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 便宜老公

“青梅竹马的好朋友?我看那个教授好像对她有点意思。”陆文轩试图慢慢把话题带入。

“呵呵,是啊。”李慕翔把白菜叶控了水,放在案板上切着,“那老头儿倒是挺痴情的。”

“哈哈。”陆文轩笑了一声,把米端到案板上,站在李慕翔身边,“我嘛,对面相学略知一二,看着好像那女的有点……有点****。”

李慕翔转脸看了陆文轩一眼,说道:“你看的还挺准。”停了片刻,续道:“教授说起过她,他们年轻的时候,那个年代重男轻女。她在家过的不太好,被打骂是常有的事情。性格也就古怪了很多。”

陆文轩应了一声,心想:“那老太婆该不是因此对男人产生了怨恨,试图把所有的男人都变成女人吧?”笑了笑,又问:“她跟你和教授一样,都是武林高手吧?”

“那就不清楚了。”李慕翔说道。

“哦。”陆文轩想着李慕翔大概对那女的也不是很了解,便打消了继续询问的念头,也不忍心再利用她。淘好了米,帮着蒸上,走到院落中,在屋檐下蹲着抽烟。他在考虑该如何对付那个“青春传说”的主人。至于“甩掉”李慕翔的问题,他倒是不着急了。从李慕翔的话里不难得知。她并不是很相信自{无{#125}{#123}错}小说 .{#123}[{#125}<>

厨房里传来嗞嗞的炒菜的声音,陆文轩看着李慕翔在厨房里忙碌的背影,嘴角泛起了笑意。想着哪天陆某能找个贤惠的妻子成家立业了才好。只是虽然他常常觉得结婚也就那么回事儿,随便找个不算丑的就行了。可事到临头的时候,又总是特别挑剔,总想找个在各方面都如意的女孩儿。把身边的所认识的女孩儿逐个严格的筛选了一遍,陆文轩发现:要么是不熟悉,要么是不合适,要么是不喜欢……

院门外传来一声似是刻意的高声咳嗽,片刻,教授笑嘻嘻的走了进来。看到陆文轩,笑道:“我回来的不会不是时候吧?”

“哈哈,没有没有。”陆文轩觉得这老头儿挺好玩儿的。

“她没有揍你吧?”

“没有。”陆文轩笑道。

“你小心点,她有暴力倾向。”教授说罢,嗅了两下鼻子,嬉皮笑脸的走进了厨房。往锅里望了一眼,笑道:“就给自己老公吃白菜啊?怎么没有上街买点好菜呢?”

李慕翔回头瞪了教授一眼,问道:“你怎么回来了?不是说……”

“外面消费太高了。”教授说道:“想来想去,还是回家吃饭比较实惠。”又看看蹲在院中的陆文轩,教授压低声音问道:“你确定他是你老公了?”

李慕翔手里的锅铲子停了一下,说道:“白捡的便宜老公,不要白不要。”

“呵,这个便宜……你确定这是占便宜吗?”

李慕翔冷着一张俏脸不说话。一只手紧紧的握着锅铲子,似乎是在强制压抑心中的怒火。教授却好似故意挑衅般的继续低声说道:“也是哈,现在暴力女不流行了,好多男人都不要。有个男人肯要你已经不错了,管它占便宜还是吃亏呢,是不是?不过晚上你们睡觉的时候动静小点儿,我年纪大了,受不了刺激。”

李慕翔终于忍无可忍,挥起手里的锅铲子朝着教授横扫。教授似乎早有准备,一把抓起菜刀,与李慕翔在厨房的狭窄空间里打了起来。教授对于和李慕翔打斗的兴致很高。每天除了搞研究,就是跟李慕翔下下棋,交交手。李慕翔这副身手,就是这么练出来的。当然,她自己对武学的兴致才是学有所成的关键所在。

陆文轩听着厨房里乒乒乓乓的声音,再看看一老一少敏捷而快速的动作,顿时有些后怕。和神经病、暴力狂兼武林高手打交道,还是小心点好。万一哪天得罪了她,只怕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饭菜终于做好,陆文轩三人围坐在桌前吃饭。教授再次提及了“动静”的问题,惹得李慕翔又大打出手。陆文轩心惊胆战的扒拉着碗里的饭,低头猫腰。好不容易才把饭吃完。

教授吃过饭一头扎进了自己的房间里,房门紧闭,不知道在捣鼓什么。李慕翔收拾了碗筷,领着陆文轩回到自己的房间坐下,问一些关于自己过去的事情。

陆文轩彻底发挥出了胡编乱造的本领,把自己的见闻和幻想中的趣事都安插在了李慕翔身上。偶尔有自相矛盾的地方,李慕翔也只是笑笑,并不揭穿他。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陆文轩的心也愈发焦急起来。他现在需要回家跟安舞阳商量一下如何对付“青春传说”的主人。

李慕翔看陆文轩有些心不在焉,看了看时间,知道该结束谈话了。尽管有些不舍,可毕竟也不可能一直把陆文轩留在这。便说道:“你在哪里住的?”

“市区。”

“怎么来的?”

“坐公交。”

“那……我送你回去吧。”

陆文轩一听大喜,又看到眼前女孩儿眼神中的一丝不舍,心情又略有些沉重。“不用了。我坐公交也很快的。”

“那好吧。”李慕翔站起身,道:“天也不早了,你回吧。”

“好。”陆文轩也站起来,与李慕翔相伴着走出房间,又走出小院儿。转身看着眼前静静的站立的女孩儿,陆文轩忽然有些同情她的遭遇。一个不知道自己身世的女孩儿,一个经常失忆的女孩儿,精神上饱受折磨,用冷漠来伪装自己……自己也不比她强多少,一个大男人,快三十了还一事无成。幸福的人总是相似的,不幸的人各有各的不幸。

陆文轩忽然张开双臂,把女孩儿拥在怀里。也许,这样一个拥抱,是自己唯一能为她做的了。自己突然闯入她的生活,应该会让她的心更乱吧?又或者哪天她再度失忆,便会忘了自己吧。

李慕翔的身子僵硬了一下,随即柔软下来,反手抱住陆文轩。良久,才推开他,温言道:“走吧,常来看看我就好了。”

陆文轩重重的点头,转身离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