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 为了五十万

陆文轩和安舞阳就变身之后是不是该嫁人做了激烈的争论,最后的结果是不欢而散,谁也说服不了谁。安舞阳恨恨的丢下一句“等你小子变身了,我看你嫁不嫁人!”回了自己的房间。陆文轩撇撇嘴,说“老子就是变身了也会在变身之前****了你小子!让你知道嫁给一个****的好处!”冲着安舞阳的背影竖起中指,开始练习摊煎饼。

看着钢板上腾起热气的煎饼,陆文轩忽然不明白当年心高气傲发誓要出人头地的自己怎么竟然沦落到了摆地摊的地步。就像一个****犯忽然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犯****罪一般。

陆文轩心下感慨万千,心不在焉的摊了一个又一个煎饼。想起在家务农,对自己满心期望的父母;想起村里人知道自己考上大学时或崇拜或嫉妒或欣慰或厌恶的神情;想起从六岁起就开始抱着课本孜孜不倦的学习直到二十三岁大学毕业的十六年青春年华……陆文轩忽然间后悔不迭。他在想,也许自己在以后的生活里所需要的知识,有一大半是那十六年里在学校里学不来的。而那十六年里在学校里学到的东西,有一大半也是用不到的。至少自己或者永远不需要用尺子量一量摊出来的煎饼的直径,然后再缺心眼儿一样计算出它的周长。

陆文轩不~无~错~小说 .Q.<>

陆文轩拿着摊煎饼用的小铲子的手略微抖了一下,眉毛也跟着跳动两下。他忽然特别想把小猫摁在钢板上摊成煎饼一口吃了。他觉得小猫八成上学上傻了,进而又庆幸自己虽然在学校里浪费了许多光阴,但至少还没有变傻。正想对小猫吼上一嗓子,陆文轩心里猛地一激灵:不行!五十万啊!这小子要是能嫁给沈运启,那可就值五十万。谁跟钱有仇啊!想到此,陆文轩脸上强挤出一张自以为是“亲亲好表哥”事实上却更像“怪蜀黍”的表情说道:“表妹,你饿了吧?”

小猫憨笑一声,说道:“嗯。”拿起一张煎饼,咬了一口,看着陆文轩傻笑:“表哥,跟你商量个事儿。”

“嗯,你说。”

“我……我不想嫁给沈运启。”

“哦?那你想嫁给谁?”陆文轩心下大惊:这小子花花肠子不少啊!难道已经有了意中人?

小猫苦着一张小脸儿,说道:“谁也不想嫁。”

陆文轩拿着小铲子的手上的肌肉收缩了一下,强忍住给小猫一铲子的冲动,语重心长的说道:“为什么不想嫁人呢?女孩子早晚要嫁人的。所谓男大当婚,女大当嫁……”

“可……可跟男人……多恶心啊。”小猫使劲咬了一口煎饼,皱着眉抱怨道。

“呃……其实……其实也不恶心啊。你就当男人是长得很丑的女人不就好了嘛。再说了,有些女人长得还不如男人好看呢,是不?舞阳就是个很好的例子嘛。”陆文轩循循善诱的说道:“当你知道了做女人的乐趣之后,你就会想要男人了……对了,我听说啊,只要是跟男人那个了之后,痛经的症状就会消失的。”

小猫愣愣的看着陆文轩,有些不信,问道:“真的假的?”

“这个我也不清楚,你试试看好了。”陆文轩道。

小猫的眉角儿翘了起来,正想说话,忽觉小腹又传来疼痛,苦着脸起身回了房间去敷热水袋。

待小猫回房,陆文轩长出了一口气,寻思着这五十万看来不是那么好赚的。要是连小猫这呆子都搞不定,那大师、阳开和舞阳他们那三个猴精儿,想都别想了。陆文轩心底疾呼:“我的二百万啊!!!”不过他现在也是无计可施,只能寄望于沈运启泡妞水平高超,能够把小猫给搞定了。

陆文轩再度叹气,又开始专心摊煎饼,直到十点多钟,困意来袭,才收拾了一下,回房睡觉。他准备明天早上四点就起床,打上面糊去出摊,所以今晚要早点休息。

他已经好几天没有睡上安稳觉了,看小猫躺在床上捂着剧痛的肚子轻声****,提醒道:“疼的厉害就揉一揉,据说会好一些。”说罢也懒得再管她,手机定了闹钟,灯也不关,脱了衣服倒头便睡。

陆文轩实在是太困了,没有多久就睡着了。感觉上似乎刚刚睡着,就听见有人在喊自己。陆文轩迷迷糊糊又困得要命,实在懒得起床,翻了个身,继续睡觉。

“表哥!文轩!”

陆文轩的眉头皱了一下,艰难的睁开眼,翻过身,看到了小猫正捂着肚子可怜兮兮的看着自己,细看之下,好像脸上还挂着泪珠。陆文轩心里有些厌烦:女人啊,还真是麻烦。打了个哈欠,问道:“又怎么了?”

“疼!”小猫说着眼泪又落了下来,一束头发湿漉漉的贴在脸上,灯光照在脸上,显出一层汗水折射的光彩。

“吃药了没?”

“吃了。”

“热水袋用了没?”

“用了。”

“那就揉一揉。”

“揉了,不顶用。”

陆文轩又打了个哈欠,眼睛里也泛出了困倦的泪花,皱着眉半睁着眼睛,厌烦道:“使劲揉。”

“不行啊……”小猫咬着下唇,眼泪就止不住了,“疼的受不了。”

陆文轩看了小猫一眼,痛苦而烦躁的闭上眼睛。他实在想不通:疼就疼吧,你叫我有什么用?我也不能替你受罪。要能替你受,我还真想替你受,实在不想看到你这副可怜巴巴的模样。转念一想:奶奶的,五十万啊!再说了,好歹也是好朋友。不能不管她。

为了这五十万和朋友感情,陆文轩极不情愿的坐起来,掀开被子蹟上拖鞋下了床。迷迷糊糊哈欠连连的披上棉衣走到小猫床边坐下,把手伸进她的被窝里,摸到热水袋,又把手伸到了热水袋下面,闭上眼睛,手上稍微用力,晕头晕脑的开始揉了起来,嘴上问道:“好一些没?”

小猫紧张兮兮的看着陆文轩,她本以为陆文轩把手伸进自己被窝里要干什么“坏事儿”,此时见他只是要帮自己缓解疼痛,才算松了一口气。可一只男人的手放在自己的小腹上揉来揉去的,小猫连大气儿也不敢喘了,心里紧张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陆文轩的问题。因为她的小腹仍然很痛,只是精神都集中在了陆文轩那只手上,顾不得疼痛了。

陆文轩没有得到小猫的回应,也懒得再问,左手仍旧机械的做着揉捏的动作。口中哈欠不断,脑袋里昏昏沉沉的,身子也不听使唤的前后左右的晃动,好几次都差点一头栽在地上。

小猫皱着眉毛看着陆文轩,眼神里满是感激。陆文轩在昏昏欲睡的情况下还起来帮自己,小猫心下感动不已。小腹上传来阵阵异样的感觉,和自己揉着的感觉一点也不同,而且似乎小腹也不是那么疼了。长出了一口气,小猫正要跟陆文轩说已经不怎么疼了,让他回去睡觉,忽然感觉到小腹上那只手似乎正在慢慢下移。

小猫猛吸了一口气,大睁着眼睛看着陆文轩,只见陆文轩的脑袋像小鸡吃米一样,时而往左歪一下,时而往右歪一下,时而往前猛的一低,之后又下意识般的再抬起来,继续“啄”来“啄”去。眼睛早已闭上,嘴巴里时不时的吧嗒两下,左手的胳膊,似乎越来越无力一般的往他的身子上滑,揉捏的动作越来越缓慢,幅度也越来越小。

小猫大气也不敢出,紧张的盯着陆文轩,她可以明显的感觉到小腹上那只手已经落在了小腹最下面,还在缓缓的做着无规律小幅度的揉捏动作。一阵说不出的感觉突然袭遍全身,小猫口中不禁轻哼了一声,脸色通红,杏眼圆睁。

小猫几乎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噗通、噗通、噗通……心乱如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