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 奇怪的家伙

程春燕脸色一红,低下头做出了娇羞女孩的招牌动作——摆弄手指。轻声说道:“现在找工作很难的,我们学校的校长是我们家亲戚,你要是去的话,不会亏待你的。”

陆文轩撇着嘴,看着程春燕不言不语。他明白,凭自己和程春燕的交情,还不至于让她为自己的工作操心。她这么热情的原因肯定是想拉拢自己,以便讨要王阳开的手机号码。

既然是旧识,程春燕又说待遇优厚,那想来待遇肯定是不会差的。不过陆文轩不觉得自己是个见利忘义的人,也不想为了一份工作而出卖王阳开。可即使拒绝了程春燕,也不见得就能甩掉她。想了一下,陆文轩嘴角泛起一丝坏笑,忽然起身,走到程春燕面前。程春燕微微仰头,看着陆文轩,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陆文轩俯下身,单手撑着沙发的靠背,脸凑了上去,与程春燕的鼻尖儿几乎相触。程春燕脸色更红,赶紧低下了头。

陆文轩淫笑一声,道:“你真想要阳开的电话?”

“嗯。”程春燕小声应道。

“嘿嘿,现在是信息时代,我向你透露消息,有什么好处呢?”

“我给你工作。”程春燕把头低的更低了,几乎埋进自己的胸脯里。

“*无*错*小*说 ..<>

程春燕脸色红得像个熟透的苹果,又低下头,摆弄着衣角,道:“求你了,告诉我他的号码好不好。”

“行啊,只要你给我爽一下,我不介意出卖阳开。”陆文轩淫笑道:“我这可是好久没有泻火了。”说着转脸看向在一旁看戏的安舞阳,道:“舞阳,要不要来个3p?”

安舞阳嘿嘿一笑,摆手道:“不啦,我还是喜欢观战。”

陆文轩紧贴着程春燕坐下来,胳膊顺势搭在了程春燕的肩膀上。程春燕赶紧起身,后退两步,咬着嘴唇看着陆文轩,道:“你不会这样的。”

“为什么不会?”陆文轩站起身,朝着程春燕欺近,“你应该听说过卧龙岗八虎的名头吧?应该也知道卧龙岗八虎里谁最无耻吧?”用得意的口气说出心中最深刻的痛,陆文轩有种奇怪的感觉。他一直不明白,为什么许多人都觉得他无耻,因为他自认为从来没干什么无耻的事情。此刻再一想,陆文轩又觉得,要是不干点无耻的事情,似乎有点对不起“无耻”的评价。

程春燕被陆文轩逼的连连后退,看着陆文轩满是**的眼神,脸上尽是惊慌的神色。直到退至墙根,紧靠着墙,无路可退。

陆文轩紧贴着程春燕的身子,凑上鼻子嗅了嗅,立时一阵温热的清香扑鼻。嘴里舒服的大呼一口气。“呼……”许久不近女色,虽然是装装样子,陆文轩也忍不住兴奋起来。紧贴着程春燕的下身更是蠢蠢****。

程春燕的脸色涨得通红,终于被陆文轩的假戏真做吓到了。一把推开陆文轩,落荒而逃。

看着程春燕离去,陆文轩意犹未尽的砸了一下嘴,回头对笑嘻嘻的安舞阳道:“原来做****挺有成就感呢。”

“去!你呀,至于这样吓她吗?”

陆文轩讪笑一声,道:“不管了,我们还是去对付那个不男不女的家伙吧。”

“真要去啊?”

“废话。”陆文轩说着打开门下楼。回头看到安舞阳跟了上来,才道:“你从东门出去,从北边绕过来。我发现那家伙每天似乎都是从北边来的,跑的时候估计也会往北边跑。我在这等着,你快到这里的时候给我打电话。我们一起顺着墙根溜过去,把他堵住。”

“好吧。”安舞阳摊摊手,道:“我就陪你玩玩。”

两人下了楼,安舞阳朝着东门走去,陆文轩则小心的像个贼一般贴着小区的墙根往西门摸去。有点兴奋,有点紧张,还有些担心,更有些期待。陆文轩此刻的心情是复杂的。既希望那个不男不女的家伙并不是旧识,又邪恶的希望那家伙是自己的某位旧识变身的,但良心上又不希望自己的老友遭到变身的厄运。

陆文轩走得很慢,快到门口的时候便停了下来,通过围栏的缝隙向门口张望。那个奇怪的家伙还在那徘徊,时而来回走动,时而蹲下来抓头发,时而又紧张兮兮的四下张望。

“舞阳这小子,怎么那么慢。”陆文轩心里嘀咕了一句,看看天色不早,心里有些急躁。这些天,天色一暗,这个怪人就会走了,得在他走之前抓住他。

陆文轩点上一支烟,焦急的的抽着。一根烟抽完,安舞阳的电话也打了过来。陆文轩接通电话,道:“上吧。”

“上吧。”安舞阳无奈的说道。

挂了电话,陆文轩快步走到小区门口,朝着那个怪家伙跑去。那人猛然抬头,看到陆文轩朝着自己跑来,立刻转身要跑。刚跑了没几步,迎面碰上了安舞阳。吓得愣了一下,又要泽路而逃,却被追上来的陆文轩一把抓住了衣服。

“嘿嘿!”陆文轩得意的笑了起来,“小子,哪里跑。”

那人干笑了一声,放弃了逃跑,低着头不说话。

安舞阳走过来,和陆文轩相视而笑。看着那人道:“你这人好奇怪,为什么见到我们就跑呢?你到底是谁?认识我们?”

那人脑袋钩的像颗豆芽,好像跟衣服有仇一般使劲拽着衣角。

陆文轩打量了一下眼前的怪人,发现他仍旧穿着男式的衣服,外套大的几乎兜住了屁股,牛仔裤也很长,裤腿挽了两层。一双白色运动鞋也很不合脚,大的像小船一样,只是用鞋带系的死死地,不至于脱离“组织”。

不论他是男的还是女的,穿上这么一身,总有一种邋邋遢遢的感觉。陆文轩对邋遢的家伙没什么好感,尽管他也不是什么利落人儿。又看了一眼那怪人,没好气的说道:“喂,说话。你到底谁啊?整天在这晃荡,是不是贼?不说话把你送派出所啦!”

怪人小心的抬起头看看安舞阳,又看看陆文轩,看到两人审视的眼神,赶紧又低下头,仍旧不言不语,脸却憋得通红。

“嘿。”陆文轩是个急性子,耐不住别人跟他磨叽,便道:“你可真行,派出所那种人间地狱你都不怕?到时候男的让你躲猫猫,女的让你被轮,人妖……人妖就哎死哎母你。”

怪人惊慌的抬起头,看着陆文轩,脸色很是紧张。“我……我说了你们也不会信的。”

“咳,你倒是说说看啊!”陆文轩气道,“你就算是神仙,好歹也得报上名号吧?”

怪人又迟疑了好大一会儿,见陆文轩的耐性快要被消耗完的时候,才道:“我……我要是说我是张栤枧,你们……会相信吗?”

陆文轩和安舞阳同时石化在当场,一阵风吹过,卷起一个白色的方便袋。他们想破了脑袋也没想到这个怪家伙竟然会是张栤枧。难道……难道张栤枧吃了“青春传说”?不可能啊,他现在又没有女朋友,也没有**的嗜好,整天就知道闷头读书,怎么可能会吃那种药呢!

怪人叹了一口气,道:“就知道你们不会信。”说着转身要走。

陆文轩拉住他,看看安舞阳,才叹气道:“我们相信你。”

那人愣了一下,看看眼前二人,诧异道:“你们……真的相信?”

“相信。”陆文轩放开那人的衣服,看着安舞阳苦笑无语。

怪人大喜,一把抓住陆文轩的手,激动的说道:“我就知道你是好人,一定会相信我的。”

陆文轩略有些尴尬的抽回手,又在衣服上蹭了蹭,干笑了一声,没有说话。他还是第一次被人冠以“好人”的称呼,一时间有些受宠若惊。而且,被一个不男不女的家伙抓着手,他不习惯。

安舞阳强挤出一丝笑容,道:“栤枧……你……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的?”

“我……我也不知道。”怪人皱眉道。

“嘶,真是……”安舞阳摸着下巴,看着怪人,心底还是有些疑惑。以前的张栤枧的形象还在脑海中晃荡,与眼前这个眉清目秀,唇红齿白的小美人相比,反差太大了。而且,还有个很严重的问题。“那个……栤枧,你……你现在是……是男人还是女人?”

——

书评区很冷清呐,非要我放个天雷你们才肯说说话吗?呜,伤心……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