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妄想症?

“扯淡!”安舞阳苦笑道:“银阁是圆脸,就算变成女人,也不可能变成瓜子脸吧?”

“倒也是。大师挺着个腐败肚,就算变成女人,应该也是孕妇。”陆文轩笑了笑,可心中仍旧难以释怀。想了许久,仍旧没有头绪。

安舞阳道:“别想了。我看你肯定是想女人想的得了妄想症,见了像女人的男人都以为是女人。”

“切,怎么可能。本人研究心理学多年,得了妄想症自己还能不知道?”陆文轩不屑道。

安舞阳笑道:“那可不好说,要知道,淹死的都是会水的。”

“呃……我坚信自己很正常,没有妄想症。”陆文轩转眼看看安舞阳略带同情的眼神,干笑一声,道:“懒得跟你扯,我上个厕所。”说着转身朝着路边的一个公厕走去。

陆文轩还在想着刚才那个人,低着头心不在焉的思索着,走到厕所门口的时候差点跟正好从厕所里出来的人撞个满怀。抬起头正要道歉,猛然发现眼前站着的竟然就是刚才自己以为是女人的那人。

那人看到陆文轩也是一怔,之后一转身,绕过陆文轩,疾步走远。

陆文轩怔怔的看着那人背影,心脏一紧一紧的。回头看看面带更多同情的安舞阳,陆{#123}无+错{#125}小说..<>

自打这天起,陆文轩的心情更加糟糕。总怀疑自己的脑神经是不是出了什么状况。进了男厕所的人,自然是男人,可为什么自己总觉得他是个女人呢?要说是个想进男厕所一窥究竟的女****……那也不太可能啊。难道真如安舞阳所言,自己是想女人想疯了?要真是想女人想疯了,那还不如想成了gay呢!

让陆文轩不解的是,自打那天起,自己每次出门总能看到那个不男不女的家伙。有时候是在小区门口,有时候是在楼下。而且每次那家伙一看到陆文轩来了,就会落荒而逃。

不仅是陆文轩,就连安舞阳和孟洁也发现了这个事情。那天孟洁一下班回来就问陆文轩:“最近咱们小区里怎么老是有个漂亮女孩儿在瞎转?是不是你勾搭的人妻?”

陆文轩死人一样抬眼看了看孟洁,又低下头,继续翻看自己的心理学书籍。这几天他一直在研究“潜意识强迫性妄想症”。刚看了几个字,又抬起头看着孟洁,问道:“你说……女孩儿?”

“是啊,怎么了?”孟洁抽抽嘴角,“鄙视你!听到漂亮女孩儿就两眼放光。”

“你说的是不是一个穿着男装的……女孩儿?”

孟洁有些莫名其妙,点点头,道:“是啊。”

“你也以为她是女孩儿?!”陆文轩感觉自己好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

“什么呀?瞎子也能看出来她是女孩儿啊。男人哪有那么漂亮的!”孟洁笑道。

“可……舞阳也很漂亮。”

“去,舞阳那是帅气。”孟洁说着推门进了自己的房间。

“哎?舞阳怎么还没回来?”陆文轩问。

孟洁关上门,隔着房门喊道:“他说他要买点东西,可能一会儿就该到家了。”

陆文轩合上书,心情大好。既然孟洁都以为那个家伙是女孩儿,那自己这也不算是什么妄想症了吧?哎,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啊。竟然还有那么像女人的男人。莫非那家伙就是传说中的“伪娘”?陆文轩还是相信那家伙是个男人,不然他怎么可能上男厕所。

起身来到阳台上,朝着小区门口看去,赫然看到那个家伙还在小区门口徘徊。陆文轩皱起眉毛,想着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人啊?好奇之下,回到屋里,拿出当年从刘银阁手里孬来的望远镜,回到阳台上,架起望远镜朝着小区门口看。

望远镜是高倍数的,能够看清那人的眉眼。感觉上那人似乎有什么心事,有些焦急的神色。不知出于什么缘故,陆文轩有着强烈的感觉:这人肯定认识陆某,搞不好还认识很久了。

陆文轩发现,那家伙见了谁也不躲,偏偏见了自己和安舞阳就会躲得远远的。这事儿太古怪了。难道真是刘银阁变成的女人?亦或是即将变成女人的刘银阁?想求助于自己又不好意思?那……那也太匪夷所思了吧。那么一头猪一样的家伙,能变成这么苗条的样子?

“喂!”身后忽然传来人声,肩膀被拍了一下。

陆文轩吓得打了个哆嗦,差点把望远镜丢到楼下,回头看到了笑嘻嘻的安舞阳,这小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到家了。陆文轩气道:“搞什么。”说罢又摆好望远镜,开始继续观察那个奇怪的家伙。

安舞阳顺着望远镜所对的方向看了看,皱眉道:“那个……文轩,男人和男人,是不正常的。”

“什么啊,一边去,没你事儿。”陆文轩厌烦道。

“没我事儿?作为好朋友,我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你这样。”安舞阳一把抢过望远镜,看着陆文轩正色道:“文轩!你不能这样!没有女人也不能打男人的主意啊!”

“去去去。”陆文轩瞪了安舞阳一眼,无法理解他怎么会这么看待自己。“你难道没发现那小子很古怪吗?每次见了我们都躲得远远的。”

“呃……”被陆文轩这么一说,安舞阳也有些奇怪,“那他见了别人躲不躲?”

“你自己看。”陆文轩说罢转身回到客厅,往沙发上一坐,点上了一支烟。

不大会儿,安舞阳也咂着嘴坐在了沙发上,嘀咕道:“还别说,那小子确实有点古怪。我也觉得好像在哪见过他。而且,他好像比前些天更……更像个女人了。”

“看吧看吧看吧,我就说我没有什么妄想症吧。”陆文轩得意道。

安舞阳笑了笑,不置可否。皱着眉想着什么。

陆文轩又问:“孟洁说你买东西去了,买的什么?”

“哦。一串佛珠。”安舞阳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小串念珠,“我准备皈依我佛,念经吃斋。”

“就你?六根未净,心术不正……”陆文轩说着瞄了瞄安舞阳的裆部,“就别糟蹋佛门圣地了。”

安舞阳翻翻白眼,懒得跟陆文轩胡扯,问道:“你也闲了这么多天了,有没有找工作啊?”

“找了。”

“找了?这段时间都没见你出门。”

“我在网上找的,本地所有的人才网和招聘单位,我都投了简历过去。”陆文轩道,“这两天好多打电话来叫我面试的,有个什么作文学校招聘教师,还一而再再而三的催我去面试呢。”

“那你还不去?”

“咳,我这叫有自知之明。咱既不是人才,更不是天才,也不想做什么教师,更没有做教师的经验。有什么资格让别人催着去面试?除非那家单位太烂,烂的没人愿意去上班。”

“不想做教师你投什么简历啊?”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投过去玩玩。”陆文轩道,“别说这个了,还是说说那个不男不女的家伙吧。”

“说什么?”

“我总觉得咱们和他肯定是认识的,只是他见了我们就跑,也没法去问。我在想,要不咱悄悄的溜过去,你从东门出去,我从西门出去,把他包抄了。揪住他问清楚。”

“这样不太好吧?”

“咳,有什么不太好的。他害得老子几天没睡好,揪住他问问清楚有什么大不了的。”

正说着,门铃响了。

安舞阳起身去开门,看到门外站着的女孩儿,安舞阳愣了。“春……春燕?你怎么知道我们住在这?”

程春燕穿着一身深蓝色职业装,温柔而知性,颇有一番韵味。看到安舞阳惊讶的表情,程春燕掩口而笑,“我来找文轩的。”

“哦。进来吧。”安舞阳闪开身子,让程春燕进门。心想难道程春燕转移了目标,对文轩有兴趣了?

陆文轩听到门口的对话,大吃一惊。愣愣的看着程春燕走进来,面部肌肉抖动了两下,“你……你怎么找到这的?”

程春燕浅笑道:“我还知道你的电话和生日呢。”

“嗯?”

“我给你打了好几次电话,你怎么不去面试呢?”程春燕笑的更温柔了,温柔的像一朵云。在陆文轩看来,更像一朵乌云。这朵乌云飘飘荡荡的飘到了自己的头顶,正要整个儿压下来。

陆文轩大张着嘴巴,愣在当场。

“育才作文学校,还记得吗?”程春燕问。

“啊?”陆文轩手里的烟差点掉地上。

安舞阳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偷笑了一声,对程春燕说道:“春燕,坐吧。”

程春燕也不客气,在陆文轩对面坐下来,看着陆文轩腼腆而又人畜无害的笑笑。“去我们学校上班吧,待遇优厚。”

陆文轩抽着嘴角,又续上一根烟,说:“这是来利诱我的?其实……我这人还是比较喜欢被色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