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 痛经好难熬

陆文轩怀疑小猫的研究生是不是白读了,明明七拐八拐的最少也有三里路,她却偏偏说一里路。等进了小猫租住的小院,陆文轩已经累得****打颤了。

清新优雅的小院儿,积雪初融,院落中湿漉漉的像刚下过一场雨。枣红琉璃瓦的屋檐上哒哒的滴落着融化的雪水,院子角落的一个水池边围着几个正在洗漱的青年男女。

院子不大,除了大门一边,两侧都加盖了一些小房间专门用来出租。难得好天气,晾衣绳上挂满了花花绿绿的衣服。

“在这里住的大多是在附近上学的学生,也有一些打工族。”小猫说着,低头看到陆文轩额头的汗水,伸手替他抹掉一些,甩掉手上的汗珠,道:“我住在里面,就到了。放我下来吧。”

即使小猫不说,陆文轩也准备把她放下了。平时没干过重活,背着小猫走了一路,他都快累趴下了。慢慢蹲下来,把小猫放下,长出了一口气,回头看着小猫,问道:“不疼了……还疼啊。”看到小猫深锁的眉头,陆文轩自问自答,叹一口气,扶着她往里走。

小猫把身子大半的重量都加在了陆文轩架着她的胳膊上,领着陆文轩进了房,上了二楼。在正对着楼梯口的一个房门外停下,掏出钥匙开了门走进去。

无-错-小说 .Q. C<

房间里不像许多男人的房间一样乱七八糟,反而颇为整洁。房门右侧的床上的被子叠的整整齐齐的像豆腐块,一张桌子上干净整洁,除了一个水杯和水壶,还有一套餐具。床头一个小小的书柜上尽是一些按照大小分好类的学习资料。书柜旁边,是一个小衣柜。

“还不错嘛。”陆文轩笑着把小猫扶到床边坐下,转眼看到了房门左侧的一面墙。确切的说,这是一块三合板。“还真是三合板隔的房间啊。”陆文轩注意到,三合板上某处贴着好几张报纸,报纸层层叠叠的贴在一处,报纸中间的一个小洞很是显眼。陆文轩苦笑一声,走到门后,从门后的一根绳上扯下毛巾,回到小猫身边坐下,撑开毛巾,为小猫擦汗。

小猫伸手去抓毛巾,说道:“我来吧。”

“别了,表哥我难得有怜香惜玉的机会。”陆文轩笑了起来,把小猫脸上的汗水擦干净,又用毛巾的另一面擦了一下自己脸上的汗,低头看了一下小猫捂着的小腹,问道:“那药一点用也没有啊?”

“也不是。”小猫说道:“我女朋友……前女友就是痛经,吃了药会好一些,也没有太大的作用的。好在也疼不了几天。”

“靠。”陆文轩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端起桌上的水壶,打开壶塞试了试水温,发现水已经没什么温度了,想起刚才过来的路上似乎有卖热水的,便道:“我去打水,你在这等一会儿。”说罢提着水壶出去了。

“嗯。”小猫应了一声,一手扶着床,一手捂着小腹,弯着腰皱着眉,嘴里“嘶”的一声,小腹中猛然又传来剧痛,身子晃了一晃,立时蹲在地上,趴在床沿上咬着牙忍受。

以前只看过前女友痛经,小猫还真没想到痛经竟然这么难受。一只手使劲捂着小腹,另一只手死死的抓着被单,额头又冒出了汗珠。

好不容易忍过这一阵剧痛,小猫吐了一口气,之后忽然愣住。痛经?痛经……那就是说,自己已经,已经彻底变成女人了?

尽管早知道会这样,但真到了现在这个地步,小猫仍旧不免有些痴痴呆呆的,脑袋里一片空白。彻底告别男人的生涯,自己竟然连个告别仪式也没来得及举行……更严重的问题是,以后每个月里,总会有那么几天……疼!

小腹里又传来剧痛,小猫水汪汪的大眼睛里落下泪珠,扑到床上,蹬掉鞋子,拉起被子捂在腹部,牙齿狠命的咬着被子在床上打滚。

疼得打滚,就是这个样子了吧。

小猫不明白,明明可以把男人变成美女的神奇的青春传说,为什么变成的女人会有痛经的毛病呢?还是说只是自己倒霉?痛经只是概率性问题?不是全部都会?

这些念头只是在脑海中一闪而过,腹部剧烈的疼痛几乎让她的大脑停止运转。但她终于发现打滚并不能减缓疼痛,只好抱着被子,蜷缩在床上,用力撕咬着被子。

叱啦一声,被子被小猫的牙齿撕破了。

视线移向门口,小猫心里焦急万分,怎么文轩还没回来呢?剧痛难忍的她现在急需一个陪在自己身边的朋友,尽管多一个人陪着也不可能减少疼痛,但心理上总会好受一些。

小猫几乎望穿秋水的时候,陆文轩终于一手提着水壶,一手提着一个方便袋走了进来。看到小猫泪眼汪汪的看着自己,身体蜷缩着,似乎痛苦难当。陆文轩吓了一跳,赶紧放下手里的东西,走过来坐在床上,抬起手,又收了回来,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帮助一个痛经患者,这可不像替人抓痒那么简单。“啊!对了。”陆文轩赶紧起身,打开带回来的方便袋,从里面取出一个热水袋。倒上热水,递给小猫:“敷在小腹上。”之后又倒了一杯热水,吹了吹,发现仍旧很烫,便放在了桌上。回头再看小猫,只见她的眼睛里啪嗒啪嗒的掉着眼泪,正在望着自己。苦笑一声,道:“咳,用不着这么感动,当年我们家的黑子病了,我也……”

“不,不是,我还疼。”

“呃……热水袋不管用?”原来是误会,陆文轩颇为尴尬。

“是太烫了!又烫又疼。”

“晕,那你还不先取出来?”陆文轩哭笑不得,掀开小猫的上衣,把热水袋拽出来,看到小猫光洁的肚皮,陆文轩白了小猫一眼,把小猫的**衣拉好,又把热水袋放在**衣外层,道:“智商有待提高,太热了不会隔一层啊。”

小猫看着陆文轩,仍旧啪嗒啪嗒的落着眼泪。

“还是很疼?”

“不,好多了。”小猫抹了一把脸,伸手按住热水袋,看着陆文轩,说道:“谢谢。”

“哦,这次是感动的啊?用不着这么感动,当年我们家的黑子病了,我也是这么照顾它的。”陆文轩终于有机会也终于有资格把刚才没有说完的话说完了。“等下喝点热水,休息一下。”说着把小猫按倒在床上,把被子盖在她身上,掖了掖被角,看看脸上混合着泪水和汗水痕迹的小猫,又拿起毛巾,走到床头坐下来,一手按着小猫的脑袋,边像擦皮球一样的用毛巾抹着她的脸,边道:“在我还处在青春期的时候,我就特别羡慕那些有妹妹的男人。哎,有个妹妹多好啊,能整天吃妹妹的豆腐,还不会挨骂。要是家里太穷,还能跟妹妹同床共枕……”陆文轩忽然想起了曾经看过的某些不健康文学作品。

小猫听到陆文轩的话,想笑,可小腹疼痛难忍,笑不出来,只是抽了抽嘴角,表示自己听到了陆文轩的话。

陆文轩从床下捞出脸盆儿,倒上一些热水,把毛巾放进去。水太热,只能捏着毛巾一角慢慢洗涤。“哎,你怎么也不早点疼呢?要是在家里疼,被舞阳看到了,我也就省心了。”说罢笑了一声,又道:“舞阳那家伙侍候病号比专业的护士还周到,当年我感冒发烧,连洗脚水他都帮我端。”说起这些,陆文轩笑着叹了一口气。当年八个年轻人在一起挥霍青春,在一起谈天说地,在一起把酒言欢,在一起泡妞整人,在一起吵架怄气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那些只留下美好回忆的学生时代和青春年华,像天上随风飘去的云彩,送走一片,再也不可能等到它归来,即便我们对它如此眷恋。也许有一天,我们依然能够遇到几乎同样的云彩,但我们深知:它不是曾经的它。

似乎学生时代和青春年华只有在逝去之后,才会让我们倍加怀念。在我们处在这个时期的时候,往往会让岁月在不经意间流逝。

青春,就像富二代手里的钱。挥霍的时候毫无感觉,挥霍完了才会开始想念。

为什么偏偏说是富二代手里的钱呢?因为青春就像富二代手里的钱,是与生俱来的。因为与生俱来,我们便总是想不起珍惜。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