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 回家吃屎去吧

王阳开放了一首欢快的音乐,笑着回答陆文轩的问题:“还别说,你那药挺猛的,进口货吧?”

“呃……不知道。”

“嘿,自打吃了你的药,这些天我可是精力充沛啊,哈哈。”王阳开笑了一声,又咂着嘴说道:“可惜最近很忙,没时间快活,每天下班都很晚,要不是今天要陪你泡妞,我还在公司忙呢。”王阳开嘴里说着“可惜”,脸上却没有一丝“可惜”的神态,反而是一种春风得意的样子。

“你,你就不想?”陆文轩问。

“废话,不过男人应该以事业为重。”王阳开吹了一声口哨,说道:“等忙完这一段时间吧,也许要升职,哈哈。”说罢把音乐的音量开大,跟着歌声哼了起来。

一首轻快的草原歌曲,回荡在四周。陆文轩目视前方,却无心听歌。他在想:难道也有人会免疫变身效果?苦笑一声,陆文轩收回神思,又开始幻想那个即将见面的日本妹的长相。只是脑海中老是回荡着某日本爱情战斗片明星的模样,让他不胜其烦。

王阳开把音乐的音量调低,对陆文轩说道:“等我升职了,你也来我们公司吧?到时候咱兄弟俩在一起也好有个照应。”凄然一笑,又道:“有时候也觉得挺没意思的,比不了上(无)(错)(小说)..<>

陆文轩也浅笑了一声,说道:“不了,我要自主创业。”

“哦?”王阳开笑着看了陆文轩一眼,道:“创什么业?”

“食品加工。”陆文轩道。

“什么食品?”王阳开追问。

“中国传统食品。”

“靠,不说拉倒。”王阳开很是扫兴,“缺钱说一声。”

“嗯。”陆文轩应声道。

“对了,我跟你说,我在彩子面前可把你吹得天花乱坠,说你人好,风趣,长的又帅,还很会哄女孩子。你可别给我丢脸。彩子对你印象不错,还说要你带贞子在城里转转呢。”

“是吗。”陆文轩笑了,“还得说阳开兄弟啊,哪天咱做了连襟又是亲上加亲,以后得多亲近亲近。”

王阳开大笑了一声,又跟着音乐哼了起来。

陆文轩极力保持着内心的平静,第一次跟日本妹打交道,背负着全中国男人的野望,陆文轩觉得自己责任重大,心里也不免有些紧张。脑海中使劲搜罗着一知半解的那么几句日语,只是除了“八格牙路”就是“雅蠛蝶”“科莫几”之类,好像也没什么实用价值。哦,对了,还有个“卡哇伊内”似乎还能用用。又幻想了许多种表现自己优雅魅力的微笑和动作。最后又觉得自己太下贱:他奶奶的,老子泡她是给她面子。如此一想,也就不经意的流露出一种无赖的气势来。

车子行驶了半个小时,终于在临海大酒店外的车位上停下来。

陆文轩下了车,抬头仰望临海大酒店的富丽堂皇,心中莫名的涌出一种感慨:什么时候老子也能经常进出这种酒店就好了。

“临海大酒店”是俗称,全名是“临海名流假日休闲娱乐中心”。是这个城市里最高档的一家休闲会所,“代表着资产阶级的腐朽和无产阶级的****”——陆文轩语。据说出入此地的要么是商贾名流,要么是官宦世家,总之,都是有钱人。至于里面的消费水平和服务,陆文轩虽然没亲身体验过,倒也略知一二。上学那会儿,和他同宿舍的小许就常常来这里消遣。据小许说,经常还会有些半红不紫的娱乐圈的女人来这里钓金龟婿,他自己就差点被钓到。他还说这里的小姐都是高档货,最少都是大学生,甚至还有留学生。临海大酒店比北京的“天上人间”幸运的多,至今还未被查封。或者说不是临海大酒店幸运,而是“天上人间”太倒霉。

璀璨的霓虹灯不停歇的闪着,闪的人心浮动。陆文轩跟着王阳开往里走,迎宾小姐鞠躬问好,门口两排服务生也热情的招呼,王阳开只是摆摆手,也没搭腔,领着陆文轩上楼。边上楼,王阳开边道:“这里娱乐设施齐全,一晚上还早呢,你有的是时间。对了,房间里连套套都有。”说罢嘿嘿的笑了起来。

陆文轩拽了拽衣服的下摆,心里有些发虚,心想万一要是搞不定,岂不是要丢人?想了一下,叹气道:“哎,要不是为了全世界民族大融合,我是不屑于此的。”

“得了。”王阳开笑了笑,说道:“咱兄弟俩联手,还有泡不到的妞吗?你就别先给自己找台阶下了。我听彩子说,她这个妹妹啊,有一回两个男的去找她家找她玩,天晚了就没回去,三个人睡一起,偷偷的躲在房间里看毛片儿呢。这样的女人,你还搞不定?你要真搞不定,回家吃屎去吧。”

“噢,这样啊。”陆文轩咂着嘴,好像真在吃屎一般,说道:“日本人的生活还真痛快。你马子也是的,这种事儿也好意思讲?”

“咳,别废话了,到了。”王阳开说着,在一处名叫“月满西楼”的包间外停下来,敲了敲门。

不大会儿,彩子从里面拉开门,看到王阳开和陆文轩,鞠了一躬,用蹩脚的中文说道:“你好。”

王阳开笑了笑,道:“这是我朋友陆文轩,上回你就见过了。”

彩子又鞠了一躬,之后闪开身子,让王阳开和陆文轩走进房间。二人还未坐下,只见一个六七岁的小女孩儿跑到彩子身后,扯着彩子的衣服说了一句日语。

彩子回了一句,那小女孩儿便朝着王阳开和陆文轩鞠了一躬,笑着说道:“库你洗哇。”

王阳开和陆文轩愣愣的看着那小女孩儿,没一个人吱声。两人都傻眼儿了。

彩子介绍道:“我妹妹,贞子。”

陆文轩和王阳开面无表情的对视一眼,王阳开先回过神,跟小女孩儿道了好,拉着陆文轩坐下来。之后又喊来服务员,上了菜。王阳开本来准备要酒的,现在也没了喝酒的兴致。

陆文轩强挤出笑容看着彩子和贞子,心里把王阳开的人品打入了深渊。他心里有气,时不时的拿眼睛鄙视王阳开,想着:你就是耍老子也没必要这样吧?至于王阳开跟彩子说说笑笑的话,他是一句也没听进去,只想着早点结束这饭局,早点回家练习摊煎饼。

偏偏那小女孩儿对陆文轩好像还颇有兴趣,总是跟陆文轩叽里咕噜的说话,说完了再让彩子翻译。陆文轩嗯嗯啊啊的应付着,忽然想起进门之前王阳开说这个贞子曾经跟两个男的看毛片儿的事儿来,再看看这个看起来古灵精怪的小丫头,忍不住笑了一声。心说:还真他妈的“卡哇伊内”。

两姐妹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彩子笑嘻嘻的去挠贞子的痒,贞子夹着胳膊去捉彩子的手,嘴里连声道:“雅蠛蝶,雅蠛蝶,喔内桑……”

陆文轩脸上的肌肉抽了一下,转脸看了王阳开一眼,两人同时失声笑了起来。笑罢陆文轩又想起今天被王阳开作弄的够呛,心里便又恨起来。偏偏王阳开还在那跟彩子谈笑风生,陆文轩心里气更大了。筷子一放,起身说道:“我去拉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