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 大师的末世思想

陆文轩撇了一下嘴,没理他。心说:“不知道哪天你也会成为‘被普度’的类型……脱离性压抑的苦海?好!好!这个应该比较容易被嫁掉。”陆文轩想着想着,不禁笑了起来。

刘银阁转脸看了看陆文轩,又道:“煎饼开始卖了?生意怎么样?”

“还行,以后我准备成立个煎饼公司。”陆文轩开玩笑的说道。

刘银阁淡然一笑,说道:“想法是不错,不过呢……哥跟你说,我越来越觉得2012年是世界末日了。算算时间,咱也活不了多久了,你也别搞什么煎饼公司了,得过且过吧,反正到时候都得死翘翘。”

陆文轩对这种世界末日论毫无兴趣,只是不屑的笑了一声。

刘银阁见陆文轩面带不屑,大为不满,一手攀着陆文轩的肩膀,开始给他灌输末世思想。从近些年的地震水灾频发,到国际形势愈发动乱,再到他所分析的与玛雅预言有关的“金星撞地球说”,极力想让陆文轩相信世界末日的存在。

陆文轩反正也无事可做,便嗯嗯啊啊的敷衍着刘银阁,全当打发时间。最后,刘银阁见陆文轩心不在焉的样子,终于叹一口气,懒得再跟他废话了。眼珠转了一圈,又碰了碰陆文轩,说道:“最近我无聊看了一本书。无.错。小说 ..C<,变身的,叫《变身宿舍》。”

“哦,怎么?”陆文轩问。

“你说……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变身这种事吗?我是说不要动手术的那种。”

“这个……”陆文轩想从刘银阁的眼睛里看出些什么,只是他戴着墨镜,根本不可能看到他的眼睛。便试探性的问道:“你不会要变成女人了吧?”

“怎,怎么可能。我就是突发奇想,问问,问问而已。”刘银阁似乎有些慌乱,咧嘴笑了笑,补充道:“我好奇罢了。”

“噢。”陆文轩低着头,捏了捏眼角。心想:“搞不好刘银阁已经开始怀疑自己要变成女人了,我要不要跟他明说呢?如果跟他说了,以他的性格,搞不好要掐死我,毕竟那药是我买的……况且跟不跟他说都没用了,他总归是要变成女人的。”陆文轩最终决定还是不要跟刘银阁明说的好。想了一下,说道:“小说嘛,都是胡扯的。”

“也不一定吧。也许作者只是用小说的形式记录自己的所见所闻呢?艺术来源于生活嘛。”

“可能吧。”陆文轩不咸不淡的说道。

刘银阁舔了舔干涩的嘴唇,发了一会儿愣。看没什么生意,就收了摊子,说道:“一会儿城管要来了,下午再来。”

“回家?”陆文轩起身问道。

“嗯,我家里还有一瓶好酒,跟我去咪两口吧。”

“也好,哈哈。”陆文轩笑了起来。

“以后没事儿就来找我吧,反正一辆公交一块钱就到了,我就在这摆摊儿。世界末日快到了,咱做朋友的日子也不多了。”刘银阁又想起了他的末日之说。

陆文轩笑了一声,跟着刘银阁坐上他那辆小电动车去了他家。弄了些简单的下酒菜,两人边喝边聊。刘银阁的心情似乎不太好,一直没完没了的跟陆文轩唧唧歪歪。不是抱怨生活太苦闷,就是抱怨老婆需求太多。不是感叹世界末日将至,就是埋怨世界末日怎么还没到。边云天雾地的胡扯,边跟陆文轩一杯接着一杯的没完没了的喝着。直到一瓶杜康、半瓶杏花村被二人报销,刘银阁终于醉醺醺的趴倒在桌上。

陆文轩也有些晕头转向。他本来不想喝那么多,怎奈刘银阁总是说“好酒,不喝白不喝”,他觉得刘银阁说的不错,不知不觉间也就喝的有点多了。醉酒的感觉不太好,晕头晕脑的重心不稳。

陆文轩打着酒嗝,看看趴在桌上还在呜噜呜噜的胡说八道的刘银阁,笑了一声,说道:“我,我回去了。”说着晃晃悠悠的走出了刘银阁家。来到大街上,正想拦车,忽然看到一个熟悉的男人从眼前走过。陆文轩愣了一下,想了好大一会儿,也没想起这人是谁。脑袋晕的像浆糊,思绪乱七八糟的,什么也想不起来。干脆拦下一辆出租车,回了白云小区。

路上,酒劲冲上来,陆文轩头痛欲裂,口干舌燥。使劲拍打着脑门儿,仍旧难以缓解。到了白云小区门口,下了车,陆文轩跌跌撞撞的回到家,拧房门没有拧开,正想叫门,小猫脸色微红的从里面打开了门。陆文轩本来趴在门上,门忽然被打开,就朝前扑了过去,正好扑在小猫身上。

“怎么喝那么多啊。”小猫扶着陆文轩进屋,把他扔在床上。

陆文轩打了个酒嗝,闭着眼睛醉醺醺的说道:“还不是银阁那小子****我,奶奶的,好酒喝多了也难受。”

小猫苦笑了一声,倒了杯热水,走到床边,扶着陆文轩坐起来,把水杯递给他,问道:“银阁他还在摆摊儿呢?”

“嗯,说什么要普度众生。”陆文轩笑了一声,喝了热水,把水杯交给小猫,一转眼,脸贴在了小猫的胸部之上。愣了一下,眼睛猛的一睁,忽然抬手,一巴掌打在了自己的脸上。他突然想起,刚才那个似曾相识的男人不是别人,正是那家成人用品店的店主。喝酒会误事,果然!

“怎么了?!”小猫惊问。

陆文轩摆摆手,苦笑一声,胡扯道:“听说打两下会醒醒酒。”说罢又躺下来,闭上眼,酒劲又上来,没多久就沉沉睡去。

小猫看陆文轩睡死过去,便帮他脱了鞋子,盖好被子,又反锁了门,坐在电脑前看起了小片子,直到夜深人静,才脱衣****睡觉……

凌晨四点,陆文轩又被闹钟吵醒,坐起来犯了一会儿醒,才拍着脑门起床。与昨天一样,收拾好东西,跟小猫一起出去摆摊儿。

陆文轩的生活平淡无奇——除了身边多了个变身的女孩儿。或者,每天等待那个叫叶斌的人妻也成了他每天生活的一部分。只是叶斌除了买煎饼的时候会跟陆文轩随便说上两句话之外,再也没有跟陆文轩做更深入的交谈。这让陆文轩颇为郁闷。

作为享誉盛名的人妻杀手,陆文轩不认为是自己能力不足。他开始怀疑叶斌的性取向是不是有问题。因为有时可以看到叶斌跟一个冷艳女孩儿一起来买煎饼。从叶斌的口中得知,那个冷艳女孩儿叫小七。她只有在对叶斌说话时才会露出温柔的一面,叶斌跟她的关系似乎也不简单。而且陆文轩发现,只要自己对叶斌露出一个稍微****的微笑,都会换来小七冷的像是要杀人一样的目光。

难道真是百合?陆文轩发现自己越来越痛恨百合了。

叶斌的背景和身份,陆文轩无从得知,但是陆文轩发现,叶斌不只是在买自己的煎饼的时候才会多给钱,就是买其他的食品时,剩下的零钱也往往不会让小贩找回。再加上她身上的衣服看起来都价钱不菲,应该是个很有钱的女孩儿。这让陆文轩多少有些自卑,自己只是一个贫穷的摆摊儿的小贩。他似乎隐隐明白了代开朝为什么想和小嫚分手了。是的,放宽点心,男贫女富算不得什么。但对于一个有着强烈自尊心的男人而言,仍旧难免心头压抑。

不过陆文轩不打算放弃,因为至少目前而言,叶斌是他见过的唯一一个好感十足的女孩儿。说不得,要改变战术。现在这世道,好女孩儿百年不遇,好人妻更是千载难逢,陆文轩不想错过。

鉴于贫穷的自卑,陆文轩越来越迫切的希望把小猫早点嫁掉。等把小猫嫁掉,陆文轩便可以赚上五十万了。有了这五十万,泡起妞来底气也会充足一些。只是陆文轩不知道,在他经常时不时对小猫灌输“女孩子要嫁人”的思想的时候,安舞阳悄悄的出手了。

周五的晚上,安舞阳背着陆文轩对小猫说:“我最近勾搭了一个女同。”

“女童?!”小猫大为惊讶。

“女同性恋!”安舞阳道,“长得很漂亮的。”

“啊?!你……”小猫看着安舞阳,有些莫名其妙。

“呵呵,我不是要变成女人了嘛,所以……所以想着借着女孩儿的身份……呵呵,你理解吧?”安舞阳早把台词背得滚瓜烂熟了,“想着先勾搭一个,别等到变身了还没人暖被窝的,谁知道女孩儿勾搭上了,自己还没变身。呵呵,她非要跟我见面,就明天。你不是也没什么事情嘛,就替我去见见面吧。”

“呃……你开玩笑的吧?”

“真的,帮帮哥哥的忙,反正你也不会吃亏的是不是?咱可是四年同学,老朋友。这点忙你还能不帮?”安舞阳见小猫有些动摇,赶紧继续说道:“那女孩儿长的真的不错,身材也是一流。你可别拒绝,那可伤咱兄弟感情。”

“这个……好吧。”小猫苦笑着同意了安舞阳的请求。

陆文轩对此一无所知,在他准备勾搭别人的老婆的时候,却不知道自家的后院要失火了。他的五十万,很可能要泡汤。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