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 出摊儿咯

打开窗户试了试外面的气温,陆文轩打了个哆嗦,回到房间,加了两件衣服,把自己裹的严严实实的。又从床下捞出了那双很少穿的看起来有些笨重但很保暖的棉靴,穿在脚上试了试,觉得有些板脚。想了一下,视线落在昨天带回来的那个方便袋上。便走到桌前,从方便袋里掏出了帮小猫买的卫生巾。撕开一包,从里面取出来两条卫生巾,分别塞在了两只棉靴里当鞋垫用。穿在脚上一试,咧嘴笑了。抬眼看到小猫正在傻愣愣的看着自己,陆文轩解释道:“吸汗,柔软,舒适。做鞋垫很好用。”

小猫的嘴角不经意的抽了两下,憨笑一声,说道:“好主意。”

陆文轩把剩下的卫生巾丢给小猫,说道:“用上吧。”

小猫接住卫生巾,脸上的表情变换了几次,想想随时可能会出现的“不测”,无奈应了一声,起身上了厕所。

陆文轩点上一支烟,叼着烟走到客厅,又检查了一遍所需要的东西,确定没有少带什么,便坐在沙发上吞云吐雾。时间不长,小猫扭扭捏捏的从厕所里出来,看到陆文轩的视线落在自己的裆部,脸色猛然一红,低着头拿起一张抹布,擦拭着陆文轩那辆小推车和车上的东西。边擦边说道:“东西要弄干净些。”

陆+无+错+小说 ..C<>

小猫绣眉一皱,微微嘟着嘴巴不理陆文轩。把该擦的都擦完了之后,便与陆文轩一起推着小推车提着两张凳子走了出去。

待陆文轩和小猫带上外门,安舞阳房间的房门被轻轻拉开,安舞阳阴着脸披着衣服从里面走出来。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来,心神不宁的点上一支烟,轻轻的骂了一句“混蛋”。安舞阳忽然想起了唇亡齿寒的典故和抗美援朝的历史。在他看来,他和小猫是唇齿相依的。如果小猫被陆文轩给嫁掉,并且被他得了五十万,尝到甜头儿。那么陆文轩的下一个目标,肯定会是安某人。为了五十万,那小子肯定会无所不用其极的逼安某嫁人的。

嫁给男人?安舞阳秀气的脸上抖动不止。他意识到,为了保护自己不受逼迫,那么就该在小猫的身上即摆出战斗姿态。若是小猫不能被嫁掉,那么陆文轩肯定会大受打击,也许会抛弃“嫁表妹赚钱”的想法也说不准。安舞阳决定阻止小猫嫁人。

怎么才能阻止小猫嫁人呢?也许,只有让她讨厌男人并且喜欢女人进而喜好百合了……

安舞阳一根接着一根的抽着烟,苦苦分析着当前形势。至于小猫本人是想嫁人还是想百合,这不重要。安舞阳对她很了解。她就是个没什么主见易受人摆布的家伙。基本可以无视她的个人意见。因此,安舞阳确定,陆文轩才是小猫是否会嫁人的关键,为了五十万,那小子肯定会不择手段的逼迫、诱导、暗示小猫的。

如何才能战胜素有“人妻杀手”之称的陆文轩呢?安舞阳有些发愁,他可不认为“人妻”和普通女孩儿有什么区别,关键不是“人妻杀手”里的“人妻”二字,而是“杀手”身份。陆文轩对女孩子的手段,他不敢小觑。不过,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安舞阳自问在智商的高度和阴险的深度上,自己并不属于陆文轩。直到地上丢了七八个烟头,安舞阳脑中终于灵光一闪,猛一拍大腿,心说:“哈!文轩啊文轩,鹿死谁手,还未可知啊!”

……

东方还未发白,白云小区东门外已经陆陆续续的有一些起早摆摊儿的摊贩或推着小推车或骑着三轮车聚拢过来。不算宽敞的街道两侧,为了谋生而起早贪黑的摊贩儿或闷头收拾,或与熟人说笑着,把自己用来赚钱的摊位儿稀稀落落的摆在路边。原本安静的街道,渐渐热闹起来。

陆文轩略有些紧张的坐在凳子上抽着烟,看着身边的同行们说笑忙碌,心里隐隐还有一丝兴奋和鹤立鸡群的感觉。他相信,自己与这些摊贩儿是不同的。因为自己是大学生——尽管对上了大学而浪费了许多光阴,陆文轩时常后悔,但此时此刻,“大学生”这个一直被他恨不得引以为耻的身份终于让他多少有了一些自豪感——或者说安慰。

“表哥,你紧张吗?”小猫坐在陆文轩旁边,微微仰头,看着陆文轩憨笑着问道。

“不,不紧张。”陆文轩强笑一声,答道。

“那你老是晃腿干什么?”小猫说道:“你这叫穷摇,越摇越穷的。”

陆文轩一怔,才发现自己的大腿一直在不停的抖动。斜了小猫一眼,说道:“你懂什么,我这不叫琼瑶,叫金庸。我这还没开张呢,你就说什么‘越要越穷’,我揍你小子。”说着扬手作势欲打。

小猫吓得赶紧用手挡了一下,憨憨的一笑,说道:“我说笑呢。”

陆文轩把头扭向一边,自嘲的笑了一下,又干咳了一声,看看时间,发现已经五点钟了。白云小区的大门里面开始有晨练的人走出来。也有一些上班比较早的人,已经开始光顾其他摊贩的生意了。

每当有人从自己的摊位儿面前经过,陆文轩就莫名的一阵紧张。他心里有些矛盾,即希望有生意光顾,好赚点钱,又希望没人来,好不用紧张。

想了一下,便把炉子的风口打开,待钢板热了之后,倒上一些面糊,开始练手。他希望自己的“手艺”不要****之间全忘了才好。

东方渐渐露出了鱼肚白,街上的行人也慢慢的多了起来。一辆白色的依维柯车从南面缓缓驶过来,在白云小区门口停下。车门打开,从上面下来一个穿着粉色卫衣白色牛仔裤的长发女孩儿。

女孩儿一下车便引起了许多人的注意。天色虽然不是很亮,但离得近的,仍旧可以看到这女孩儿的容颜。女孩儿年纪不大,看起来也就二十来岁模样,长着一副瓜子脸,皮肤白皙。眼睛很大,清澈而水灵。直而小巧的鼻子,朱唇上泛着一些油亮亮的光泽,像是涂了一层透明的唇膏一般。身材颀长高挑,长发披肩,屁股微微略翘,胸部鼓胀。一双白色运动鞋,更添一份纯真自然。如此清丽性感的女孩儿,吸引得许多人侧目看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