人死不休的邪恶****,继续说道:“现在是变成美女,万一吃了解药之后变成人妖啊、妖人啊、浑身长黑毛啊、多出一条尾巴啊、小JJ不见了也没变成女人啊……想想就鸡皮疙瘩四起啊。”

安舞阳手心里出了一把汗,闷头呡了一口酒,转脸看着刘银阁,说道:“大师,算一卦看看我们会不会变身。”

“这个……”刘银阁皱眉撇嘴,让手里的酒杯在桌上转圈,“玄学上自古以来也没有算某人会不会变身的啊。”

“呃……也是。”安舞阳叹气道。

陆文轩看了看小猫,想着虽然她的智商不太高,也不会有什么高见,可至少她也是当事人,总得听听她的建议,便问道:“小猫,你怎么想的?”

小猫有点六神无主一般,看看诸人,又看向陆文轩,反问道:“你……你说该怎么办呢?”

“你先说说你的想法吧。”陆文轩道。

“我……我听你的。”小猫对陆文轩即崇拜又信任,此时此刻正是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时候,干脆做起了甩手掌柜,把麻烦事儿交给了陆文轩。她相信陆文轩肯定不会胡乱决定。

陆文轩脸现不快,虽然一直知道小猫就是这个性子,可事到临头,她一点主意也不拿,总让人觉得有点不爽。语气不善的说道:“听我的?那行。来,侍候大爷我。”

小猫脸色发红,紧绷着嘴,筷子紧紧的握在手里,低着头不说话。不知道是被陆文轩的话气坏了还是怎么了。

安舞阳不满的看了陆文轩一眼,道:“行啦行啦,斗什么嘴呢。”沉重的叹了一口气,咬着牙说道:“我不管,总要试一试。别的不说,为了能和孟洁正常的在一起,就是可能会变成一头猪,我也要试一试。”

陆文轩对安舞阳这种类似赌博的行为有些不满,阴阳怪气的哼了一声,说道:“变成猪不怕,最好变成种猪。我们老家有个邻居养了一头种猪,整天给那猪吃好的喝好的,还每天用车拉着它去找母猪快活。不过就怕变成了母猪,再被人当成老母猪来养,一辈子活着就是为了生孩子,生完孩子再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孩子被卖掉……”

“去去去。”安舞阳对陆文轩的风凉话十分反感,“总算是有一线希望的。也许那个女人只是个生化狂人之类的家伙,为了实验药品才给我们吃药,并不是真的非要把我们变成女人。况且我们跟她也没有深仇大恨,好好跟她说说,应该不会有大问题。”

“嗯。”刘银阁点头道:“安兄所言极是,正合吾意。总不该试也不试。依某之见,我们当先礼后兵。如那老妇不识抬举,我等再刀兵相向。”

陆文轩和安舞阳给了刘银阁一个鄙视的眼神。陆文轩抱怨道:“大师,您就不能好好说话吗?”拿起筷子夹了一口菜,说道:“毕竟是你们自己的事情,也不是小事。大主意还得听你们的,免得日后埋怨我。不过不管你们想怎么着,陆某定当奉陪到底。”说罢又觉得自己的话有点怪怪的,好像被刘银阁传染了一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