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 哪怕是谎言

猛然推开陆文轩,李慕翔双手抱着头,痛的滚倒在床上。浑身战栗不止,口中轻声****:“痛!好痛!!!”

陆文轩吓了一跳,慌忙后退两步,惊慌失措的看着床上痛苦不堪的女孩儿。“你……你怎么了?!”一丝恐惧涌上心头,陆文轩心头大骇:如果她突然死在这,自己的麻烦可就大了!

李慕翔的视线有些模糊,泪水挡住了眼眸。紧闭了一下眼,把眼泪挤出眼眶。再睁开眼,看到陆文轩远远的站着。眼泪又汹涌而出。腾出一只手,朝着陆文轩伸去,试图抓住他,可距离太远,怎么也抓不到。“不!不要离开我!我不想一个人生活!不要……求求你!”声音渐渐变成呢喃:“我是不是又要失忆了?不,不要啊。”

陆文轩神情一震,又找到了自己的良心。眼睁睁的看着一个女孩儿痛苦的挣扎而无动于衷甚至逃跑?那陆某还算是人吗?陆文轩快步上前,抓住李慕翔的手,急道:“我送你去医院!”说着试图抱她起来。

李慕翔死死的抓着陆文轩的手,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神情缓和了一些,制止陆文轩,说道:“不,不用了。好像不疼了。”

“不行!要去看医生!”陆文轩坚持抱起李慕翔,“对不起,我不是要离开:无:错:小说 .Q.C<>

“我说不用!”李慕翔忽然表情冷漠的沉声说了一句。说罢又是一怔,看着同样发怔的陆文轩,苦涩的笑了一声,问道:“我以前也是这么个臭脾气吗?”

陆文轩相信眼前这个奇怪的女孩儿肯定有病,最少也是神经病。脸色说变就变,翻书也没这么快啊!干笑了一声,说道:“以前的你可温柔了,从来不会对任何人用刚才那种口气说话。”

“噢,对,对不起。”李慕翔坐起来,仍旧拉着陆文轩的手,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还以为一直都是这种脾气呢。”说罢自嘲的浅笑一声,转头看了看桌上的一个小闹钟,说道:“你饿了吧,我去给你做饭。”说罢站起身,走到门口,停了一下,回头道:“另一个房间是教授的,你不要进去。”见陆文轩点头,便走出堂屋,进了院落西侧的小厨房里做饭。

陆文轩长出了一口气,两只肩膀也塌了下来。拍拍额头,不禁苦笑。这叫什么事儿,吃饱了撑的招惹了一个精神上有问题的女人……还是溜之大吉吧!

陆文轩轻手轻脚的走出房间,再走出堂屋,听到了西侧那间厨房里传来的哒哒的切菜的声音。踮着脚向前走了两步,看到李慕翔正站在案板前系着围裙切菜,时不时的还用手抹一下眼眶里滑落的泪水。

陆文轩心生恻隐,但理性告诉他,继续留在这里也不是什么好事儿。长痛不如短痛,与其一拖再拖早晚还是要跟她分开,还不如早点离开,也省得麻烦——陆文轩确定不想跟一个精神有问题的女人共度余生。做贼一般的走到小院儿大门口,迈过门槛儿。深吸一口气,四下看看,猛然想起了此行的目的。

不能就这么走了,陆文轩转身欲去敲旁边那个小院的大门,刚走了一步,却又停了下来。那个教授和李慕翔好像都是武林高手,他们的邻居,那个下巴有痣的“青春传说”的主人,会不会也是武林高手?自己就这么贸然闯进去,是不是太危险了?

要不要先跟李慕翔打听一下那个老妇的来历背景?可是……利用一个精神有问题,身世可怜的女孩儿,是不是太残忍了?陆文轩内心很矛盾,有些踌躇不决。转身看向那座幽静的小院儿,猛然看到李慕翔正站在院中看着自己,脸上还挂着泪。

陆文轩怔了一下,笑着问道:“这么快就做好了?我可不喜欢吃半生不熟的饭菜。”

李慕翔的眼眶中泪水成线,嘴角却微微扬起,浅笑道:“我就是想问问你,喜欢吃辣的吗?”

“嗯,辣的好。”

“帮我淘米吧。”

“好。”陆文轩脸上笑着,心里却在哭。心说:“这下麻烦大了,看来想甩掉她没那么容易。他奶奶的刘大师,太自私了。给自己看了黄历,就不能帮老子也看看?”

陆文轩无奈的走进厨房,坐在一张小凳子上帮着李慕翔淘米。

李慕翔则蹲在旁边,摆弄着盆里的白菜叶。抬头看看陆文轩,又低下头,用手捣着水。“你……结婚了吗?”

“嗯?没,没有。”

“那……你又有了新的爱人吗?”

“呃……”陆文轩意识到这是个甩掉她的好机会,可他又怕她会伤心,一时间有些犹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李慕翔凄苦的一笑,说道:“其实……你要是不再爱我,或者已经有了新的爱人。我不会缠着你的。我想我是彻底失忆了,对你一点印象也没有。即使你不爱我,我想我也不会伤心的。只是……只是希望你不要不理我。一年多以来,我一直一个人生活,对自己的过去一无所知。好孤独。”

“你不是和教授在一起吗?”

“他?”李慕翔又笑了笑,之后忽然一愣。她发现自己已经很久没有笑过了,而今天,是笑的最多的一天,也是哭的最多的一天。“他是个很古怪的人,每天只是扎在房间里做研究。而且他说他只是知道我的名字,对我的过去并不了解,出于好心才收留我的。反正……不知道怎么说才好。”李慕翔又是一笑,抬头看着陆文轩,“对于一个失忆的人来说,和一个不知道自己过去的人在一起生活,似乎也算是独自生活吧?”又低下头,犹豫了一下,才道:“常来陪我说说话,跟我讲讲我的过去,哪怕是胡编乱造的。好吗?”

陆文轩身子一颤,愣愣的看着眼前的女孩儿,重重的点头:“好!”心中涌出一阵苦涩,说不出来是什么样的感觉。叹一口气,问道:“你叫他教授,他是搞什么的?好像跟隔壁那个女的关系匪浅啊。”

“他研究的东西很离谱的,说了你也不会相信。”李慕翔笑着摇摇头,又道:“那个女邻居嘛,他们可是青梅竹马的好朋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