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 痴情最无聊

陆文轩怀疑这段时间是不是流年不利,说不得得找刘大师给算算看。安舞阳的麻烦还没解决,刘银阁又跟着添乱,现在又冒出来个程春燕。这日子过的倒是充实啊。

安舞阳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道:“我还得上班,就先走了。春燕,哪天有空再聊。”

“嗯。”程春燕轻笑一声,“拜拜。”

安舞阳拍了拍陆文轩的肩膀,眼神中流露出些许同情,转身走了。

陆文轩在心里暗骂安舞阳是只狡猾的狐狸。临到有事自己先跑了。刚才跑路的时候怎么不一跤摔趴下被逮住呢!再一想,不禁感慨。自己也够倒霉的,本来以为走桃花运了,没想到却是个烂桃花。这个程春燕可是有名的橡皮糖,被她粘上了,那可比恶鬼缠身还麻烦。

心中腹诽,脸上却堆着笑。面对美女,陆文轩习惯保持笑容,以体现自己的绅士风度。

程春燕摆弄着手指,微微仰头看着陆文轩:“文轩,你有阳开的手机号码吧?”

“没有。”陆文轩可不想给老朋友找麻烦,“那小子没良心的,半年没跟我联系了。”

程春燕绣眉一皱,咬了一下嘴唇,道:“怎么可能……你吃饭了吗?”

“吃过了。”陆文轩《无〈错《小说 .Q.<>

程春燕道:“我请你吃饭,走吧。”

“不要了吧,我还有事……”陆文轩的话说到一半,看到程春燕有些湿润眼看就要落泪的眼睛和满脸的悲伤神色,骨子里的怜香惜玉的情怀立时勃发。“好吧。”

程春燕转悲为喜,与陆文轩并排朝前走。

陆文轩偷偷的看了一眼身边的女孩儿,发现她还是像以前一样温柔的能把人揉死。走路的时候迈着小碎步,双手放在前面摆弄手指。低眉顺眼,含羞待放。怎么看都像一个陷入初恋的矜持的娇柔女孩儿。让陆文轩打心底佩服的是:她是怎么矜持了两年多还在矜持的?这样不累吗?陆文轩想不通。

程春燕微微转头,看了看陆文轩,又低下头,吱吱呜呜的问道:“你跟舞阳……没什么吧?”

“嗯?什么没什么?”陆文轩不解。

程春燕嘴角含笑,道:“以前学校里的人都说你跟他……跟他关系不正常。”

“啊?”陆文轩还是头一次得知这个信息。

“你们总是在一起,关系好的有点……有点怪。”

陆文轩哭笑不得,“难道男人之间就不能有革命的友谊……”想起这个“革命的友谊”在某个年代和某种意境下有着别样的意义,赶紧改口:“难道男人之间的兄弟感情也叫不正常?”

两人又陷入沉默,程春燕是不爱说话,陆文轩是懒得理她。行了半里路,二人在一处饺子馆前停下来,陆文轩道:“在这吃吧。”

“嗯。”

两人进了屋,要了两晚水饺。陆文轩点上一支烟,闷头抽着。

程春燕眉头轻皱,“文轩,阳开在哪上班呢?”

“他啊,回家了。”陆文轩瞎扯道,“他老爸说他们王家就阳开一棵独苗,让他回家结婚去了。”

程春燕低着头,乖巧的坐着,“骗人,毕业的时候你们八个不是说要在这里闯出一片天地吗?怎么会回家。”

“计划赶不上变化嘛。”陆文轩说着,心想这个程春燕看起来娇滴滴的,倒是有些心机啊,不知道她是怎么得知当年卧龙岗八虎决定要在这里闯天下的。

“他……还好吗?”

“好,好着呢,听说孩子都快生了。”

“告诉我他的手机号码好吗?”程春燕很执着。

“我真没有。”陆文轩比她更执着。他相信,自己要是把阳开的电话和单位告诉程春燕的话,那阳开肯定能气个半死。“我就不明白了,他有什么好?你怎么就看上他了?”

程春燕依旧低着头,轻声道:“他哪里不好了。”

陆文轩看到程春燕小女人一样的模样心里就憋得慌,就好像一口气怎么也喘不上来一般。在他的记忆中,程春燕就是个没有多大感情变化的女孩子。要么低眉顺眼的轻笑,要么一脸忧郁的悲伤。从未见她有过痛痛快快的表情,哪怕是痛快的哭,痛快的生气。没有痛快的表情,也让注视她的陆文轩感到不痛快。

陆文轩道:“他哪里好了?整个一浪荡公子哥。玩弄感情的小人。我说你也真是,明知道他不喜欢你,干嘛还非要死皮懒脸的缠着他?天下的男人都死绝啦?”说罢又觉得自己的话有些过分,干笑了一声,继续抽烟。

程春燕仍旧保持着温柔小女人的坐姿,不气不恼。轻声细语的说道:“我觉得他很好啊。爱一个人也应该爱他的缺点,不是吗。”

“爱?”陆文轩直撇嘴,“你为什么那么爱他呢?”

“爱一个人需要理由吗?”

“呃……”陆文轩噎了一下,没心情跟程春燕讨论这么具有哲学性质的话题。狠抽了一口烟,道:“年纪轻轻的,整天爱呀恨呀的累不累?没事儿还是想想怎么赚钱过日子吧。”

“没有爱的人生是残缺的。”程春燕依然低着头,轻咬着嘴唇。

陆文轩苦笑:“合着我这二十多年都是残疾啊?”

程春燕轻笑了一声,幽幽的说道:“你不懂爱情。”

“是,我不懂。”陆文轩懒得跟她争辩。

“知道爱情是什么吗?”

陆文轩嘴角抽搐,冷冷的说道:“不知道。”活这么大,陆文轩研究过不少哲学问题,但是他最讨厌别人问他“爱情是什么!”之类的问题。因为陆文轩曾经回答过三次这个问题。第一次他跟刘银阁说“爱情是人类最伟大的感情!”,刘银阁对他的回答嗤之以鼻,并且送了他一个“**”的评价。第二次他跟陈孝廉说“爱情就是吃饱了撑的没事干的人扯淡用的!”,陈孝廉对他报以鄙视的态度,并且送了他另一个评价:无耻。第三次他跟王阳开说“爱情就是寂寞的产物,比亲情自由点,比友情自私点。”王阳开呵呵一笑,并且告诉陆文轩:“爱情就是许多冠冕堂皇的人做爱的理由!”

陆文轩不懂爱情,更不懂程春燕的执着。

水饺端上来,陆文轩三下两下把水饺吃完,看到程春燕还在小口小口的吃着,便道:“你慢慢吃,我有事儿,先走了。”说着起身往外走。

走不多远,回头一看,顿时头皮发麻。程春燕又追了上来。陆文轩苦着脸看着程春燕,道:“大姐,我真没有他的号码,我发誓!”

程春燕摆弄着手指,低着头,“我不要你发誓,我就要他的号码。”说着仰起头,看着陆文轩,眼睛里泪光闪动,一脸的悲伤和渴望。

陆文轩握了握拳头,又咬了咬牙。他怀疑程春燕八成是故意在自己面前装可怜的,不然她哭就哭吧,干嘛还非要仰起头来给自己看呢?不过就算是这样,又能怎么样?陆文轩无奈叹气。“好吧好吧,谁叫我这人心软呢!”他最看不得女孩儿在自己面前落泪了。“我打个电话问问阳开。”陆文轩掏出手机,找到王阳开的电话打过去。“阳开?某人问我要你的电话,你说我是给还是……”

“别!”王阳开的声音有些急,“程春燕吧?哥哥哎,兄弟我生活幸福,彩子也温柔体贴,您就高抬贵手,放兄弟一马,千万别把我电话给她!”

“可是……”

“没有可是!”

“但是……“

“也没有但是!”王阳开郑重的说道:“咱是不是兄弟?咱有没有交情?我王阳开没有哪里对不住你吧?前两天还帮你找工作呢。你可别忘恩负义出卖我,不然咱绝交!”

“……好吧。”陆文轩挂了电话,看着程春燕,不言不语。

程春燕眼中的渴望转为失望,低下头不说话。眼泪却啪嗒啪嗒的落下来。

陆文轩有些胸闷,他无法理解程春燕的执着到底建立在什么上面,爱情吗?在陆文轩看来,程春燕的爱情观实在是有很大的问题。很多时候,他都恨不得给程春燕一巴掌让她清醒清醒。他本以为那种丧失理、智盲目痴情的脑残只会在影视小说里出现,没想到现实中也是存在的。怪不得常有人说艺术来源于生活呢。陆文轩决定以后看小说的时候再发现脑残角色也不发脾气了,因为这个世界上,本就有很多脑残的人。

“别那么傻。爱情也许是美丽的,但是……”陆文轩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丢下半句话,转身离去。

走到公交车站牌下,回头看看,没有发现程春燕尾随,才大松了一口气。回到家,往床上一躺,又想起程春燕。陆文轩心里怪不是味儿,觉得对一个痴情的女孩儿说那种话太过分。虽然他对程春燕那种痴傻女人没什么好感,但许多时候虚荣心也让他希望有那么一个女人对自己痴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