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 大师的营生

命运是个奇怪的东西。细细品味,它像童话一样有趣,也像棋局一样惊险,更像一部设计精巧的小说一样看似偶然又实属必然。不论年轻的我们如何对待命运,是顺从,是抗争,都无法预测我们的未来。精通玄学顺天知命的气象学家刘银阁不能,桀骜不驯目空一切的人妻杀手陆文轩更不能。

陆文轩不知道自己所选择的事业是否正确,更不知道自己未来会以什么样的身份和经历离开这个浮华世界。他只知道今天的生意还不错,并且因此而略有些小小的满足。

陆文轩总结了一下,他认为做生意就像骑摩托车。有些人选择的摩托车性能好,电打火一下就可以飞驰。有些人选择的摩托车太破烂,没有电打火不说,拿脚踹了好多下仍旧踹不着。幸而他选择的摩托车虽然算不得性能好,但好在不至于踹不着。他只希望在以后骑车旅行的路上,不要出车祸,最好还能鸟枪换炮,弄一辆高档轿车玩玩。

生意虽小,但陆文轩的排场不小。自己专职摊煎饼,还有个小猫在旁边做收银员。直到早上八点,城管要上班了,摊贩们开始撤退。陆文轩也跟小猫一起收了摊子回家。

回到家把账目粗略一算,陆文轩颇为满意的脸上露出了笑容。收入虽然不多,但勉强可以度[无][错]小说 ..<>

陆文轩是个野心勃勃的家伙,得了一点甜头,就忍不住开始谋划着抢占市场了。他打算把小区外同样卖煎饼的一位阿姨挤走,垄断小区外的煎饼市场。虽然那阿姨看起来饱经风霜生活艰难,但商场如战场,战场无父子。所谓慈不掌兵,仁不当政。感情太丰富了,就啥也干不成咯……

如何垄断市场?陆文轩有自知之名,自己既没有雄厚的财力,又没有强大的后台,想垄断市场,只能靠产品取胜。打开电脑,陆文轩开始查询资料,试图改良煎饼。

摊了一个早上的煎饼,陆文轩有些疲惫,胳膊更有些酸痛。转眼看到坐在一旁无所事事的小猫,遂朝她招招手,“来,给表哥我捏捏肩膀。”

小猫怔了一下,笑着走过来,在陆文轩身后站立,两手搭在陆文轩肩膀上捏了起来。“累坏了吧?”说罢又感觉到小腹内有些疼痛,只是不是很严重,忍忍也就过去了。

“还好。”陆文轩笑了一声,“异性按摩的感觉就是不错。哪天表哥我开个按摩中心,给你个工作。”右手拿着鼠标,随便浏览着网页,陆文轩又想起了“嫁表妹赚钱”的事情来。如何诱使小猫去嫁给男人呢?这是个棘手的问题。陆文轩一手捏着下巴思索良久,计上心头。笑了一声,说道:“前些天刘大师跟我说小指很长的女孩儿也很好**的,不知道真的假的。反正也没事,不如验证一下。”说罢插上电脑外音,点开电脑里的E盘文件夹,选了一个自我感觉很精彩的小片子放了起来。“你帮我看着点,看这些女孩子是不是小指都很长。”

陆文轩感觉到肩膀上小猫的手停顿了一下,嘴角泛起一丝阴笑。一怕大腿,“哎呀”一声,说道:“忘了一件事,老代说让我去找他的。”说着站起身,“我去找老代,中午可能不回来了,你自己随便吃点吧。”丢给小猫十块钱,急匆匆的走了出去。

小猫愣愣的目送陆文轩走出去,回头看了看显示器上的小片子,挠了挠头发,踌躇片刻,舔了一下嘴唇,关上房门,反锁上……

陆文轩下楼的时候脸都快笑烂了,心情激动之下,忘了楼梯台阶,差点从楼梯上滚下去。吓了一跳,未免乐极生悲,只好强压住激动的心情。来到楼下,四下里看看,寻思着上哪里打发时间比较好。

代开朝并没有让陆文轩去找他,陆文轩离开只是为了让小猫“专心”的看片子,以勾起她对****的“渴望”。实在无处可去,干脆给刘银阁打了个电话,得知他还在商贸城那边摆摊儿,便上了公交车,去商贸城。

在商贸城站下了车,走不多远,就到了一处天桥边。天桥边有很多小摊贩,卖首饰的、卖小吃的、卖书报箱包的、算命的坑人的……熙熙攘攘。

在天桥南边不远处,陆文轩看到了戴着一副墨镜的刘银阁。此时的刘银阁正捏着一个女孩子的手唧唧歪歪着什么。刘银阁看起来似乎又瘦了许多,与黑色的墨镜一比,脸色也显得更为白皙了。刘银阁两侧,紧挨着有四五个算命的,有男有女,大多年纪都很大了。刘银阁一个年轻人,倒是有些鹤立鸡群的感觉。

陆文轩不声不响的悄悄绕到刘银阁背后蹲了下来。刘银阁没有注意到身后多了一个人,仍旧捏着美女顾客的手心道貌岸然的说道:“你也不要太过自责,****这种事情早就司空见惯了。只要不影响家庭就好了。不过我建议你最好还是经常换换****对象比较好,和一个男人相处的久了,就容易产生感情,进而影响家庭。以你的八字和手相来说,离婚的可能性不小。一旦离婚,你的生活就会陷入困境。”

女孩儿专心又有些羞怯的听着刘大师指点迷津,也没有注意到陆文轩,只是看着刘银阁,皱着眉问道:“那您觉得我有没有可能不再****啊?”

“不可能的。你这人性格比较开朗,也比较看得开,应该不会选择压抑自己。而且我觉得压抑也不见得就是好事,压抑过度,就会使你的心情不好,脾气暴躁。那样的话,与你丈夫吵架的次数也会增多,离婚的可能性就更大了。”

“噢。这样啊……”女孩儿皱着眉叹一口气,给了刘银阁十块钱,道了谢,起身走了。

刘银阁把钱装进口袋里,点上一支烟,优哉游哉的抽了起来。

陆文轩伸手拍了一下刘银阁的肩膀。刘银阁回头看到陆文轩,笑了,“是你啊,什么时候来的?”

“有一会儿了。”陆文轩笑道,“你小子竟然让人家去****,也忒不要脸了吧?”

“你懂什么。”刘银阁吐了个烟圈,说道:“每个人都有满足自己需求的权利,什么一夫一妻,什么对爱情忠贞不渝,什么爱比性重要,都是人类给自己上的枷锁。只是这个枷锁有个冠冕堂皇的名字,叫做文明。”

陆文轩没心情听刘银阁的歪理邪说,看了看地上的那张八卦图,问道:“算一次十块钱?”

“嗯。”

“生意好吗?”

“饿不死人。”

“做这个有什么前途啊?还不如我卖煎饼呢。”陆文轩道,“好歹你也是一大学生,竟然在这坑蒙拐骗,丢母校的脸。”

“母校也没给我挣什么脸。”刘银阁递给陆文轩一支烟,说道:“凑合着过不就得了。”

陆文轩的心情忽然有些失落,往前挪了两步,与刘银阁并排,望着眼前来来往往的人群,说道:“人总该往高处走嘛,安于现状多没意思。人生一世,草生一秋。你就不想混出个人样来?也不枉人世间走一遭嘛。”

刘银阁咧嘴笑了笑,把顾客坐的凳子递给陆文轩,才道貌岸然的扶了扶眼镜,说道:“你的想法是不错,可我与你们这些凡人不同。本大师已经看破红尘了,决定普度广大性压抑的女性脱离苦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