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 陆文轩的猎奇心理

“我……我也不知道。”怪人脸色一红,低下了头。

安舞阳咧咧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当事人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男人还是女人?难道栤枧还没有完全变成女人?现在还是半成品?……转眼看向陆文轩,安舞阳立时额头直冒冷汗。陆文轩那家伙,正在盯着张栤枧犯傻。他总不会对不男不女的家伙有特别的嗜好吧?那样还不如是个人妻控呢。干咳了一声,安舞阳对陆文轩道:“文轩,你……”

陆文轩摆摆手,仍旧盯着张栤枧,嘴里说道:“栤枧,你有没有吃什么药啊?”

“没……没有。”怪人低着头,脸涨得通红。

“真的没有?”

“真……真的。”

“嘿,还不承认了?老实交代。是不是吃了那个青春传说?是不是吃了那药才变身的?”陆文轩仍旧盯着怪人的眼睛。

“我……是阳开趁我不注意塞进我嘴巴里的。”怪人——张栤枧委屈的说道,又抬起头,看着陆文轩,疑惑的问道:“你是说,我变成这样是因为吃了那药吗?”

陆文轩心里猛地一惊,无视张栤枧的问题,惊问:“阳开也吃了?”

“那我不知道了,他们要去玩,我没去,直接回去了。”张?无—错)小说.. C

安舞阳四下看看,又看了看张栤枧身上不伦不类的穿着,道:“先上楼吧。”

陆文轩点点头,三人随即进了小区,朝着住处走去。

路上,陆文轩歪着头,盯着张栤枧发愣,瞅的张栤枧走路都有些别扭了。

安舞阳看到陆文轩的德性,忍不住碰了他一下,道:“你也太邪恶了吧?”

“什么啊。”陆文轩厌烦的说着,仍旧盯着张栤枧。

“盯着人家看什么。”安舞阳道。

“你懂什么。”陆文轩道:“没听说过眼睛是人心灵的窗户吗?我是想从他的眼睛里看看他现在是什么想法。”说着碰了碰张栤枧的肩膀,问道,“栤枧,从男人变成了女人,你有什么想法?”

张栤枧一愣,挠了挠这几天疯长了很长的头发,道:“我……我也不知道。”

陆文轩抽抽嘴角,心说:反应迟钝也不见得不是好事啊,好歹不会因为许多纠结的问题而纠结。又看着安舞阳道:“你说当初栤枧那张烧饼脸,是怎么变成现在这样的瓜子脸的?”

安舞阳撇嘴道,“你什么眼神?栤枧以前那是长脸,什么时候成烧饼脸了?”

“长烧饼,你没吃过?”陆文轩问。

“咳。吃过。”安舞阳哭笑不得。

陆文轩又道:“还别说,那药还真神奇。竟然能把一个男人变成这样……啧啧……厉害。”说着心头一惊,猛一拍大腿,转脸看着安舞阳,道:“你说……你说阳开他们几个不会都吃了那种药吧?”

“这个……要不打电话问问?”

“算了,问也白问,咱也帮不上忙。”陆文轩叹了一口气,看着张栤枧,又贱笑道:“没看出来啊,你小子真是……这些天你每天都忙着泻火的吧?卫生纸肯定费了不少。”

张栤枧脚下一个趔趄,站稳身子,冲着陆文轩连连摆手,“没……没有。”

“没有还能变身变的那么快?”陆文轩断然不信,看着张栤枧的眼神都变了,把他归为“****”的类别。看着张栤枧惊慌的神色,心里不禁感叹: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没想到张栤枧平时看起来老实巴交又迟钝又笨的,竟然是个****男人……也不好说,吃了那药会提高****的,或者只能说张栤枧的自制力太差……这些天,也难为他了,只怕手都磨破了吧?陆文轩如此想着,视线落在了张栤枧已经变得娇小细腻的手上。

说着走到了楼下的楼梯口,有人从楼上下来,三人赶紧缄口。

“哎?”楼梯上下来的人奇怪的问道:“舞阳,她是……”

陆文轩等人抬头看去,立时一惊,楼梯上下来的人竟然是孟洁。陆文轩看看张栤枧,又看看孟洁不解的神色,赶紧道:“她是我表妹。”

与此同时,安舞阳也脱口道:“文轩的表弟。”

孟洁一愣,看看陆文轩和安舞阳,又看看张栤枧,再看向安舞阳,一脸的不解和质疑。

安舞阳看了陆文轩一眼,又道:“表妹,是表妹。我口误。”

孟洁娇慎的看了安舞阳一眼,绣眉微皱,又看着张栤枧,笑道:“你好。”

张栤枧把头埋得很深,不敢抬头看孟洁。“你……你好。”

孟洁笑了一声,板起脸看着陆文轩,道:“文轩,既然是你表妹,怎么前两天没有……”

“咳。”陆文轩干咳一声,打断孟洁的话,说道:“我这表妹啊,多少年没见了,我不敢认。”怕孟洁再问问题而被问出破绽,陆文轩岔开话题,道:“你干嘛去啊?”

“我去买点东西去。”孟洁说道,“你们先上楼吧,我一会就回来。噢,对了,文轩。晚上别出去了,我有事情找你。”

“啊,什么事?”

“到时候就知道了。”孟洁说着从陆文轩和张栤枧中间下了楼梯,朝着小区门口走去。

陆文轩莫名其妙的看了看安舞阳,安舞阳一摊手,表示自己也不清楚状况。两人没吱声,带着张栤枧匆匆上楼。

一进屋,陆文轩和安舞阳同时松了一口气,又同时看向张栤枧。张栤枧被二人瞅的有些局促不安。“怎……怎么了?”

陆文轩围着张栤枧转了一圈,又抬起手,犹豫了一下,放弃了摸一把的想法。再看看张栤枧细腻的小脸儿,陆文轩皱眉问道:“你真的是栤枧?”

“真……真的。”张栤枧低着头,挠着头发,有些不知所措。

陆文轩脸上的表情有些古怪,似哭似笑。看着安舞阳,道:“虽说我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可真看到一个相熟的男人突然变成了女人,还真有些……有些……”陆文轩实在想不出该用什么词儿来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

安舞阳也和陆文轩同样纠结,干笑一声,道:“不过……我吧……我说出来你可别鄙视我……嗐,说了别鄙视我,你那什么眼神。”

陆文轩半睁着眼睛,下巴垂下来一些,面无表情的看着安舞阳。他似乎明白了安舞阳想说什么。

安舞阳略有些歉意的看了看张栤枧,又对陆文轩道:“我这心里吧……好像有点高兴。”忽然有那么一个人,和自己一样要变成女人……甚至比自己的变化还要大,安舞阳心底多少有些阿Q。就如同一个穷人看到了叫花子一样,虽说也许会同情,但也免不了有些畅快。

安舞阳有些受不了陆文轩那种好似游荡的鬼魂一样的眼神,“你……能理解吧?”

陆文轩没吱声,平移视线,看着张栤枧。眼睛终于完全睁开,又围着张栤枧转圈,摸着下巴说道:“栤枧,你……变化到什么地步了?”

“嗯?”张栤枧挠着头,看着陆文轩,似乎有些不理解。好大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噢,就是……就是变得帅了点。胸部大了一些,下面……下面小了一些。”

安舞阳抽着嘴角,问道:“下面小了一些?小了多少?”作为一个男人,作为一个曾经的“上帝之鞭”封号的拥有者,安舞阳最关心的就是吃了青春传说之后的下面的问题。

张栤枧憨憨的挠了挠头,道:“就小了一点儿。”

“一点儿是多少?”安舞阳又问。

“一点儿……就是一点儿。”张栤枧道。

陆文轩苦笑一声,看着安舞阳道:“就他那点儿,小一点儿也不得了了。你何必一问再问呢?!”

安舞阳一愣,想想也是。冲着张栤枧歉笑一声,走到客厅,在沙发上坐下来。

陆文轩领着张栤枧走进客厅,示意他坐下来,之后自己坐在了他旁边。想了一下,陆文轩一手搭在张栤枧的肩膀上,道:“栤枧,你说哥哥我待你怎么样?别的不说,就说那次咱们喝多了之后量小弟弟的事儿。轮到你的时候,要不是我把皮尺的头儿捏在手心里一大截,阴了醉醺醺的老代一回,那时候裸奔的可就得是你了。”

“呵呵,是啊。”张栤枧想起那次裸奔事件,心有余悸的感慨道:“还是你对我好。”

陆文轩一乐,又往张栤枧身边挪了挪,道:“算你明白事理。既然这样,你说……”

“喂喂喂。”安舞阳绷着脸打断陆文轩的话,道:“文轩,你可不能那么****!就算你很长时间没碰女人了,也不能打老朋友的主意吧?”

陆文轩气的差点吐血,“说什么呢!我是那样的人吗!”

“那你是什么样的人?”安舞阳问。

“我……别管我是什么样的人,反正我是不会对栤枧感兴趣的。”陆文轩横了安舞阳一眼,懒得理他。转脸又笑嘻嘻的看着张栤枧,道:“栤枧兄弟啊。我呢,就是个乡下土包子,头发短,见识也短,没见过男人变女人那么神奇的事情。呵呵,你要是不介意,能不能把衣服……呵呵,没别的意思,我就是好奇,想看看那个神奇的变化过程。我这属于正常的猎奇心理,你别想歪了。”

张栤枧愣了一下,红着脸道:“不……不太好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