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 男人?女人?

陆文轩休息了个把小时,又去马路上蹲点,希望能够碰巧逮住那个药店老板。不过依然无功而返。回到家的时候,安舞阳和孟洁已经下班了。

看到陆文轩,安舞阳乐了。“你把号码给她了?”

“我哪敢啊!”陆文轩说着回到自己的房间,扑倒在床上,慵懒的不想动弹。

安舞阳跟着进屋,关上房门。坐在床沿上,拍了一下陆文轩的腰,低声道:“你看我,有没有什么不同?”

陆文轩扭头看了安舞阳一眼,道:“小脸儿又嫩了。”

安舞阳干笑一声,又道:“你不是说那说明书上写着变身要用一年时间吗?”

“是。”

“那……为什么我还变得那么快?照这个速度,要不了一年就该变成女人了吧?”

“诶?也对啊。”陆文轩翻过身子躺下来,看着安舞阳,皱眉道:“确实,你现在可是一天一个样啊。”

安舞阳抓了抓头发,道:“我总结了一下,虽然我现在禁欲了,可我的心情一直不太好。不是说心情悲哀伤心什么的也会加速变身吗?”

“噢,那就是了。”陆文轩恍然大悟。

安舞阳又道:“看来以后我得保持乐观的心态比较[无][错]小说 ..C<>

“那就乐观点。”

“可……问题是我没什么可乐观的啊。整天除了上班就是睡觉,又不像上学那会儿整天无所事事的瞎混。”安舞阳皱着眉向陆文轩请教,“你有没有什么有趣的事情?给我乐呵乐呵。”

陆文轩愁眉苦脸的看着安舞阳,道:“你看我自己,我自己都没得乐呵,哪有什么事儿给你乐呵。”

“哦。”安舞阳大失所望,神情又抑郁起来。“唉,看来我的心理素质有待提高,好多事情总能影响心情。就说今天吧,那公猪又找我麻烦,说我上班没激情,上班像上吊,害得我又烦了一整天。”

“这你得跟小许学学。”陆文轩苦笑道,“小许那小子,天塌了他也是笑嘻嘻的。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意**书。要不……你也找本书看看?”

“我试过了,不行。”安舞阳横躺在床上,点上一根烟,边叹气边抽烟。

“为什么?”

“今天上班的时候比较闲,我就看了一些。发现好多意**书里都有淫段子,我是越看越心痒……郁闷死了。”

“那就看纯文学。”

“狗屁的纯文学,看了想睡觉。”安舞阳坐起来,“算了,我再想办法。”说罢起身走了出去。他要去寻找一些可以调节心情的事情来做。只是许多时候,刻意寻找开心的事情,往往又寻而不得。喜剧影视看了一遍又一遍,直到感觉淡如开水。

这几天里,安舞阳忙着看电影看小说调节心情,却不知道陆文轩这段时间在忙些什么。只是每天下班回来不久就看到陆文轩懒洋洋的进门,之后再扑在床上不说话。问他,他也只是敷衍性的说“办大事。”

安舞阳懒得过问他的事情,他自己现在也是焦头烂额。不仅心情没有调节好,反倒是越来越糟。心力憔悴的情况下,工作上也总是出纰漏,每天一上班,总要被公猪骂的狗血淋头。好不容易赶上周六,本以为可以清静一下,却又被公猪喊去加班。

好在工作量不是很大,一上午就做完了。回到家,没有看到孟洁。打电话询问,才知道孟洁陪着江怡去逛街了。倒一杯水,端着茶杯推开陆文轩的房门,看到陆文轩还在蒙头大睡。

“文轩?还在睡啊?”

陆文轩懒洋洋的睁开眼,看了看安舞阳,又闭上眼睛,伸手揉着眼角,道:“不睡觉干什么。”

“你这两天不是有大事要办吗?”安舞阳笑着在床上坐下来,捧着茶杯喝水。

“不办了,今天太冷了,放假一天。”陆文轩这些天都在坚持守着那家成人用品店等那个店主。守了这么多天不见人影,他有些丧气,懒得再去守了。

安舞阳喝了一口水,视线望着窗外的蓝天,道:“就是冷点,冻不死人。陪我出去走走吧。”

“不去。”陆文轩拿被子蒙上了脑袋。

“去吧,心里闷得慌。”安舞阳晃着陆文轩道。

陆文轩掀开被子,看了看安舞阳,叹一口气,道:“好吧。出去转转,说不准有****。”

“嘿嘿。”安舞阳笑了。

陆文轩穿上衣服,跟着安舞阳一同下楼。行至小区门口,一抬眼,陆文轩眼前一亮。拿手肘碰了碰安舞阳,低声道:“你看,这个是男人还是女人?”

安舞阳顺着陆文轩的视线看去,只见小区门口站着一个雌雄莫辩的人,这人身材修长,个子不高。身上穿着男士外套和一件洗得发白的牛仔裤,脚上穿着一双白色运动鞋。短头发,瓜子脸,大眼睛,细眉毛。倒是颇为漂亮。“男人吧?没胸。”

“春哥要是穿这么厚,也没胸。”陆文轩笑道。

“可人家穿的是男人的衣服。”安舞阳道。

“现在这世道,男女乱穿衣的。”陆文轩说。

两人边说边走着,视线没有从那人身上移开。那人注意到陆文轩和安舞阳的视线,赶紧转过身子,背对着二人。

陆文轩乐了,“看吧,害羞了,八成是女人。”

“男人被你这色咪咪的眼神瞅着也害羞。”安舞阳笑道。

“管他呢。”陆文轩说道。

两人很快走出小区,沿着大街瞎溜达。冬天的上午,很多人在马路上散步。只是尽管有和煦的阳光照着,却依然难以抵抗冰冷的寒风。

这几天没有下雪,路上的积雪也都被铲平了,露出湿漉漉的地表,像是刚下了一场雨一般。

陆文轩问:“这两天心情好些没?”

“老样子。”安舞阳叹气道,“你就别提我的事儿了,好不容易出来散散心。”

“哦,银阁这小子也不来送药,打电话也不接,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我怀疑啊,他很可能吃了那药。”陆文轩笑道,“他老婆那么****,搞不好他现在已经变成女人了。”

安舞阳咧嘴笑道:“不好说。”又叹了一口气,“咱们就算跟他说吃那药会变成女人,他也不会相信的。”

“废话,当初我就跟你说来着,你都不信。”陆文轩苦笑,“换做是我,我也不信。”

两人一边闲聊一边漫步,不知不觉间已经走了三里路。陆文轩夸张的伸了个懒腰,在路边供人休息的长凳上坐下来。许久不走路,他有些累得慌。一转眼,看到过来的方向有个熟悉的人影。那人一看陆文轩看来,就做贼般的侧过了身子,在一处报摊前随便翻腾。“咦?”陆文轩心里不禁奇怪,“你看,那个不是刚才站在小区门口的那人吗?”

安舞阳循着陆文轩的视线看去,也奇道:“好像是啊。”

“这****儿不会是在跟踪我们吧?难道看上我了?”陆文轩贱笑道。

“咳,我看他就是个男人。”安舞阳笑道,“被男人看上了啊?你可真行。”

陆文轩撇嘴道:“他要是男人啊,八成就是看上你了。你看你,原本就够女人的了,现在啊,乍一看更像个女人。”

“去。”安舞阳翻了翻白眼。

陆文轩嘿嘿一笑,道:“赌一把,看她是男人还是女人。”

安舞阳一听“赌”字,连连摆手。他不像代开朝那样好赌,对赌博没兴趣。转念一想,却道:“好啊,赌什么?”也许,有个爱好也不错,哪怕是恶习。好歹能让自己的心思别放在“变身”上面。

“嗯……”陆文轩沉吟了片刻,道:“赌钱也没意思。这样吧,我赌她是女人,要是我赢了,你帮我把我房间里的卫生搞一下。”

“好,那我就赌他是男人了。如果你输了怎么办?”

“我输了的话,我房间里的卫生我自己搞。”

“我怎么听着好像我有点吃亏啊。”安舞阳笑着摆手,“算了,就这么着。怎么证明他是男人还是女人呢?”

“这个简单。”陆文轩笑道,“我借口去问她借火,叫她一声小妹,他要是男人啊,肯定会很生气。”

“好主意。”

陆文轩嘿嘿一笑,拍了拍安舞阳的肩膀,道:“准备给我打扫卫生吧。”说着起身朝着那人走去。

那人时不时的转眼看向陆文轩和安舞阳,见陆文轩起身朝着自己走来,赶紧低下头。不大会儿又转眼看来,见陆文轩已然快到近前,赶紧放下手里的报纸,转身跑了。

陆文轩愣了,站住身子,看着那人的背影,心下不解。刚才离得不远,他看清了那人相貌,总觉得有些眼熟,却想不起来到底在哪见过。

安舞阳大笑着走过来,道:“看吧,人家被你吓跑了。”

陆文轩讪笑一声,皱眉道:“这人好面善,似曾相识。”

安舞阳直乐,攀上陆文轩的肩膀,笑道:“我记得你只是经常觉得某个女人似曾相识,什么时候觉得男人也似曾相识了?”

“咳,我说了,她是女人。”陆文轩自信道:“咱这眼力,阅美无数,怎么可能看走眼。”摆摆手,又道:“先别管这个。你发现没,他好像从小区一直跟我们到这里呢。”

“或者人家正好同路。”安舞阳不屑道:“咱又不是什么大人物,也不像大款,更没得罪他,他跟着我们干什么?”

“你这人头脑太简单。”陆文轩打开肩膀上安舞阳的手,摸着下巴边往回走边思索着。“咦。奇怪,我真的觉得好像在哪见过她。在哪里呢?想不起来了。”

安舞阳觉得陆文轩八成真的想女人想疯了,竟然把男人当成女人。也不管他胡思乱想,抄着手跟着他慢走。

陆文轩努力的搜索记忆中美女的形象,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在哪见过刚才那人。不过他确定自己一定见过他。想得出神,一脚踏进积水里也不知道。

“难道……难道是刘大师?!”说出这句话,连陆文轩自己都有点不相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