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 彻底完了!

“不是,真的上厕所。”栤枧苦着脸说道:“砂锅太辣了,胃受不了,拉肚子。”说着把手里的两个手袋塞给陆文轩,急切的四下张望,“哪里有厕所啊?”

舞阳对这里比较熟悉,手往前面一指,说道:“前面,五十米路东。”

“谢了。”栤枧说罢捂着肚子朝前跑去。她一直肠胃不好,吃不得辣,偏偏刚才吃砂锅的时候又忘了跟老板说不要放辣。她又不想浪费,才咬着牙吃完了。辣食在胃里翻滚了半小时,此时便有些难受了。

栤枧急匆匆的跑到厕所外,抬头看了一眼男女厕所的标志,一头扎进了男厕里——她习惯了。

厕所里有两个中年人在蹲大号,一个年轻人正站在尿池前解腰带。年轻人下意识的转脸看了栤枧一眼,顿时为之一怔。栤枧倒是没有注意到旁人异样的眼神——或者变身以来,她已经习惯了上厕所被报以怪异的注目。快步走到一个蹲位上,脱了裤子就蹲了下来。

噼里啪啦一声……栤枧皱着眉捂着肚子,心里暗暗后悔:早知道刚才就不吃那碗砂锅了。

栤枧两侧,两个中年人瞪着眼睛看着栤枧,惊讶的大张着嘴巴,愣在当场。小便池前,那年轻人的视线一直没有离开栤枧。他以为自己眼花了,?无+错+小说 ..C

栤枧忽然觉得今天上厕所受到的注目礼比往日好像强大了许多,想了好大一会儿,直到看到自己脚上穿的那双女式运动鞋,才猛然想起今天已经换了女装,再也不适合进男厕所了。

完了!

栤枧的脑海中蹦出这么两个字,一阵头晕目眩,差点一头栽地上。两腿夹紧,把头深深的埋进两腿之间。脸上发烧,感觉起码有四十多度。

这可怎么办?对!赶紧跑!

如此想着,便急切的找手纸。全身口袋摸了一遍,没有找到手纸——换的新衣服,手纸还在旧衣服里呢。

彻底完了!

栤枧的脑海中出现了这四个字。

对!给文轩打手机,让他送纸——也不行,手机也在旧衣服里。

栤枧又急又臊,眼泪都快急出来了。

跟旁边这几位借手纸?她哪好意思开口。

栤枧左侧的中年人终于恢复了神智。顾不得厕所里的异味,狠狠的吸了一口气。掏出手纸,赶紧擦了屁股,提上裤子就往外跑,连腰带都顾不上系了。

栤枧右边这位,他也拉肚子,想像刚才那位仁兄一样跑路吧,偏偏肚子不争气,还在排泄着。人有三急,再急也不能不解决生理问题。别说有个不认识的漂亮女孩儿蹲在自己身边,就算天塌了……天塌了是另一回事。起码现在还不至于要了自己的命。

便池前那位年轻人,终于把头转了回去。把所有力气都憋到小兄弟上,最后连屁都憋出来了,可就是没能把尿憋出来。想就这么走了吧,可这心里头啊,还有些舍不得。是啊,一个漂亮女孩儿在自己小便的时候蹲在自己身边大便,这种事儿,哪找啊!就这么走了,想再找这种事儿可就找不着了。说到底,这家伙也有点****,他在日本的****限制片儿里看过女人大小便,所以总想见识下,如今碰到了,自然不舍得错过。

蹲大号的那位终于解决完了生理问题,赶紧三下两下擦了屁股,也没管擦没擦干净,提上裤子拉拉链,不成想小弟弟挺的太高,拉链猛然一拉……“嘶……”这位仁兄疼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四十多岁的人了,他忽然特想哭,当年炒股票赔的一干二净他也没想过哭。小心翼翼的把拉链拉回去,提上裤子,小跑着出去了。

栤枧脸虽然埋在了****间,可耳朵却竖着呢。听到身边的两人跑了,才算小小的松了一口气。一抬头,却又看到便池前那个小年轻还在回头看着自己,他眼神里,好像还有种叫邪火的东西。

栤枧心里咯噔了一下,赶紧又低下了头。

此时厕所里只剩下栤枧和那个小年轻,小年轻的小心脏扑腾扑腾的跳个不停。他心里琢磨着:上男厕的漂亮女人,是上错厕所了?还是****?如果是****的话,自己是不是可以……算了,女朋友还在街上等着呢。要是哪天女友也能在自己面前这么表演一下……他还在胡思乱想呢。

小年轻压住心中邪火,尿也不尿了,提上裤子跑了出去。

栤枧总算又松了一口气,还没来得及松第二口气,又进来了一个男人。男人一眼看到栤枧,脸唰的一下红了,捂着眼睛忙不迭的说道:“对不起!对不起!走错了!”说着赶紧退了出去。

厕所外,男人大口大口喘着气,暗骂自己怎么那么晕头晕脑的。回头一看墙上男女厕标志,又愣了。“哎?没错啊!是男厕啊!难道刚才那是男的?我这年纪也不大,酒也就喝了两口,眼花的男女都分不清了?算了算了……”男人摇着头,苦着脸走了。他怀疑自己是不是被自己那个不争气的儿子给气成神经病了。

陆续又有好几个男人进了这间男厕,几乎所有人都如刚才那位仁兄一样边道歉边急退出来。之后仍然像那位仁兄一样惊讶的嘀嘀咕咕了几句,朝着不远处的另一处公厕走去。

当然,也有脸皮厚或者晕晕乎乎的没看厕所里蹲的是男是女的家伙在里面撒了尿才出去的。也有尿撒了一半发现旁边蹲着个漂亮女孩儿,惊得顾不得尿还在撒就赶紧提裤子,尿收不住,便尿了一裤裆,最后叉着腿跑出去。

栤枧真想干脆屁股也不擦了就这么跑出去,可又没干过这种事,没那个勇气,只能继续鸵鸟一样蹲着。心急火燎的,却又无计可施,只能奢望文轩和舞阳能够意识到自己倒了霉,前来助“一纸之力”。

服装街街口,陆文轩咬着一串冰糖葫芦,皱着眉问旁边的舞阳,“栤枧这小子怎么还不出来?掉厕所里啦?”

“她不是拉肚子嘛。”舞阳说道。

“那也不对啊,这都半个多小时了。”陆文轩不放心的说道。

“也是啊。”舞阳也担心起来,“总不会遇到****了吧?”

“我去看看。”陆文轩把手里的冰糖葫芦交给舞阳,朝着厕所走去。刚走两步,又折返回来。“她会上男厕还是女厕啊?”

“这个……女厕吧,上男厕她还不给人轰出来啊?”

“倒也是,我看啊。”陆文轩摸着下巴猥琐的说道:“这小子八成是在女厕里看****看上瘾了,没舍得出来。”

“哈哈哈,那咱再等会儿?”

“等着吧。”陆文轩从舞阳手里拿回自己的冰糖葫芦,继续啃了起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