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 待死者

窗户被拉开一些,陆文轩站在窗前,任由冷风灌进衣领。远处,灯火阑珊。灯火照不到的地方,是黎明前的黑暗。陆文轩没有再躺在床上继续睡下去。每每想起刚才令人呕吐的事情,以及被子上可能沾上的脏东西,陆文轩睡意顿消。

张栤枧裹着被子坐在床角。陆文轩不睡,她也不好意思睡。道歉的话说了好多遍,陆文轩只是一言不发。

陆文轩只是看似出神的目视远方。倘若被那想象丰富文采飞扬的人看到,大概会将他描绘成“沉思者”。事实上,陆文轩只是在发呆而已。他实在不知道该对这一晚发生的事情作何感想。

天将破晓,东方的太阳还未升起,天地间却已经变得敞亮了许多。街道上,车辆鸣笛的声音渐渐多了起来,黑夜褪去,白昼将至。

陆文轩打了个哈欠,看看时间也不早了,准备去舞阳的房间里补上一觉。舞阳说等下班了要和他一起带着栤枧去买衣服,昨晚上折腾了大半夜,没什么精神可不行。

陆文轩刚一转身,正好看到栤枧从床上溜下来。****之间,栤枧的头发又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了一些,她的胸部也明显鼓胀了许多。

看到陆文轩眼里异样的神色,栤枧的身子僵了一下,急切的解释祘无+错{#125}小说..

陆文轩的嘴角抽了一下,“噢。我去舞阳的房间睡觉,你要是饿了就吃泡面吧。”说着先走出房间,来到舞阳房门外,推门进去,也不理正在梳头发的孟洁和坐在床沿上抽烟的舞阳,一下子扑到床上,便没了动静。

舞阳一怔,看看同样发怔的孟洁,又看看一动不动的陆文轩,苦笑一声,在陆文轩屁股上拍了一下,说道:“还活着吗?”

陆文轩的脸蒙在被褥上,瓮声瓮气的说道:“根据厉以宁‘待富者’的说法,我不是活人,是‘待死者’。”他觉得这个“待死者”的说法太恰当了。搞不好要不了多少天,自己的肉身没死,精神也要死了。况且,一个栤枧就这样了,要是再加上银阁、老代、阳开诸人……陆文轩开始考虑要不要写份遗书。再一想,又觉得没必要。反正自己也没什么遗产。

“去。”舞阳笑骂一声,把烟头摁在烟灰缸里,吐出最后一口烟,说道:“照你这么说,世界上没活人了。除了死人就是待死者。”

孟洁也笑了一声,接话道:“文轩,小猫是你表妹,来投奔你是信得过你,可别再凶她了,不然我饶不了你。”

陆文轩不知道舞阳昨晚上是怎么跟孟洁说的,也懒得搭腔。直到舞阳和孟洁走出房间去上班,他才翻过身来,蹬掉鞋子,把被子盖在身上,蒙住脑袋大睡。

昨晚上搞得有些精力憔悴,陆文轩这一睡就没了个醒的时候。直到肚子里乱响,才被饿醒。昏昏沉沉的爬起来,回到房间,看到栤枧正坐在床上抱着一碗泡面充饥。便拿起另一只碗,撕开一袋泡面,问道:“几点了?”

“三点多了。”栤枧说道。

陆文轩把泡面放进碗里,倒上热水,往凳子上一坐,点上了一根烟。

栤枧看了一眼陆文轩,很是诚心的说道:“昨晚上……对不起啊。”

陆文轩苦笑一声,道:“没事儿。”事情已经发生了,他也只能装作很大度的样子了。用筷子捣了两下碗里的面,看看也差不多能吃了,便坐正身子吃起面来。刚吃两口,外面传来动静。

不大会儿,安舞阳边进门边道:“怎么这时候吃上了?我说请你们吃饭呢。”

陆文轩撇撇嘴,说道:“早知道不泡面了。”说罢又奇怪的问道:“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

安舞阳咧咧嘴,点上一支烟,往床沿上一坐,看了一眼旁边的栤枧,换来栤枧一脸憨笑,也笑了一声,回答陆文轩道:“奶奶的,公猪要我和她一起陪一个客户吃饭,我就去了,谁知道那客户迟迟未到,到最后她才说她今天生日,把我气得饭也没吃好,找个借口回来了。”

“嗬?你走桃花运了。”陆文轩酸溜溜的说道,“被美女上司看上,你小子前途无量啊。”他不得不承认,如今这年代,自己这样的帅哥不流行了,流行像女人一样的男人。

“我呸,屁的美女。”舞阳没心情跟他胡扯,催促道:“快吃,吃完了带你表妹去买衣服。”

栤枧不好意思的笑了一声,说道:“不用了。”

舞阳道:“什么不用了,一个‘女孩子’穿成你这样太引人注目了。我带着钱的,不用你花费。”

栤枧又憨憨的一笑,“那怎么好意思。”

“客气什么,你又没上班,没什么钱。等你上班了让我给你买我也不买。”舞阳笑道。

栤枧感激的看了舞阳一眼,便不再言语,专心吃面。

待二人吃完面,便与舞阳一道下了楼。三人打了车,直奔这个城市的服装一条街。等到了街口,已然下午五点前后。

街道不宽,人和店铺却很多。从街口往街道里望去,只看到花花绿绿的人群,看不到街的尽头。三人平时很少来这里,男人的他们很少买衣服。一个个店铺里进进出出的也大多是年轻的女性,尽管在寒冷的冬日里美女们都把曼妙的身材包裹的严严实实,但放眼望去,仍然让陆文轩等人感觉到一阵心旷神怡。

“先买点东西吃吧。”舞阳笑道:“那一包泡面顶什么用,我也饿了。”

“行。”陆文轩道。

街口处便有卖吃食的,成八字形在服装街口的两侧延伸。糖葫芦、羊肉串、各种糕点、馒头、凉皮米线、砂锅、白吉馍……应有尽有。每个摊位前都围满了人,可见生意的红火。

三人在一处卖砂锅的地方坐下来,舞阳又去买了三个白吉馍。三人就着又辣又烫的砂锅米线吃得满头大汗,总算把肚子填饱了。

三人结伴再度回到服装街的街口,顺着人流走进一家挂着“跳楼价”促销牌子的女式服装店里。店里顾客很多,店员也顾不上招呼他们,他们便在店里转了一圈,随便看看。浏览了一下店中服装标价,陆文轩才明白,这个所谓的“跳楼价”是让顾客跳楼的,而不是他想象中的商家跳楼。里面最便宜的一条裤子,就抵得上他全身行头的价钱了。

栤枧也愁眉苦脸的说道:“换一家吧,这家太贵了。”

舞阳却笑着说道:“怕什么,又不要你花钱。就在这买吧,也花不了几个钱。”他这人对钱不大在乎,所以尽管拿着不算低的工资,工作了半年多,却没攒下什么钱。

陆文轩对栤枧说道:“别跟他客气,他有钱。”

栤枧吱吱呜呜的有些不情愿,她不想让舞阳太破费。

舞阳又道:“别磨叽了。咱以前就是好朋友,你现在又是我好朋友的表妹,亲上加亲,花这点钱不算什么。”说着从衣架上摘下一条黑色的紧身休闲裤,前前后后看了一遍,“嗯,这条裤子看起来挺不错的,试试看。”把衣服递到栤枧手里,笑道,“去试试。”

陆文轩往里面瞅了一眼,推着栤枧走向更衣室。拉看门,把她推了进去。之后眼睛便扫视着整间店,寻着养眼的美女消遣。

安舞阳又拿着一件雪白色的短腰羽绒服走过来,把手里的衣服递到陆文轩面前,问道:“你看这件怎么样?”

陆文轩大概看了一眼,说道:“还行。”

安舞阳又压低声音,问道:“还要不要给她买**衣啊?”

“这个……先只买**裤就行了吧?我估摸着她的胸部还得变大,现在咱也不知道买多大的合适啊。”

“也是。”

两人又站了一会儿,更衣室的门从里面拉开,栤枧扭扭捏捏的走了出来。第一次穿女装,她有些害臊。

陆文轩咂着嘴围着她转了一圈,又把她上身宽大的棉衣掀开,发现这条裤子还挺合身。穿在栤枧身上,把她的身材勾勒的淋漓尽致。小屁股兜的紧紧地,微微翘起,圆润鼓胀。****修长,裤尾的喇叭口外侧还吊着两根装饰用的金属坠子。陆文轩忍住摸一把的冲动,笑道:“还不错。”

舞阳也满意的点点头,说道:“就这件吧。”说着又把手里的羽绒服递给栤枧,让她试试。

栤枧脸涨得通红,被两位好友欣赏女人一样看着,她总觉得有些难为情。在陆文轩的催促下,栤枧把宽大的男式外衣脱下来,穿上舞阳为她挑选的那件上衣,又使得了陆文轩嘴里啧啧有声。

陆文轩笑道:“舞阳,陪孟洁买衣服买出经验了啊?看来等你也变了,我就不用陪你出来买衣服了。”

舞阳阴着脸斜了陆文轩一眼,对栤枧说道:“别脱了,就这么穿着吧,看你以前那身衣服就恶心。”

陆文轩又围着栤枧转了一圈,说道:“人是衣裳马是鞍,换一身衣服就是不一样。”

此时的栤枧俨然像个真正的女人一样,前凸后翘,身材一流。脸上虽然未施粉黛,但依然把店里所有的顾客包括店员都比了下去。再加上脸颊通红,低头搅手,倒是比真的女人还要有女人味。

看着看着,陆文轩心里忽然想:“这下可不得了。这么一看她,好像还挺不错,今晚上要是再跟她睡一起,那可有些磨人。”陆文轩对自己的定力还是很了解的,自己虽然不是什么色情狂,可到底也不是坐怀不乱的柳下惠,要是跟这么一个美女同床,那怎么受得了。等她彻底变成女人之后,那更是急死人的小妖精了。

“得啦,再买一身一样号的替换。”舞阳推了陆文轩一把,怕他再胡说八道,到时候栤枧又得羞得不成人样。

栤枧对衣服不像别的女人那样挑剔,只要合身,她也没什么特别的意见。陆文轩是没有什么太高的眼光,整间店里的衣服他都觉得挺好看。这样挑衣服倒也简单了许多。付钱也痛快,舞阳看中了,就直接付了帐买下来。他这人不爱跟人讲价钱,断然不会因为八折九折的跟店员扯皮。

不到半个小时,三人手里就大包小包的一大堆了。不过有三个口袋里都是栤枧以前的衣服和鞋子。本来舞阳让她把这些旧衣服都扔了,反正也穿不着了,可她不舍得扔。陆文轩手里提的两个包里,其中一个塞着他亲自为栤枧挑选的两条****镂空**裤。本来栤枧不答应买这种,却又拗不过陆文轩,只得满脸羞红的认命了。

三人提着大包小包走出服装街,舞阳正要拦车,栤枧忽然说道:“我想上个厕所。”

“嗯?”陆文轩挑着眉毛用诡异的眼神看着栤枧,说道:“这时候你也不忘那种事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