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 你可真残忍

“去那里干什么?”安舞阳心里越发急躁,晃着陆文轩的胳膊问道。

陆文轩的呼吸粗重,瞪着安舞阳,低吼道:“闭嘴!再废话老子****你!”

安舞阳没有被陆文轩吓到,反而被激怒了。只是他没有对老朋友发火的习惯,仍旧隐忍着。尽管不知道怎么个状况,可他也心急如焚,意识到小猫肯定遇到了危险,不然陆文轩不可能暴怒。

目的地离得并不算远,陆文轩还不停的催促司机开快一点。仅仅十分钟就到了地方。陆文轩急急下了车,四下里看了看,又朝着一家叫做“希望旅社”的旅馆跑去。

到了门口,陆文轩调整了一下情绪,尽量把愤怒和急切压下去,平静的走到吧台。安舞阳看到陆文轩的行为,眉头一皱,不知道他要干什么,怕自己坏了事,也就没有跟进去。

陆文轩看着坐在吧台里的一个女人问道:“请问兔兔在这里吗?”

女人抬头看了看陆文轩,笑了,“你是她什么人?”

“嘿嘿,朋友。她让我来这找她的。”

“噢。她在207。”女人又笑了笑,说道。

“谢谢啦。”陆文轩回笑了一声,回头对安舞阳道:“来。”说罢转身上楼。

,无,错,小说 ..<>

不大会儿,门被一个十六七岁的男孩儿拉开了一条缝。看到陆文轩和安舞阳,那男孩儿一脸疑惑。陆文轩也不说话,一把推开门,又推开那男孩儿,快步走进房。“哎?你干什么!”那男孩儿追了进来。

陆文轩却不理他,推开里屋房门,看到屋内情景,脸色顿时铁青。胸中一团怒火腾的一下子燃烧起来。

屋内********的站着一男一女,男的三十余岁,女的二十岁上下。一张双人床上,一个女孩儿一丝不挂的呈“大”字状被绑在床上。女孩儿满脸的惊骇和泪水,不是小猫又能是谁。

此情此景,就是傻子也知道状况了。

小猫一看到陆文轩,眼泪成串儿落下来,“表哥!救我!”

“小子!你……”那三十多岁的男人瞪着陆文轩低吼。

陆文轩瞪了他一眼,不等他说完,忽然扑了上去,一拳砸在了男人眼眶上,嘴里恶狠狠的骂道:“干你姥姥!”

安舞阳也怒火中烧,心里悔恨交加,一把抓住那男孩儿的头发,猛往墙上一甩,砰的一声。男孩儿吃痛哭叫了起来,脑袋里嗡嗡作响不止。那女孩儿正要尖叫,安舞阳上去一脚踹在了她的腹部。他可没有“男人不能打女人”的观念,惹急了他,男人女人照打不误。想起当初被老代一拳打中胸部的噩梦,安舞阳一丝也没有迟疑,一拳打在了女孩儿胸部。女孩儿张嘴惨叫,可是喉咙哑的连声音都喊不出了。三下两下把女孩儿打趴下,安舞阳又去支援陆文轩,两人合力对付那个中年男人。男人虽然一人难敌四手,可口气却是不软,“你们混哪条道上的?知道我拜把子是谁吗?”

“他是天王老子也没用!”安舞阳怒道。

陆文轩一听男人此言,心里气更大了。他实在没有被人威胁的习惯。一拳打在男人下巴上,把他掀翻在地上,照准男人裸露的下体,上去就是一脚。哪里出了问题,就在哪里根治。陆文轩一直深以为然。

男人嘶哑着声音惨叫起来。

陆文轩心头气盛,踩一脚不算完,还非要使劲的蹍一下。

男人猛吸了一口凉气,两眼一翻,昏倒了。

安舞阳还想再打,一看到陆文轩的狠招,顿时一愣。“别……别打死了。”

“呃……”陆文轩也有些担心,心里发毛。真要是打死了人,就算自己有理,也撇不清罪责。又用脚后跟碾了一下脚下的东西,男人又疼痛的惨叫着醒了过来。双手捂着裆部,蜷缩在地上,嘴巴大张,却是喊不出声音了。

“还好,没死。”陆文轩见男人醒来,松了一口气。抹了一下嘴角被男人一拳打出的血迹,冲着男人的脸吐了一口口水,骂道:“你们也算人吗?!”转脸看到那女孩儿捂着胸部蹲在地上痛苦****,又对安舞阳道:“你可真残忍,女人都打!”

“你不是说他们不算人吗?”安舞阳余气未消,话里满是火药味。又飞起一脚,踹在了男人小腹上。刚才的打斗中,他也被男人慌乱下杂乱无章的拳头打中了脸颊,此时还有些疼痛。

陆文轩回头看了看手脚都被绑在床角的小猫,视线不受控制的在她的敏感处扫了一眼,才为她解开绳子。看到她哭的淅沥哗啦的样子,教训道:“看你还敢不敢乱搞!”

“不敢了。”小猫呜咽着抓起衣服穿上。抹了一把眼泪,下了床,又把那三人轮番打了一顿。

陆文轩拉住她,说道:“赶紧走吧。”

安舞阳也怕事情再闹大了,与陆文轩一起拖着小猫往外走。刚到门口,便看到有两三个人站在各自的房间门口好奇的向这里张望。三人没敢停留,快速下楼。

到了楼下,陆文轩想了片刻,走到吧台前,一记摆拳打出,打的吧台后的那个女人翻倒在地上,鼻血直流。女人被陆文轩一拳打懵了。没等她反应过来,陆文轩三人已经走出旅馆,拦下了一辆出租车疾驰而去。

车上,安舞阳有些不满的说道:“你打人打上瘾了?那女的没怎么着吧?你打她干什么?”

“你知道个屁,她该打!”陆文轩愤愤然说道。

安舞阳不明所以,又不无好奇的看着陆文轩,问道:“你怎么知道小猫在那里?”

“想知道?”陆文轩脸上又浮现了惯有的神秘又高深莫测的微笑。

“当然。”安舞阳的好奇心一向很重。

“两盒大中华。”陆文轩伸出两根手指比了比。

“我靠!太黑了吧?”

“黑?我这虽然算不得绝招,但有时候很管用的。你要是觉得黑,就算了。”陆文轩抱着胳膊吹了声口哨。

安舞阳阴着脸不说话,他知道,陆文轩这小子知道自己好奇心重,是吃定了自己。转脸看到还在抹眼泪的小猫,心中自责不已。“小猫,对不起,都是我害得你。”

小猫抽泣了一下,强笑着看着安舞阳,道:“没事,已经没事了。”

安舞阳抹了一下脸,心情很沉重。虽然小猫大度的不跟自己计较,可自己良心上实在过不去。害的好友差点遭受对于男人来说最不能接受的奇耻大辱,安舞阳忍不住给了自己一巴掌。

坐在副司机座上的陆文轩回头看了看安舞阳,讪笑了一声,又看着小猫说道:“瞧你那点儿出息,别哭了。有你表哥我呢,谁也别想欺负你。”

小猫抽泣着应了一声,想抹干眼泪,却是怎么也抹不干。她倒不是为自己的遭遇而哭泣,只是在自己最危难的时刻,好友突然出现,不惜与人大打出手而救自己出水火。这份情谊,让她感动的眼泪不止。她此时在想:“我果然没有看错人,文轩确实是好朋友……舞阳也是。”只是,她也好奇,陆文轩怎么会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呢?不过她没钱买两盒大中华,也没有安舞阳那么重的好奇心,便没有问。但她对于陆文轩的崇拜之情,却是更加强烈了。她相信,如果换做是陆文轩遭难,自己是断然没有可能知道他在哪的。

在白云小区下了车,安舞阳让陆文轩领着小猫先回去,自己则朝着一家超市走去。陆文轩与小猫相伴着回家。路上,小猫问:“舞阳他干嘛去了?”

“买烟呗。”陆文轩笑道,“我就不信他丫的能忍得住好奇心。”咂了一下嘴,得陇望蜀般的后悔道:“忘了问他多要两盒了。”

“呵呵。”小猫笑了笑。

“哎?对了。按照时间来说,你是不是已经被他们……”陆文轩知道这时候问这种事情不太好,可他的好奇心也不比安舞阳少多少。

“没有没有。”小猫忙道:“我当时跟兔兔——就是那女的见了面之后,肚子疼得厉害,忘了带药,去买了一瓶,又休息了好久。你们去的时候,我刚被绑住。”

“哦……我们是不是去的早了点?”

小猫苦着脸看着陆文轩,“你怎么能这么问,我可不想被男人……那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