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 古典白话小说

陆文轩收回神思,端起茶杯,小小的喝了一口,发现不是很烫了,便扶着小猫坐起来,把水杯递给她,说道:“喝点热水。”

小猫接过茶杯,慢慢的边吹气边喝水。

陆文轩看着她,道:“不疼了就赶紧回吧,让舞阳侍候你,到时候还能让他喂你喝水。”说完,陆文轩忍不住笑了起来,安舞阳那家伙对待病人倒是体贴入微、关怀备至啊。想着想着,陆文轩忽然明白了一个严重的问题:怪不得当年孟洁争夺战中败给了安舞阳,那小子侍候女人就像侍候他妈一样,女人哪怕打个喷嚏,他都会前前后后的嘘寒问暖。他要是不赢,那就真的奇怪了。那回孟洁发烧打点滴,刘银阁从厕所里出来的时候碰到要去拉大便的安舞阳和陆文轩,陆文轩以为没什么大事儿,就拉完了大便才去的。人家安舞阳就不同,连大便都没拉就屁颠屁颠的跑去端茶倒水了。后来陆文轩还笑话安舞阳这人像个娘们一样婆婆妈妈,没想到人家孟洁就是喜欢婆婆妈妈的男人。

早知道当初自己也不拉大便了……后来的陆文轩时常这么想。

可当年安舞阳是如何能够忍得住大便没有“一发不可收拾”的?陆文轩一直不得其解。难道是用瓶塞塞住了肛门?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无*错*小说 ..< 安舞阳对于“婆婆妈妈”的评价大为不满,争辩说:“男人啊,该雷厉风行的时候就要雷厉风行,该婆婆妈妈的时候,就得婆婆妈妈,特别是泡妞的时候。”

陆文轩对安舞阳的说法很不以为然,但又找不出反驳的理由,因为许多女人在生病的时候确实喜欢婆婆妈妈的男人,甚至生病时的男人也会喜欢婆婆妈妈的女人。陆文轩一直都知道这个道理,但一直又不愿承认。直到今天,看到被自己感动的小猫,陆文轩彻底放弃了自己的执拗的“否定”心态。算是“明白”了。

当初,安舞阳还抛出了一个非常艰深的问题:“你觉得拉大便重要还是泡妞重要?”

这个问题把陆文轩难住了。短时间来看,自然前者重要。可长远来看,孟洁被安舞阳抢到手的事实证明,后者更重要。但显然以当时的情况而言,陆文轩没有高瞻远瞩的能耐,不可能选择后者而放弃前者。权宜事件大小,陆文轩觉得后者重要,但似乎前者这样不重要的事情还不能不做。可前者只是“一时之快”,后者很可能会是“终身受益”。若是单独问某人:“一时之快和终身受益,聪明人会怎么选择?”聪明人肯定会选择终身受益。但这显然不现实……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从“孟洁争夺战”的实践中,毫无疑问的,当年安舞阳不惜放弃大便而去照顾孟洁的做法是造成孟洁最后选择的关键点,安舞阳即泡到了妞,也没有把屎拉裤裆里。但这是否就说明泡妞比大便更重要呢?

陆文轩想不出答案,只好对安舞阳说:“你这个问题不合乎逻辑。”至于“逻辑”的具体含义,他到现在都不甚明了。但他觉得经常用这样的词儿,很能显示出自己的文化水准……

现在,面对着小猫,陆文轩又想用“逻辑”这个词儿了。他说:“这不合逻辑啊,你的外表几乎被青春传说塑造的很完美,为什么偏偏内在又被塑造的有问题呢?”

“你这个‘逻辑’用的不对。”小猫提醒陆文轩道。

“咳,反正就那么个意思。”陆文轩摸着下巴说道:“你说会不会是制药的人心理****,故意让吃药的人即变成女人又每个月疼那么几天呢?”

“这个……不可能吧?”

“不好说,这个世界上的人只分为两种,一种是正常人,一种是****。而且****的数量仅次于正常人,可见****的人很多,其中有那么一两个****到制作变身药又让变身者受罪的****,也不是不可能。”

“呃……有道理。”小猫总觉得陆文轩的话有点问题,可又觉得似乎还有些道理,但是……怎么感觉那么别扭呢?

陆文轩得出以上结论之后,咂了一下嘴,四下看看,说道:“我先帮你收拾一下。”说着起身从床下拉出小猫的两个行李箱,打开其中一个,正要把小猫的餐具先放进去,猛然看到箱中躺着两本书。拿起来一看,一本是《浪史奇观》,一本是《四大禁书与性文化》。不必看内容,只看书名,陆文轩就已经惊讶的合不住嘴巴了。因为这两本书他都看过。

小猫……真的是****?一个人住的地方,看这种书还藏包里……看来刘大师的性相学似乎还挺准,改天得像他请教一下。陆文轩正准备取笑小猫一番,忽听小猫忽然“呀”了一声,心神一紧,以为小猫的小腹又疼得厉害了。猛然抬头,却看到小猫一脸的惊喜。

“哈,我明白了。”小猫喜道,“你刚才说世界上只分为两种人,一种正常,一种****。还说****的数量仅次于正常人。这是废话啊,只有两种人,一种当然比……”虽然明白了,但却不知道如何解释,小猫挠挠头,继续道:“哎,我真笨,竟然还觉得你说的有道理。”小猫自嘲的笑了起来,笑着笑着,忽然抽了一下嘴角,捂着小腹的手上用力,皱着眉毛,一脸苦楚。痛经,还真难熬啊……

“我知道是废话。”陆文轩说道,“难道你不觉得废话永远很有道理吗?世界上的所有真理,在被大部分人接受之后,基本都成了废话。反言之,废话,就是真理。真理,自然有道理。”

“啊……有道理。”略一思付,小猫发现陆文轩的这句话也很有道理。看着陆文轩淡然的表情,小猫觉得自己更加佩服他了。一低头,看到了陆文轩手里拿着的书,小猫脸色一变,又“啊”了一声,“这个……那个……同学的,我帮他保管的。”心下一急,小腹似乎愈加疼痛了,手一抖,差点把水杯掉床上。小猫赶紧把水杯放在床头,双手捂着小腹,低着头,面红耳赤。

陆文轩见她这副模样,也不忍心取笑她了,只是不冷不热的说道:“还看古典的呢,到底是研究生啊,有水平。”

“没有啦,古典白话的,好懂……”小猫愕然发现自己“谦虚”的有点多余。他陆文轩可是号称阅尽中国古典禁书的人物,什么《风月鉴》,什么《春花图》,什么《绣榻野史》之类……他的藏书,除了心理学着作,就剩下这些了。而且这“谦虚”不仅多余,似乎还有些不打自招的成分。

陆文轩心里暗笑,脸上却习惯性的摆出了一副淡然而高深莫测的表情,把小猫的一些衣服叠好,收进箱子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