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女孩子要会做家务

一直以来,陆文轩都认为刘银阁对“玄学”的痴迷绝对与什么“学术精神”无关。他相信,刘银阁之所以研究玄学,完全是为了满足内心的某种邪恶念头。看着刘银阁一脸猥琐的笑容,陆文轩更加确定了那种“邪恶的念头”就是:看看身边的女孩儿哪个比较好**……或者**荡?反正不会是什么好的词汇。

陆文轩懒得跟他再胡扯,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办:要去买煤买面买油盐酱醋之类。回到房间,随便挑选了几本心理学书籍,塞给刘银阁,再三嘱咐他要爱护书籍。

刘银阁满口答应着,又不怀好意的瞄了瞄躺在床上摆弄手指的小猫,还未来得及说上一句****的话,便被陆文轩推着朝门口走去。

陆文轩拉开门,把刘银阁推出去,说道:“不送了。”说着就要带上门。

刘银阁挡住门,笑嘻嘻的说道:“对了,告诉你一件有意思的事情。”

陆文轩脸上露出询问的表情,却没有说话。

刘银阁道:“上回老代不是说他寄了一本修真的书给小许吗?前两天我给他打电话,问他近况。他说他最近碰到了‘奇遇’。问他什么奇遇,他神秘兮兮的不肯说,还说什么将来万一不得已离开地球也不会忘了咱们卧龙岗的~无~错~小~说~.~Q~<>

陆文轩也乐了,“你小子就耍他吧。”说罢砰地一声带上门,又笑着摇了摇头。回到房间,对躺在床上的小猫说道:“‘表妹’,来,给你安排点事情做。”

小猫应了一声,跟着陆文轩来到客厅,看着眼前的那个小推车挠了挠头。小推车是新焊的,一米多长,半米多宽,里面还有一个新的炉子。上面搭了一块脏兮兮的钢板。

陆文轩道:“把这块钢板唰干净。”

小猫皱着眉抓着头发,问道:“你就用这个摊煎饼吗?这么脏,哪里弄来的?”

“废品站买的。”陆文轩道,“你唰干净就行啦,然后再去买些油盐酱醋啊,小葱啊,鸡蛋啊之类的,你看着办吧。”说着递给小猫一百块钱,“就这么多,看着花。我还要去买煤和面。”嘱咐完了,陆文轩又急匆匆的出去了。

小猫苦着脸看着那块陆文轩称是从废品站买来的钢板,胃里一阵恶心:这玩意摊的煎饼能吃吗?且不管这么多,既然他要自己唰干净,就给他唰干净好了。

小猫把那钢板抱到卫生间,用洗洁精洗了好几遍,又出门把陆文轩交代的东西都买了回来,顺道又吃了午饭。回到家一开门,一股烟熏火燎的呛人的烟味儿就从客厅里飘来。小猫吓了一跳,以为失火了。跑进去一看,才发现陆文轩拿着一个小簸箕从阳台上走进来,簸箕里是一些黑漆漆的煤块。客厅的空地方,小推车上的炉子里正在冒着滚滚浓烟。几块不知陆文轩从哪捡来的烂木头被塞在炉子里,有一块还已经着了起来。

客厅上空,到处弥漫着厚厚的一层白烟,像是一片云彩一般。呛得人站立不住。

小猫把手里的东西放下,咳了两声,道:“怎么不在阳台上生火啊?”

“那多冷啊。”陆文轩说着往炉子里加了一些煤块,又用报纸折成的小扇子煽火。

小猫捂着嘴和鼻子跑到阳台上,刚大口大口的喘了两口气,又听到陆文轩在喊她。陆文轩边嚷嚷着边往外走,看到小猫,陆文轩道:“去生火。”

小猫一脸苦相,“为什么要我去?”

“因为我是你表哥啊。”陆文轩说罢又决定晓之以理比较好,“你是女孩子,生火这种家务活要是都不会做,以后哪个男人肯要你啊?快去。对了,没事儿的时候记得把房间收拾下,勤快点才好嫁人嘛。”

小猫嘟着嘴,一脸的不满,可早就习惯了被陆文轩颐指气使,虽然有点小小的不满,却仍是嘀嘀咕咕着“没人要最好,我还不想嫁呢。”老老实实的去生火。

陆文轩满意的哼着小曲儿,隔着阳台上的窗户看着小猫在屋里忙活,想着有个人使唤还真不错。点上一支烟,刚抽两口,手机响了。是王阳开打来的。

陆文轩皱了一下眉,接通了电话。“阳开?有好事儿尽管说,没好事儿就挂了吧。”

“嘁,好事儿。”电话里传来王阳开的笑声,“彩子的妹妹来了,今天刚到,晚上我和彩子给她接风,你也来吧,我给你们介绍一下。”

“哈哈,果然好事儿。”

“嘿嘿,彩子说了,她这个妹妹比她漂亮,比她可爱。还说正在上学,嘿嘿,学生妹哦。你可要使出浑身解数,为国争光啊。当初我泡彩子的时候,一出手就拿下了,当晚就睡一起了。你泡妞的本事那可是传说中的,想来不会比我差。”王阳开偶尔喜欢给人戴高帽子,尤其喜欢给陆文轩戴。

“没问题。”陆文轩大咧咧的应了一声,又问道:“对了,她叫什么名字啊?”

“贞子。”

“啊?”一阵寒风吹过,陆文轩打了个哆嗦,“我怎么就想起了《午夜凶铃》呢?”

“那你叫她小林好了,她姓小林。”阳开笑道:“晚上七点,我去接你,你在家等我。”

“行,就这样。”陆文轩挂了手机,想起“贞子”的名字,忍不住又打了个哆嗦,寻思着王阳开这小子该不是吹牛吧?要是那个什么小林长的比《午夜凶铃》里的贞子还可怕,非揍他小子不可。

不过话说回来,王阳开那小子虽然人品恶劣,倒是不怎么爱吹牛,说的话也不是那么不靠谱,再说彩子长得那么漂亮,她妹妹想必也不会差。不知道比孟洁和小猫又如何,要是有她们俩的姿色的话,倒也不错。

还有一事,阳开似乎并未提及他自己有什么状况,而且说话的声音也没变,难道他没有吃那药?

陆文轩想入非非的时候,客厅里的烟越来越稀薄了。小猫苦着脸用手在脸前煽着烟走了出来,趴在阳台上,喘了几口气,拉开衣服的拉链,擦了一把额头的汗水,才道:“等一会儿大概就可以了。”

“嗯,不错不错。”陆文轩的视线落在小猫的胸部,舔了一下嘴唇,又说了一个“不错”。

小猫并没有注意到陆文轩的德性,靠在阳台的栏杆上,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看陆文轩,又低下头。叉着腿蹲下来,习惯性的抓了抓头发,说道:“你的大学白上了,我的研究生也白读了。”

陆文轩讪笑道:“这么悲观干什么,等有机会你表哥我给你介绍个有钱的男人嫁了,让你一辈子不愁吃穿,不比上什么狗屁研究生有前途?”

“可……可我不想嫁人。”

“你想死吗?不想死还不是早晚得死?”陆文轩说着也蹲下来,胳膊搭在小猫的肩膀上,正想开导两句,看到小猫叉着的腿,皱了一下眉,道:“你看你,女孩子有几个像你这样蹲着的?要把腿并起来。要是穿裙子岂不是要走光?还有……”陆文轩看了一眼小猫的屁股,抱怨道:“舞阳那小子也真是,怎么给你挑了个低腰的裤子。蹲下来屁股沟都露出来了。”陆文轩心里纳闷:为什么现在的女人总喜欢露着胸沟屁股沟的给人看,人看一眼又要骂****呢?好在小猫不会骂陆文轩****,所以陆文轩忍不住就多看了两眼。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