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 就怕万一

看着陆文轩离去的背影,李慕翔的眼眶湿了,直到模糊了视线,再也看不到那个陌生的老公的身影,才转身回到院中,径直来到教授的房间门外,敲门道:“开门。”

教授从里面拉开门,看着李慕翔,有些困惑:“你老公走了?”

“嗯。”李慕翔闪身走进房间,看了看一台滴滴答答的响着的仪器,坐在了一张凳子上。

房间同李慕翔的房间一样大小,只是里面到处都摆满了各式各样的东西。有一台破旧电脑,有四台大小不一的科学仪器,有一些废弃的电子线路板,有各种工具,还有一个书架和一个古董架。书架上尽是一些专业书籍,古董架上则是些杂七杂八的东西。撕开的书信,破碎的瓦片,烂了口子的青花瓷瓶……最引人注目的是一个做工精致,古色古香的水壶。水壶上盘着两条飞舞的龙,龙睛隐隐有光彩。这是教授的宝贝。

“怎么不留他过夜?”教授问。

李慕翔不说话。

教授又道:“别想那么多,徒增烦恼而已。专心给我当助手,哪天我靠这台电脑成功穿越时空了,到时候还能帮你调查一下身世。”

李慕翔冷冷的说道:“谢谢了。”语气间毫无任何诚意。

“别这么**无**错**小说 .Q.<>

李慕翔出奇的没有因为教授的“偷听”而生气,只是表情淡然的轻笑一声,说道:“也许……也许他真的曾经是我的男人。只是……或者我和他之间并不像他说的那么浪漫。他看到我的时候很惊讶,说明他认识我。他……他抱着我的时候很真诚,看我头痛的时候很关心。而且走的时候眼神很……唉。那种感情,不可能是假的。”

“头痛?怎么回事?病了?”

“不知道,无所谓。”李慕翔似乎并不在意这些,又想起了那个陌生的老公,“可能以前我们有过什么不愉快吧。”

“那多半是你的不是,你脾气这么坏。”教授笑道。

“嗯,有可能。他好像一直在暗示我,说我以前的性子很温柔。”李慕翔深吸了一口气,说道:“他大概很希望我能变成那样的女孩子吧。”

……

陆文轩在车上的时候就拨通了安舞阳的电话,让他在家里等着自己,不要出去。马不停蹄的回到家,陆文轩一进屋就看到了坐在沙发上抽烟的安舞阳。

“孟洁呢?”陆文轩张口问道。

“跟她表妹出去玩了。”安舞阳看了看陆文轩,好奇的问道:“出什么大事了?”

陆文轩在安舞阳对面坐下来,说道:“我可能找到‘青春传说’的主人了。”

安舞阳一愣神,随即大喜,“真的?!他在哪!”

“一个女的,在平台镇上。”陆文轩说道,“我也不敢确定就是她,但可能性应该很大。问题是我们该怎么对付她。找上门直接问她?只怕她不会老实交代。她既然把药弄出去给人吃,想来不会轻易的给解药——如果她有解药的话。”

“那就扁她!”安舞阳一直认为男女平等,不觉得扁一个女人有什么不妥。

“就怕被扁。”陆文轩苦笑道:“她很可能身怀绝技,是个武林高手。凭咱俩?我没什么把握。”

“武林高手?”安舞阳嗤笑了一声,他可不认为这世道有什么武林高手,就算有……“怕什么!武功再高,也怕菜刀。咱们带上武器。”

“也对。”陆文轩摸着下巴说道,“打不过咱可以偷袭。”点点头,又道:“今天是不说了,天已经不早了,咱们也没什么准备。明天一早过去好了。反正她家我已经知道在哪了。”

安舞阳深吸一口气,有些等不及。可转念一想,这事儿确实急不来,万一打草惊蛇又没有制服对手,就麻烦了。得从长计议才行。

陆文轩点上一支烟,问道:“小猫呢?又在房间里干坏事儿?”

“没有。”提起小猫,安舞阳嘿嘿嘿的笑了起来,看着陆文轩,笑道:“你那五十万算是泡汤了。”

“嗯?什么意思?”陆文轩的神经一下子紧张起来。

“我在网上找了个女同性恋,让小猫跟她见面去了。哈哈哈。”安舞阳忍不住大笑,“那女的超漂亮,又****的很。小猫肯定招架不住。尝到了甜头,她还会听你的去嫁人吗?哈哈哈……”

陆文轩脸上阴晴不定,耷拉着眼皮用一双死鱼眼看着大笑不止的安舞阳。他算是明白了:卧龙岗八虎里最无耻的不是我陆文轩,而是这个面似桃花的安舞阳!他是不出手则矣,一出手则无所不用其极啊!陆某自叹弗如。

低头抽了一口烟,陆文轩忽然抬头,制止安舞阳得意的大笑,问道:“小猫呆头呆脑的,你就不怕她被坏人欺负了?你确定你替她勾搭的是个女人?而不是装成女人勾搭未成年拉拉的****?”

“呃……”安舞阳脸上的笑僵了一下,“你干嘛老把人想得那么坏?我看过她照片,确实是个女孩儿,年纪也不大,还不到20岁。”

陆文轩凝眉抽烟,显然有些不放心。小猫那家伙,又呆又笨,反映还特别迟钝,万一遇到****,今天岂不是要遭殃?掏出手机,拨了小猫的号码,提示关机。

“手机关机……聊天记录还有吗?”陆文轩问。

“有。”

“给我看看!”陆文轩说着便站了起来。

安舞阳看陆文轩神情严肃,也不禁有些后悔。如今这世道,什么人没有,万一小猫真遇上什么****,那自己可是罪大恶极了。赶紧起身,领着陆文轩进了自己房间。打开电脑,登陆上一个新注册的QQ号,打开了与那个起了个日文昵称的女同的聊天记录。

陆文轩翻看着长达三十多页的聊天记录,嘴巴一直撇着,到最后都摆不正了。回头看看安舞阳,说道:“没想到这么**荡的话你都说得出来。”

安舞阳阴着脸道:“我还以为你是出于好心才要看聊天记录呢,原来是想看**荡的话啊?”

“你懂什么!”陆文轩摆摆手,直接翻到聊天记录最后一页,看了看约会的时间,又看看现在的时间,道:“就是现在赶到约会地点,她们可能也已经不在那了。”

“那怎么办?”

陆文轩丢掉烟头,说道:“我查点东西,你先出去!”

“查什么?”

“你别管了。”陆文轩把安舞阳推出去,反锁上了门。

安舞阳愣了一会儿,啐了一口,拍门道:“小子!你要敢乱翻我东西我爆你菊花!”门内并无回应,安舞阳又气又急,气的是陆文轩查什么狗屁东西还要偷偷摸摸的?急的是不知道小猫现在近况如何。万一真出了事,自己可怎么对得起她!她干嘛要关机呢?难道已经……应该不会这么倒霉吧?

安舞阳越想越心急,在客厅里转了一圈又一圈,偏偏陆文轩迟迟没有出来。直到半个小时后,陆文轩才从房间里走出来。安舞阳上前两步,急问:“怎么办?”

陆文轩瞪了安舞阳一眼,张口骂道:“你这个混账东西!”说罢不理安舞阳,疾步走出去,噔噔噔的下楼。

安舞阳被陆文轩骂愣了,赶紧锁上门追了上去,问道:“上哪啊?小猫是不是出事了?”

陆文轩不理他,只是快步下楼。到了楼下,更是疾奔出小区,拦下了一辆出租车。待安舞阳也上了车,陆文轩才对司机说道:“去长江路和天星路交叉口。”

车子随即开动,朝着目的地驶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