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 也许我们不该回来

像前几天一样,陆文轩和小猫早早的在白云小区东门外出了摊儿。叶斌也像往常一样,快八点的时候来到了陆文轩的摊位前买煎饼。令陆文轩多少有些失望的是,那个叫小七的女孩儿也跟叶斌在一起。陆文轩对这个冷艳的女孩儿没什么好感,小七对陆文轩显然也没什么善意可言。

叶斌怀里还抱着个一岁左右的孩子,笑嘻嘻的走到陆文轩摊前儿,对着孩子说道:“叫叔叔。”

孩子看了看陆文轩,用仅有的两颗小门牙咬着手指咯的笑了一声,转身趴在了叶斌的肩膀上。

陆文轩笑了笑,看着叶斌问道:“你的孩子?”

“是啊。”叶斌笑道:“照例,两个鸡蛋煎饼。”

陆文轩应了一声,开始为叶斌摊煎饼,又看了那孩子一眼,笑问:“儿子?”

“嗯。”叶斌捏了捏儿子的脸蛋儿,笑道:“像本帅哥吧?”

“哈哈,像你一样帅。叫什么名字?”

“叶天琪,好听吧?”

“还行。为什么跟你姓呢?他爸愿意啊?”

叶斌脸上的笑容僵了一下,一丝哀伤一闪而过。亲昵的用脸贴了贴孩子的小脸儿,说道:“因为他没有爸爸。”

“噢。+无+错+小说+.+Q+<”陆文轩有些意外,也有些莫名的惊喜,“对不起。”

叶斌笑了笑,说道:“没什么。”

陆文轩把煎饼装好,递给叶斌。叶斌提着煎饼抱着孩子跟小七返回小区。

陆文轩盯着叶斌的背影,拍了拍小猫的肩膀,说道:“帮我看着摊子,我去去就来。”说罢不等小猫搭腔,便尾随着叶斌进了小区。他要知道叶斌住在什么地方,也好在不是摆摊儿的时候制造某种巧遇。这种办法虽然算不得高明,但却是泡妞的无上手法。陆文轩深谙此道。

陆文轩不敢跟的太紧,怕被叶斌发现。叶斌抱着孩子,跟小七不停的说着什么,时而发出一阵银铃般的笑声。小七只是静静的听着,脸上总是挂着笑。

陆文轩跟了百十多米,终于看到叶斌进了一栋楼的楼梯口。抬头看看楼号,陆文轩暗暗记在心里,快步跟上去,打算再看看叶斌具体住在哪里。刚走到楼梯口转身欲上楼,眼前忽然一花,一个身影出现在自己面前。同时,喉咙被人死死的掐住,几乎让他窒息。陆文轩心头大惊,待看清对面之人,立时火起。面前的不是别人,正是那个他看着不爽的小七。

小七面容冰冷,阴冷的眼神里满是杀意。另一只手抬起来,手里拿着一把明晃晃的折叠刀。

“你,你想干什么?”陆文轩很怀疑发飙的怨妇是不是还有理智,搞不好真的会给自己一刀。慌忙试图掰开小七掐着自己喉咙的手,但那只手仿佛老虎钳一般,根本掰不开。

“你跟着我们干什么!”小七冷冷的问道。

“我,我哪有跟着你们!”陆文轩死不承认。

噔噔噔下楼的声音传来,“小七!你干什么!”是叶斌的声音,“快放开他!”

小七不为所动,只是仍旧冷冷的盯着陆文轩的眼睛,说道:“再敢打她的主意,我会杀了你!”说罢忽然推开陆文轩,左脚抬起,猛然踹在陆文轩小腹之上。

陆文轩感觉到一股强劲的力道冲击小腹,身子竟然轻飘飘的向后飞退了四五步远,一跤跌坐在地上。剧烈的震痛几乎让他惨叫出声。然而看到立在原地纹丝未动的小七之后,陆文轩忘记了疼痛,只有骇然。一个看似柔弱的女人竟然有如此力道,而且出手这么狠辣,动不动就要杀要刮的。这是他始料未及的。难道她是传说中的武林高手?

“小七!”叶斌娇喝了一声,急匆匆的跑下来,煎饼也丢在了地上,跑到陆文轩身边,蹲下来急切的问道:“你要不要紧?”

陆文轩还未从骇然中回过神,深吸一口气,揉了揉小腹,皱着眉看了看叶斌,故作坚强的说道:“没,没事。”

叶斌转头看着小七,脸上尽是愤怒神色,语气也极为不善。“你疯啦?!”

小七神情一怔,收起冷漠的表情,张张嘴,片刻,才徐徐说道:“我,我只是想保护你。”

“保护我?!”一向笑嘻嘻的叶斌脸上怒色更甚,“我不需要你保护!”

小七又是一怔,两滴清泪从眼眶中滑落,一转身,顺着路向南跑去。

叶斌的神情也呆了一呆,看着小七奔跑的背影,忽然有些自责。怀里的孩子不知为何,忽然哭了起来。看看孩子,叶斌的眼眶湿了。又低头看着陆文轩,略有些哽咽的说道:“对不起,她以前不是这样的。她以前……也许我们不该回来……对不起。”说着忽然起身,绕开陆文轩,朝着小七跑掉的方向追了上去。

陆文轩愣愣的看着叶斌跑远,嘴角抽搐了一下,捂着肚子站了起来。心想:“这两个女孩儿,也许有一些很纠结的过去吧。”想着想着,苦笑了一声,“看她们刚才的神情和对话,看来有很大的可能是同性恋人了。这个世界上为什么会有同性恋呢?似乎世界上的所有动物中,只有人类才有这么奇特的同性相爱吧?是人类的进步?还是人类发展的畸形……”陆文轩觉得自己实在应该去研究一下关于“同性恋”的心理学着作,到时候或者可以用所学来改变叶斌的性取向。当然,改变小猫的性取向也很重要,至少她还有五十万的身价。

陆文轩胡思乱想着,捂着仍然疼痛不止的小腹,慢慢的走到了小区东门。刚到小区门口,小猫便急匆匆的跑了过来。还未到近前,就喊道:“表哥!”

“你跑过来干什么?摊子不要……诶?我摊子呢?!”陆文轩愕然发现,他的那辆小推车不见了,连用来坐的凳子都不知道跑哪去了。

小猫跑到近前,急道:“被城管抢走了!”

“啊?!”陆文轩心头大惊,疾步走出小区。原本热热闹闹的街道市场上一片狼籍,满地的包子、油条、馒头……各种食品和一些零零碎碎的做早点的工具散落一地。炸油条的摊贩蹲坐在一片油哄哄的地面之前,看着被城管倒掉的还冒着热气的油心疼不已。许多人骂骂咧咧着,却又只能无奈的唉声叹气。

乱糟糟的街道,像是被鬼子扫荡过了一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