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 不是太‘不太好’的事

小猫的思绪纷乱如麻。

他是无心的吧?他好像睡着了。

他会不会是假装睡着了呢?是不是故意的……吃豆腐?猥亵?还是应该说……占便宜?

不!他一直对我很好,别人欺负我,耍我的时候,他总会站出来把别人戏弄一番。打篮球的时候,也只有他会把球传给我这个菜鸟。他从来不把我当外人,而把我当好朋友,经常很不见外的把碗丢给我,让我帮他洗(哎,看人家陆文轩,多好的人啊)……对!他一定是无心的。

可……他会不会因为我变成了美女而情不自禁呢?连沈运启那种正经人都好像对我动心了,他可是XX大学里有名的****人物,也许……

也许他只是情不自禁,一时之错。控制不了自己,才假装睡着了摸我的……也许他真的睡着了。

要不要叫醒他呢?他醒了之后,发现自己的手放在……那里,一定会很尴尬吧?如果他真的睡着了的话。就算他是故意这样的,大概也不想被我揭穿吧?他这样装睡,大概是怕我生他的气吧?作为好朋友,我是不是该牺牲一下自己呢……他常说,当朋友的,要有牺牲精神。

要不……我也装睡吧。

可,可是,感觉好奇怪……他为(无)(错)小说 .Q.C<>

小猫闭上眼睛,痛苦于自己的胡思乱想。只是痛苦片刻,便忘记了痛苦。两只手死死的抓着被子的边缘,把被子拉到自己的下巴处,只露出一只小脑袋。呼吸略有些急促,胸口有些起伏。她可以感觉到自己的脸在发烫,烫的好像发烧了一般。

陆文轩的手终于停下了动作,只是安静的放在不该放的地方。脑袋再度缓缓的朝前低下,这次没有下意识般的再抬起来。身子慢慢朝前俯下,直至失去重心,一头栽在了地板上。

“哎呦。”陆文轩惨叫了一声。

小猫吓得一激灵,未免尴尬,赶紧装睡。

陆文轩捂着脑袋爬了起来,站在地上愣了一会儿,转头看到了睡熟的小猫,心里纳闷:我是怎么摔下来的?我怎么好像坐在小猫的床上?怎么个状况?

打了个哈欠,陆文轩困的要命,懒得再想。揉了揉刚才摔疼的地方,吧嗒了一下嘴巴,钻进了自己的被窝里,随手关了灯,蒙头大睡。

片刻,小猫睁开眼。漆黑的夜里,眼眸更觉闪亮。缓缓转头,看到陆文轩似乎已经熟睡,才松一口气。重新闭上眼,想睡觉,却怎么也睡不着,即使拿被子蒙住脑袋。忽然想起以前偷偷的看的陆文轩收藏的《痴婆子传》里的那个有着“传奇”经历的上官阿娜的“传奇故事”,小猫思绪更乱。辗转反侧多次,一只手从被窝里伸出来,在枕头边摸索到一卷卫生纸,抓起来,拉进了被窝里……

凌晨四点。

一首铿锵有力的《国际歌》忽然在房间里炸响。陆文轩一骨碌爬起来,愣了一会儿,才猛然想起今天要出去练摊儿。赶紧关了手机闹钟,打开灯,穿上拖鞋下了床。伸了个懒腰,又看了看似乎没有被《国际歌》吵醒的仍旧安睡的小猫,苦笑一声,打着哈欠去了卫生间。

小猫其实也醒了过来,只是想起不久前的事情,不好意思面对陆文轩,只好装睡。待陆文轩走出去,才缓缓睁开眼,想起那件事儿,心里又乱了起来。

卫生间里,陆文轩站在镜子面前,揉掉眼角的眼屎,又用手使劲拍打了几下脸,双手并排,捂在脸上,从上而下使劲抹下来。待手指经过鼻孔,忽然停下。

陆文轩抽了两下鼻子,似乎闻到一股异味儿。又抽了一下,更加确定了“是异味儿”。拿开手,两只手分别闻了两下,确定异味儿来源于左手。

愣了一会儿,陆文轩心里一惊:难道昨晚上做****打飞机了?该不会被小猫看到吧?要是被她看到,那可就丢人丢大了……虽说十个男人九个都干过那种事儿,是公开的秘密,没什么丢人的。可别说在一个女人面前做出这种猥琐的事情,就算是在男人面前,那也够丢人的,谁不是偷偷的干啊。而且,作为“表哥”,竟然在“表妹”面前做出这等下流事……陆某人的形象肯定一落千丈!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啊。前两天我看她的笑话,今天轮到她看我的笑话了。

大概……或许……可能……她睡觉那么死相,连那么高亢的《国际歌》都吵不醒她……不对啊,她以前睡觉没那么死相啊……难道是因为她看到了陆某人的糗事,不好意思醒来,只好假装睡觉?

陆文轩心里忐忑不安,刷牙洗脸也心不在焉的。凝眉苦脸的洗漱完毕,磨磨蹭蹭的在客厅里切了葱花打了面糊,心神不宁的收拾停当。推门进屋。

小猫还在熟睡——但是陆文轩肯定,在门打开的那一刹那,他看到了小猫睁着的眼睛。她为什么要装睡?也许她真的看到了陆某的丑态了。陆文轩心里感觉窝囊,迟疑片刻,走到小猫床边坐下,伸手晃了晃小猫的身子。

小猫知道再装睡也不像话,大梦初醒般的揉着眼睛醒来,看着陆文轩,没有说话。

陆文轩有些局促不安的看看小猫的眼睛,又把视线转向别处。犹豫了一下,才道:“昨晚上……我没有做什么吧?”他觉得这样问实在有损男子汉的风度。男子汉大丈夫,做了就做了,有什么大不了的。

“没……我不知道。”小猫脸色微红,低声说道。

陆文轩善于察言观色,看小猫神态,心里凉了半截:看来她肯定看到了,只是给我面子说不知道罢了。脑筋一转,陆文轩开始为自己“龌龊”的行为找借口。他实在不想让自己在小猫心目中“好人”的形象荡然无存。“其实吧……作为一个火力旺盛又没有老婆的男人……偶尔……偶尔做点不雅的事情,呵呵……”

小猫看着陆文轩难为情的样子,有些于心不忍。自己就这么一个好朋友,怎么能因为他一时冲动干出一些不太好的事情而让他难堪呢?而且,那也不是太“不太好”,勉强……勉强可以接受……

小猫是个好人,别说对待好朋友,就是对待任何人,向来是宽宏大量的。别说陆文轩只是干了那么点儿“不是太‘不太好’”的事情,就是他……她也不会真的生气的。长出一口气,咬了一下下唇,小猫说道:“我,我理解。你不用放在心上。我不介意。我们是好朋友嘛。”

“呃……理解万岁。”陆文轩脸色一红,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他明白,今天算是丢人了,再解释也白搭。丢人就丢人吧,丢人不丢财,丢财划不来。尴尬的勉强一笑,站起来说道:“我去摆摊儿了,你再睡会儿吧。”

“我跟你一起去吧。”小猫说着就伸出洁白的一只玉臂快速的把衣服拽进了被窝里。天寒地冻的,她怕冷。记得医生也说,痛经不能着凉。

“不用了,不用了。”陆文轩看她像防****一样连胳膊都不愿给自己看,心下大悲:老子就是真的憋不出了,也不至于对你下手吧?至于这样吗?心下虽然不满,但也确实不想身陷痛经苦海的小猫再休息不好,还跟自己去挨冻。便道:“你不舒服,就多休息,别出门了。”

“没事的。”小猫缩在被窝里边穿衣服边说道:“你第一次摆摊儿,我陪陪你去,给你做伴儿。”

陆文轩见她执意要去,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