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 混的都不怎么样

彩子一愣,看看陆文轩,又看着王阳开,眼神里满是疑惑。她的中文本就不是很好,至于“拉屎”这么粗俗的话,她的中文老师是肯定不会教她的。

陆文轩也不管这些,快步往外走,走到王阳开背后的时候,还恶意的拿手肘使劲碰了他一下。

王阳开疼的咧了一下嘴,待陆文轩走出门,才恶作剧般的对彩子解释道:“拉屎的意思就是喝水,他渴了。”他心里有气,很想质问彩子:你怎么也不告诉我你妹妹多大了啊?这不是害我吗?陆文轩那畜生是那么好欺负的?

彩子恍然大悟,又看看桌上的茶壶,问道:“这里不是有水吗?”

“他爱喝凉水。”王阳开站起来,又道:“我去看看。”说着快步走出去,一直追到楼梯口,才追上陆文轩。抓住陆文轩的胳膊,说道:“你干嘛去啊。”

陆文轩气恼的说道:“回家吃屎!”

王阳开苦笑一声,解释道:“我也不知道她妹妹才这么大,我还以为……咳,我的错,我也忘了问彩子了,她也没跟我说。我不是故意耍你的,真的。”

陆文轩苦笑一声,摆摆手,道:“算了算了。”他自己也觉得好笑,当时也没问问王阳开这个日本妹多大岁数了。

-无-错-小-说-.--<>

“你的小姨子你自己搞定。”陆文轩甩开王阳开的手下楼。

“我送你啊。”王阳开喊道。

“不用。”陆文轩说罢大踏步下楼,一不小心拌了一跤,差点摔倒。

王阳开看着陆文轩的背影,松了一口气。他知道陆文轩这家伙只要当时不追究,以后也就不会给自己下套了。放了心,哭笑不得的回包间陪自己的女友和小姨子去了。

陆文轩悻悻然的漫步在喧闹的街道上,慵懒的点上一支烟,抄着手信步而行。想起刚才的糗事,忍不住又失声笑了起来。他倒也不认为王阳开是恶意耍他,因为自打当年他报复了王阳开的一次犯贱行为之后,王阳开一直都对他有三分怯意。王阳开把陆文轩当小人看待,而他的处事之道是:宁得罪君子,不得罪小人。

正是八点钟左右,街道上熙熙攘攘,行人络绎。一到城管下班的时候,这个城市也便活跃起来。街道两侧总有为了谋生而等待顾客的摊贩,其中也不泛一些像陆文轩一样年纪的青年男女。一些跑江湖的摊贩弄个扩音器用略带乡音的嗓门吆喝着揽客,引得路人驻足。周围店铺外的音响各放各的歌曲,几首歌曲分成高低音一样敲击着耳膜,倒是别有一种韵味。

陆文轩丢掉烟头,捧着手心哈了一口气,正准备拦下一辆出租车,忽然看到不远处一个卖炒饭的摊位前站着个熟悉的身影。陆文轩笑了一笑,快步走过去,还没到跟前儿,就喊道:“老代。”

代开朝正在发愁没什么生意,一见是陆文轩,愁容顿展。“嘿,你怎么来了?”

陆文轩走过去,看了看旁边的两张空无一人的桌位,收起笑容,问道:“生意不好啊?”

“呵。”代开朝苦笑一声,道:“本来以为这边生意会好一些,在这摆了两天了,一天也就二三十块钱收入。白天城管撵的厉害,摆不成。生意难做啊。”

陆文轩应了一声,又问:“我听阳开说小嫚出差了?”

“嗯,去韩国学习。”代开朝道,“估计要两个月,得下一年才能见面了。”代开朝说话时难掩苦涩。

“不赖嘛,混上出国了。”

“嗯。你怎么跑到这儿来了?”

“我啊……考察市场。”陆文轩道,“我准备也像你一样摆摊儿了。”

“靠!那感情好,咱兄弟摆一块儿,也有个说话的。”代开朝笑问,“你卖什么?”

“煎饼。”陆文轩答道。

“哦,那也不错。”

“我准备在我们小区东门那摆,离得近。你也去吧,那里生意不错的。”陆文轩道。

代开朝想了一下,说道:“过几天吧,我准备去学校门口试试看,不行的话再跟你作伴去。”

“也好。”陆文轩略有些失望,又跟代开朝随便聊了几句。代开朝看没什么生意,就去买了一瓶二锅头,炒了炒饭,又弄了几个素菜,跟陆文轩坐下来边吃边聊。

两杯酒下肚,代开朝忽然凄惨的一笑,说道:“生意不好,干起来也没劲,想去上班了。”

“上班多没意思,自己的事业赚的再少也总比给人打工好吧?”陆文轩劝道:“大师都去摆地摊算命去了。”说罢又苦笑一声,道:“咱们几个,看来都混得不怎么样。”

代开朝吃了一惊,笑道:“大师这叫学以致用,早晚估计还能忽悠俩钱儿,咱可不行。”

“别那么丧气,咱们还年轻,以后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指不定哪天就发达了呢。”

“嘿,你这话听着舒坦,虽说有点痴人说梦。”代开朝笑了笑,端起酒杯,“干了。”说罢一饮而尽。看着陆文轩把酒喝完,又给他倒上,放下酒瓶,叹了一口气,犹疑片刻,才道:“想跟小嫚分手了。”

“嗯?为什么?”陆文轩心里一惊。

“没意思。”代开朝抿了一口酒,道:“你说咱一个大男人,混得还不如自己的老婆,多憋屈啊。我算是发现了,社会发展越快,谋生也就越难。男人谋生更难。”

陆文轩默然无语,想了一会儿,才道:“大师不也跟你一样?他活得不是很潇洒嘛。”

“潇洒?他潇洒个屁。”代开朝道:“怕老婆的家伙。”

两人沉默下来,各自喝着自己的酒,待一瓶酒被二人报销,两人的脸色都泛起红来。陆文轩帮着代开朝把东西都搬到一辆人力三轮车上。代开朝骑上车,回头对陆文轩道:“没事儿就来找我,我请客。”

陆文轩笑着点点头,忽然没头没脑的说道:“再拼两年吧,不行就分手。我就不信咱混不出个人样儿来。”

代开朝愣了一下,随即笑道:“行,听你的。”说罢蹬起三轮车,扬起手头也不回的摆了摆,骑车穿过马路,消失在夜色中。

陆文轩看着代开朝离去,心里乱糟糟的,也不知道代开朝要和小嫚分手的打算是对还是错,更不知道自己到底能不能混出个人样儿来。招手拦下一辆出租车,回了白云小区。

陆文轩不胜酒量,心情又不太好,脑袋里混混僵僵的,眼皮也有些沉。推开门走进房,看到安舞阳和孟洁正围坐在自己的炉子边,笑道:“暖气不要钱啊?”定睛一看,才发现孟洁正在摊煎饼。

安舞阳笑道:“来来来,让孟洁教你怎么摊煎饼。”

陆文轩走过去,拿起一张煎饼,闻了闻,又咬了一口,“唔,味道不错。孟师傅,你被录用了。”说着又把煎饼丢进了小馍筐里。

“去。”孟洁笑了一声,抬着眼看着陆文轩,问道:“你的日本妞呢?”

“咳,要支持国产,抵制日货嘛。”陆文轩头有点发蒙,懒得跟二人胡扯,“别给我弄灭了,要不明天还得生火。”说着走到自己房门外,拧了一下门把手,才发现门被反锁了。“表妹!小猫!开门!”

“噢,等会儿。”小猫在屋里回应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