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 扫盲扫成流氓

置身于熙熙攘攘的街道上,陆文轩深刻的体会到了集体的力量之强大。尽管这集体之中鲜有特别出色的美女,但数量一多,看起来倒也赏心悦目。偶尔间有成双成对的情侣在陆文轩眼前卿卿我我的飘过,惹得陆文轩心头大为不爽。许多情侣看起来不过十八九岁。想想自己当年十八九岁的时候还纯洁的一塌糊涂,陆文轩心中顿时萌生一股悲苍之感。叹一口气,对旁边的安舞阳说道:“美女越来越多了,我也越来越老了。”

安舞阳好笑的点上一支烟,忽又看着陆文轩,笑道:“要不,你去泡公猪吧,以你的本事,泡她还不是手到擒来。也算帮帮我的忙,免得她再故意找我麻烦。”

陆文轩不屑的咧了一下嘴,说道:“我对没上过大粪的黄瓜没兴趣。”他想起了安舞阳对“公猪”的评价,又道:“再说了,阳开说要给我介绍个日本妹呢,你们家的公猪还是宰了卖钱吧。”对于阳开说的日本妹,陆文轩一直念念不忘。

安舞阳笑道:“日本妹有什么好,要支持国产。”

“我倒是想支持国产来着,可惜国产的都被你这样的小白脸抢光了。我不是没机会嘛。”

安舞阳大笑了一声,被烟呛了一下,好不容易缓过气儿来。正要继续跟陆文轩胡 ..<>

一个老大爷说:“现在的年轻人啊,真是的。我活了一大把年纪,还是头一次碰到男厕所里蹲个女孩儿的。”

另一个老大爷也感叹连连的直摇头。“世风日下啊。平时我就注意到了男女乱穿衣,没想到这厕所也能乱上。咱是跟不上潮流了。”

两人嘀嘀咕咕的从安舞阳身边走过,嘴里还在感叹着“世风日下”的严重性。

陆文轩也听到了两人的对话,看看安舞阳,两人大眼瞪小眼。陆文轩把手里的冰糖葫芦往嘴巴里递,一不小心被竹签扎到了鼻子,疼的直吸溜嘴。

“我说,栤枧该不会……”舞阳怀疑那个上男厕的女孩儿会不会是张栤枧。

“应该不会吧?”陆文轩心里也没底儿,便道:“去看看吧。”说着把手里的冰糖葫芦随手扔了,提起放在地上的两个手袋就往不远处的公厕走去。

安舞阳也丢掉烟,提上手袋紧跟而去,边走边道:“就算上错了厕所,她也该出来了啊。”

“谁知道。”陆文轩回了一句。

两人疾步走到公厕外,陆文轩把手里的手袋交给安舞阳,便朝着男厕走去,刚走没几步,折返回来,说道:“还是你去吧。”

“怎么?”安舞阳不解其意。

“咳,万一她还在厕所里蹲着……那多不好意思。”陆文轩倒不是真觉得有什么不好意思,只是直觉上感觉自己就这么进去不太好。

“嘿,我就好意思了?”安舞阳苦笑,“赶紧的,看看怎么回事。你跟她的关系比我好,你去比较不会很尴尬。再说了,睡都睡一块了,这时候倒不好意思了?”

“那能一样吗?你跟孟洁****这么久了,她上厕所的时候你去看过几次?”陆文轩说道。

“呃……”安舞阳一时无言以对,“你脸皮这么厚的人,还怕这点事儿?”看陆文轩要发飙,赶紧又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吃了那药,浑身不得劲,受不了刺激……”

陆文轩一怔,细想之下,觉得安舞阳说的也是事实。他能忍到现在不发泄,肯定也不容易,要是再被他看到女孩儿上厕所的场景,搞不好要失控。再一想:不就是女人上厕所嘛,有什么大不了的。撇撇嘴,陆文轩硬着头皮进了厕所。

厕所里只有栤枧在蹲位上蹲着,头埋在****之间,尽管听到有人进来,却没敢抬头。

陆文轩看不见栤枧的脸,虽然从衣服上来看,这女孩儿应该是栤枧,可万一不是呢?那自己岂不是成了****……也不对,这是男厕所,要****也只能是她****。陆文轩干咳了一声,试着小声问道:“栤枧?”

栤枧一听是陆文轩的声音,顿时又尴尬又惊喜,抬起头看,眼泪就啪嗒落下来了。“文轩!我……我忘记带纸了。”

陆文轩一巴掌拍在自己额头上,心说:这叫什么事儿啊!赶紧从口袋里摸出了两张手纸,走到栤枧面前,递给了她。“赶紧的。”

自不必陆文轩多嘴,栤枧自然不会再磨叽,赶紧展开纸擦屁股。

陆文轩看着她慌慌张张的样子,忍不住数落她:“你小子也是,又不是小孩子,上厕所竟然还能忘了带纸!”说着便转身往外走。此地是是非之地,不宜久留。

刚走两步,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儿走了进来。一眼看到陆文轩,没在意,再看到陆文轩后面已经边提着裤子边往外走的栤枧,脸立时变色。伸出干巴巴的瘦手,一把抓住了正要出厕所的陆文轩的手腕,质问道:“这里是公厕吧?”

陆文轩不明所以,怔怔的回答:“是啊。”

栤枧此时也穿好了裤子,想跑出厕所,可侧门很窄,又被白发老头儿和陆文轩堵住了。便走到陆文轩身后,推着他说道:“赶紧走。”

陆文轩也想走,可手腕被老头儿抓住,走不得。

白发老头儿又上前一步,抓住了栤枧的手腕,吹胡子瞪眼的吼道:“真是厚颜无耻!你们的爹妈怎么教你们的!”老头儿说罢,气血上头,身子晃了一晃。

这可吓坏了栤枧和陆文轩,瞧这老头儿这架势,好像是误会了。

陆文轩赶紧解释:“大爷……”

“我没你这样不要脸的大侄子!”老头儿怒气勃发。年纪大,嗓门也不小,扯着嗓子吼道:“你说你们跟谁学的?这公厕里是干那事儿的地方吗!走!跟我见官去!”说着硬拖着陆文轩和栤枧往外走。

街道上人流如溪,被老头儿这么扯着嗓子一吼,许多人的视线都朝着这边看来。待看到一年一女两个年轻人被一个老头儿从男厕所里扯出来,顿时好奇心起,一个个都围了上来。大概自打说评书的行当兴起的时候,中国人就养成了围观的习惯。这种习惯在有了网络之后更加盛行。最后在“草泥马观光团”和魔兽世界玩家群中发扬光大,继而形成了“组团围观”的盛况。

此时虽然没有人组团围观,但很显然的,国人的自觉性在“围观”这种行为上彻底的表现了出来。顷刻间,路过的人也不路过了,忙碌的人也不忙碌了。均朝着这间男厕聚拢过来。

安舞阳一看这阵势,再看被老头儿死死抓着满脸尴尬和愤怒的陆文轩和栤枧,立时吓得赶紧提了手袋退出了观光团的行列。心说:这事儿闹的……还是别上去丢脸了。有些事儿啊,即使解释清楚,丢过的脸也捡不起来了。

陆文轩心里那个气啊:这老头儿怎么不分青红皂白的瞎嚷嚷开了?想挣脱手跑路吧,可这老头儿看起来少说也有七十来岁了,万一一不小心把他弄趴下,伤筋动骨的,自己麻烦更大。正不知所措,忽然觉得背后有人拱自己,回头一看,陆文轩气得差点吐血。栤枧的手被老头儿抓着,听着老头儿的话,臊的无处躲藏,干脆就把脑袋使劲的抵在了陆文轩背上以遮羞。这么一来,他二人倒更像是在公厕里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的狗男女了。

“老先生!你误会了!”陆文轩硬着头皮辩解道。心里却恨恨的骂着老头儿多管闲事。

老头儿怒气冲冲的呸了一声,四下里一看,吼道:“我进去的时候那女的裤子还没提上!让大伙说说!你们能在里面干什么好事!”

老头儿这么一嚷,围观人群中立时爆发出一阵哄笑。

陆文轩气的脑袋嗡嗡直响,正想组织语言解释,却又听那老头儿嚷嚷道:“现在的年轻人太过分了!在大街上亲嘴也好,搂搂抱抱也罢了!怎么能……这公共厕所是给你们办那事儿的地儿吗!?你们的爹妈没教你啊?!要搁毛主席在世那前儿,非得判你们个****罪不可!走走走!咱到公安局去!”老头儿说着又使劲拽陆文轩和栤枧。

老头儿虽然力气不小,可到底年纪大了,怎么可能拽得过陆文轩。陆文轩死死的挣着老头儿的手不肯去。这事儿要是再闹腾到公安局,折腾半天,非得把记者招来不可——现在的记者就爱报道这种“风月糗事”。到时候再给媒体一宣传,那可真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陆文轩真想大喊说“是这个女的上厕所忘了带纸”之类的把事实讲清楚,可一旦这么说,自己是没事儿了,栤枧就丢人丢大发了。自己好歹一大男人,丢人也无所谓了。谁叫咱是男人呢。所谓好兄弟应该同甘共苦,一起丢脸。此时此刻,自己怎么能撇了栤枧让她自个儿丢人呢——虽然这么忽悠自己,可陆文轩仍旧忍不住指着身后的栤枧对老头儿解释道:“是她上错厕所了,我……”

“哈!”老头儿打断陆文轩的话,怒气更甚的吼道:“合着你还想进女厕所快活啊!?我看你们也不小了吧?!有二十三四了吧?都说90后乱来,我看你们80后也不怎么地!上过学吗?老师怎么教的?当年我们这帮子文盲也没干出这么败坏门风的事情!现在不是说什么扫盲的吗?怎么,扫盲还都扫成****啦?!”

周围围观的众人不论男女,脸上都挂着笑,听到老头儿“扫盲扫成****”的话,哄一声,笑场了。陆文轩的脸色都不知道该变成什么颜色才合适了。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哪怕那地缝是个茅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