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 扯淡的境界

张栤枧的脸在陆文轩热情似火的眼神的注视下热烘烘的,一直红到了脖子梗。

看到张栤枧如此,陆文轩把嘴一撇,说:“不把我当哥们儿是吧?不是当年有困难就找我的时候了是吧?咱可不带这样的。”

“我……我……”张栤枧吱吱呜呜的,把头埋得更深了。

陆文轩急了,有点受不了张栤枧默默唧唧的小女儿神态。催促道:“行不行你倒是表个态啊。”

安舞阳不大看得惯陆文轩咄咄逼人的态度,说道:“文轩,你干嘛啊,别那么****,他都害羞了。”

陆文轩横了安舞阳一眼,说道:“你也别装好人,我就不信你不好奇。难道你就不想看看他这神奇的身体,好做好心理准备吗?”

安舞阳噎了一下,被陆文轩说中心事,有点不大自在。他还真想看看吃了那药之后到底会变成什么样子。想了一下,看着张栤枧道:“你也别害羞了,又不是真的女人,一个半成品而已。”

陆文轩一听,乐了。看着安舞阳笑着说:“半成品?这词儿好。话说,你跟他一样,也属于半成品吧?”陆文轩的话换来了安舞阳的白眼和张栤枧诧异的表情。看着张栤枧,陆文轩又道:“舞阳也吃了那药,算是你的前辈?无%错%小说 ..

张栤枧脸上的诧异只是停留了片刻,之后便看着安舞阳憨笑。安舞阳能够理解张栤枧为何发笑,只是无奈的苦笑一声,又道:“脱了吧,让我们见识下。”

“可……可是……”张栤枧可怜兮兮的看着陆文轩,他总觉得要真是在两个好朋友面前脱光了衣服会很别扭。别说自己现在变成了现在这样,就是以前,非洗澡状态脱光衣服,他也不好意思。

“可是什么啊。你要是不好意思,我帮你脱。”陆文轩说着伸手就要去脱张栤枧的外套,那架势和眼神,像个要企图对良家妇女施暴的****。

外门忽然被人打开,陆文轩听到动静,赶紧停止作案。

孟洁手里提着一个方便袋走进来,看到客厅里坐着的三人,冲着张栤枧友好的一笑,之后看着陆文轩说道:“文轩,你来一下。我有事问你。”说着推开自己的房门,走了进去。

陆文轩有些迷惑,不知道孟洁有什么悄悄话要跟自己说。看了看安舞阳,起身走进孟洁的房间,反手带上门,冲着孟洁坏笑,问:“要不要把门反锁上?”

孟洁把那个小方便袋丢在床上,对陆文轩的话不以为意。往床上一坐,示意陆文轩在她身边坐下来。待陆文轩坐定,才问道:“文轩,咱们俩虽然没有做成恋人,可也算好朋友吧?”

陆文轩淡淡的一笑,道:“别,我这人最怕别人跟我套近乎,一套近乎准没好事。”

孟洁苦笑,又问:“咱俩就不提了。你跟舞阳算是不折不扣的好朋友吧?”

陆文轩不答,只道:“有什么话你就说吧,别跟我弯弯绕。”

“那行。”孟洁笑笑,又郑重的看着陆文轩,问道:“我就问你,舞阳最近是不是有了什么麻烦事情?你要是把我当朋友,要是把舞阳当朋友,就老实告诉我。”

“诶?”陆文轩吃了一惊,看孟洁认真的眼神,她似乎看出什么了。

不等陆文轩发问,孟洁便说道:“这几天舞阳的精神一直不太好,心事重重的,还说什么要禁欲要念佛的。你老实说,他怎么了?”孟洁说着沉重的叹了一口气,低着头,不看陆文轩的眼睛,略带幽怨的说道:“我知道,就算我们****恋爱了这么久了,也该给他一些自己的空间,不该什么事情都打破沙锅问到底。可……可每天看着他这样****不振,我心里难受。我自问一直跟他都过的很愉快,我们之间有什么事情向来都是商量着来,从来没有刻意的隐瞒什么。这次他有心事不跟我说,我常想,或者真的不方便跟我说吧。可是……我的心情,你能理解吗?”孟洁说到这儿,看着陆文轩的眼睛,不再说话,却又胜过跟他说话。

有些语言,是可以用眼神来表达的。

陆文轩怔怔的看着孟洁的眼睛出神。他可以明显的感觉到孟洁内心的矛盾和担忧。他忽然更加强烈的认为,这个女孩儿要是能够是自己的女人该有多好。她既不去为难她的男人,还要让她的男人知道,自己在关心他,即使什么也没有问他。最后还用无形的感情压力来逼迫她男人的好朋友说出真相。好一个聪明又成熟稳重的漂亮女人。

这个让陆文轩既佩服又喜欢的女孩儿,正用着她那双真诚又充满感情的一尘不染的黑亮的眼眸看着他。

陆文轩动摇了,他在心底说服自己:孟洁早晚要知道的,与其瞒着她,倒不如让她跟着一起想办法。而且或者也没必要隐瞒她,毕竟她也不是外人。

给自己找到了足够的出卖安舞阳的理由,陆文轩终于说道:“其实……舞阳就快要变成女人了,所以这段时间才心情不好。”

孟洁的眼眸中闪过一丝失望,之后取而代之的是一丝笑意。“算了,你撒谎的水平越来越烂了。”

“嗯?”陆文轩怔了一下,随即自己也忍不住笑了起来。是啊,变身这种事情,在没有亲自经历或者亲眼所见的人看来,确实是不值得相信的无稽之谈。

孟洁叹一口气,说道:“舞阳常说你们宿舍那些人虽然人品都不怎么样,但绝对够朋友,不会出卖朋友。看来他说的不错。”

陆文轩一听这话,内心顿时感到一丝惭愧。事实上,就在刚才,他已经出卖了朋友。

孟洁略带苦涩的笑了笑,说道:“也许他不想让我知道也有他的苦衷吧。我不问就是了。”说着看向陆文轩,“你跟舞阳是好朋友,不管发生了什么事,希望你尽力帮他。”

“那是自然。”陆文轩笑道。

孟洁鼓起嘴巴,吐了一口气,又审贼似的看着陆文轩问道:“那女孩儿真是你表妹?”

陆文轩无赖似的笑了笑,“你觉得她就算是我的小****,我会不好意思承认?”

“那倒是。”孟洁摇头笑笑,又不解的问道:“她怎么穿成那样啊?多漂亮一丫头啊,穿成那样太……太奇怪了。”

“这个……唉,苦啊。”陆文轩心思急转,信口胡掐道:“我们老家那个穷啊,一个穷字都不够用。我表妹家更是穷的姐妹几个穿一条**裤,他爹连**裤都没得穿。就她那身衣服,还是我不爱穿的,送她了。”

“不是吧?你说的也太夸张了吧?”孟洁疑惑道。

“一点也不夸张。”陆文轩感叹道:“你别看新闻上整天吹的天花乱坠,其实穷地方多了,许多地方穷的连上新闻的资格都没有。就我这表妹,小时候没吃饱过饭,胸部都饿瘪了。”

“啊?哈哈,你就扯吧。”孟洁大笑起来。

“真的!你还别不信。既然她来投奔我了,我得让她吃饱饭。你看吧,要不了几天,我让她把胸部吃出来。”陆文轩说这话也不是凭空扯淡。他寻思着既然那个青春传说有把一个男人变成一个美女的神奇能力,那自然不会给一个美女一片飞机场,胸部早晚得长大。此番说出这些话来,等哪天这个“表妹”的胸部越来越大了,自己也好有个扯淡的基础。

说出这番话之后,陆文轩自己恨不得给自己作揖鞠躬。心说:扯淡能扯到提前埋伏笔的境界,那可不是常人所能及的。

“去你的。”孟洁笑骂道:“滚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