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 她真是你表妹?

后备箱里塞不下了,就把两卷儿被子放在了车后座,小猫坐在后面,陆文轩坐在副司机座上。

沈运启轻笑一声,发动车子,身子侧向陆文轩,低声问道:“你不是要把她介绍给我吗?为什么不让她坐前面?”

陆文轩道:“你懂个屁,我这是好心。难道你不知道副司机座是最危险的吗?一旦出意外,司机的第一反应就是拿副司机座替自己挡灾。”

“胡扯吧?专家研究的结果是司机座最危险,死亡率最高。”沈运启道。

“那就更说明我的话的正确性了。”陆文轩笑道,“专家的话,应该反过来听。”

沈运启笑了一声,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从倒视镜里看了看后座的小猫。开动车子,朝着白云小区的方向驶去。

小猫安静的坐着,低着头,一手捂着小腹,脸色不太好,有些苍白的样子。天气不热,但脸上似乎微微有些出汗。她也隐隐约约的听到了前面两个男人的对话,得知“表哥”竟然要把老同学介绍给自己,心里不大痛快。

沈运启看出小猫似乎不太舒服,皱了一下眉,想开口询问,转眼看到陆文轩懒洋洋的爱理不理的样子,又把到嘴边儿的话咽回了肚子里。

陆文轩心里有气《无〈错《小说 .Q.<,好心被当成驴肝肺的感觉真不怎么样。把头扭向一边,懒得跟沈运启搭腔,想想又觉得他好心好意专程送自己回家,要是不理他,似乎有点不识抬举。干咳了一声,摆正脸,问道:“你刚才要去干什么?”

“哦,买花。”沈运启说道。

“送给老婆啊?”陆文轩问。

“呵,不是。”沈运启淡淡的笑了一声,问道:“在哪高就呢?”

“准备开公司。”陆文轩吹嘘道,“想振兴民族传统食品。”

沈运启笑问:“卖包子啊?”他可不认为陆文轩会干什么大事业。

陆文轩翻翻白眼,心说差不多。嘴上却道:“卖包子那种小生意我会看得上?陆某人是干大事业的人。”

“那你说说看,你要振兴什么民族传统食品啊?”

“商业机密。”陆文轩得意的说了一句。他发现“机密”这个说法还真是不错,不论是“商业机密”还是“国家机密”,都可以用来作为掩盖真相的“借口”。就比如派出所里打死了人,录像被以“国家机密”的借口拒绝公诸于众,好像公诸于众之后国家就会灭亡了一般。对于这录像严防死守,比守原子弹配方还用心。

沈运启悻悻然一笑,不再理会陆文轩。他与陆文轩交情不深,甚至还有些“过节”。他也根本不想送陆文轩,怎奈陆文轩这小子厚着脸皮说出来了,他又不好意思拒绝。

沈运启没兴趣跟陆文轩套近乎。陆文轩也不屑于与任何人套近乎。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些淡而无味的话,没多久,便到了白云小区里,车子直接开到了陆文轩住的楼下。

三人下车,陆文轩把行李搬下来,正准备提着行李上楼,忽然发现小猫捂着小腹扶着车蹲了下来。

沈运启也发现了小猫的异常,心里一紧,赶紧问道:“哎?你怎么了?”

“没,没事。”小猫有气无力的低着头说了一句:“表哥,你先上去吧,我蹲一会儿就好。”

陆文轩想了一下,说道:“那你先在这蹲一会儿,我把行李搬上去再来接你。”

小猫应了一声,仍旧捂着肚子蹲着。小腹传来的痛楚几乎让她倒在地上。

沈运启看看小猫痛苦的表情,又看着陆文轩问道:“怎么回事?”

“没事。”陆文轩看了看满地的行李,笑着对沈运启说道:“沈大公子,帮帮忙吧?”

沈运启苦笑了一声,想着这“沈大公子”的称呼虽然不怎么样,可总比“主席”听着顺耳。再看看蹲在地上的小猫,皱一下眉,提起一只行李箱,问道:“几楼?”

“三楼。”陆文轩抱起一卷被子,领着沈运启上楼。

到了三零二房门口,陆文轩拿钥匙开门。沈运启想起刚才小猫对陆文轩的称呼,碰了陆文轩一下,迟疑片刻,问道:“她真是你表妹啊?”

陆文轩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打开门,提起被子往里走,却不搭腔。

“你们,真没什么?”沈运启跟着陆文轩进来,追问道。

陆文轩把被子丢在沙发上,看着沈运启,气道:“你什么毛病?跟你说你又不信,那还问我干什么?”说罢又故作伤感的说道:“我跟你说的都是实话,我表妹啊,绝对是个好女孩儿,我也一直想给她介绍个好对象的。不过呢,你也知道,我这人人品不怎么样,认识的朋友也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没办法,她也老大不小了,我这个当表哥的却还没给她找到对象。唉……乡下女孩儿,性格太内向,别说男人,就是跟女人说句话都会脸红,找对象难啊。”陆文轩说着装着,极力摆出一副伤心欲绝的模样,眼睛都快湿了。到最后,连他自己都怀疑自己是不是真有那么一个没爹没娘的可怜的表妹。眼睛也就真的湿了。心说:我这忽悠别人呢,竟然连自己也给忽悠了,这境界,不一般。

沈运启盯着陆文轩,觉得陆文轩话里应该多少有那么点真实的成分。

陆文轩不再理他,转x下楼。沈运启也跟了上来。

小猫的小腹已经不那么疼了,见陆文轩下来,便站起身来。陆文轩又提起一卷被子,看小猫脸色好了一些,对她说道:“上去吧。”

小猫应了一声,伸手去提行李箱。手刚抓住行李箱的提手,一只男人的手便按在了自己的手上。小猫愣了一下,抬眼看到沈运启正在痴痴的看着自己,想起他是“表哥”给自己介绍的对象,脸一红,赶紧抽回了手。

沈运启回过神,一脸尴尬:“对不起对不起。我无心的。”细腻而柔软的手,又跟她离得那么近,几乎嗅到了她的体香,沈运启一时有些失神。

陆文轩看着二人,撇撇嘴,把被子抗在肩膀上上了楼梯。心想:“你要是无心的我把脑袋掰下来。”进了客厅,把被子丢在沙发上,回头看到沈运启提着行李箱和小猫一前一后的也走了进来,指了指墙角,对沈运启说道:“放那吧。”待沈运启把行李箱放下,陆文轩说道:“谢谢主席,没什么事儿了。你去忙吧。”

沈运启的身子僵在那,看了看小猫,又看看陆文轩,心里忍不住想骂人。他明白,陆文轩这小子是故意这么说的。他受不了这鸟气,想愤然下楼,可又有点舍不得……他想着虽然陆文轩这人不是什么好东西,可总不能一棒子打倒一群人,他的亲人的人品不该因为他而被贬低。他的这个表妹,姿色确实不俗,而且文文静静的,又那么容易害羞,应该很纯洁……是沈某喜欢的类型。不管怎么说,先了解一下也不多。干笑一声,沈运启说道:“不忙不忙,咱老同学难得碰上,叙叙旧吧。”说罢也不等陆文轩说话,便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陆文轩心里好笑,脸上却不动声色,波澜不惊的在沈运启对面坐了下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