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 胡医生再见

胡拯的手还没有停下来,嘴里还不停的说着话:“哎?真是……这里疼吗……不疼?……那这里呢?……嗯?怪了……睾丸有没有异常感觉……什么感觉……变小了?……痒吗?……真挺了好几天了?……红成这样,好像还有些肿了,太慎得慌了。啧啧,我行医多年,还从未……”胡拯的话戛然而止,他看到有一坨白色的东西突然打在了眼镜上,挡住了自己的一只眼睛的视线。

陆文轩啪的一声拿手捂住了眼睛,仿佛看到安舞阳坠楼之后稀烂的身体一般不忍心看。

安舞阳吓傻了,看着面前怔怔的胡拯和他满是秽物的脸,安舞阳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他之前就意识到事情很可能会发展到这种地步,想劝阻胡拯的手,而内心被药物催发的强烈的****又让他缄口不语,****彻底埋没了他的理智。直到现在,悔之晚矣。

陆文轩小心的放下遮着眼睛的手,看到傻眼的胡拯和他脸上正在缓缓流下以至于流到他嘴角的乳白色****,胃里翻了一下,嘴巴大张,差点呕吐。

房间里很静,静的让人感到可怕。

陆文轩别过脸,又转回脸,不知道视线该放在哪里比较好。不过他迅速冷静了下来,现在还不是尴尬的+无+错+小说 ..C<>

安舞阳还未从震惊和懊悔中回过神,看到陆文轩的示意,愣了一会儿才反映过来。回头看到胡拯还在发傻,赶紧提上裤子,拉开门就往外跑。陆文轩紧随其后,咬着牙疾奔。他们相信,要是等胡拯回过神,想跑可就没可能了,到时候挨打事小,丢人事大。万一再闹大了,搞不好还得被记者拍了照片当趣闻发出来,到时丢人可就丢出水平了。

“站住!混蛋!”身后传来胡拯声嘶力竭的怒吼。

“跑啊!”陆文轩撒开了脚丫子不要命般的狂奔,拐弯的时候还差点滑倒。

不用陆文轩提醒,安舞阳早已发足狂奔。

两人不敢回头,更不敢放松神经,一路跑出金光男科医院的大门,仍旧不敢停歇。因为后面胡拯的叫骂声越来越近。

陆文轩跑到一辆停在路边的出租车边,拉开车门钻进去,安舞阳也跟着钻进车里。陆文轩急道:“快开车!”

“不好意思,我车坏了,正等人来修呢。”司机一脸抱歉。

“啊?大哥,哪个喜欢恶搞的导演安排你在这儿的?”陆文轩嘟囔了一句,和安舞阳又赶紧下车,横穿马路,朝着一条背街跑去。路过一个广告牌,陆文轩听到有人在喊自己。他没听出来是谁,只听到是个女孩儿的声音。大街上碰到美女?正好相识?这是好事。不过陆文轩没有心情和时间接纳这好事,现在这种非常时刻,别说美女喊他,就是亲妈喊他他也不敢停下来。

一直又跑了一里多路,陆文轩回头瞧了一眼,见胡拯没有追来,才停下来喘气。“哎呀我的妈呀。”

安舞阳一手掐着腰,一手扶着一面墙,嘴里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

陆文轩无力的蹲在地上,望着来路,怕胡拯再突然冒出来。“呼……呼……”转脸看看安舞阳,想起刚才的事情,“噗。”一时没忍住,噗嗤了一声,赶紧又把脸扭向一旁,一手捂着嘴,强忍笑意。

安舞阳脸色变换了好几次,叹一口气,道:“想笑你就笑吧。”

“唔……没有,没有。”陆文轩相信安舞阳心里一定很难受,他又是个比较爱面子的人,这时候取笑他,也不是作为一个好朋友能干的事儿。

“其实……”安舞阳伸手抹了一下脸,“我也想笑。”

“嗯?真……真的?”

“是。你笑吧,我不介意。”

“那……我笑了啊?”

“笑吧。”

“我真笑了。”

安舞阳先笑了起来,“你什么东西啊。想笑就笑好了。”

“啊……哈哈哈哈……吱……哎呦……呵呵呵……哈哈……”陆文轩捂着肚子,脸涨得通红,一个重心不稳,坐在地上。“哎呀笑死我了。”陆文轩笑的肠子都抽筋了,好不容易忍住,想起刚才胡拯傻子一样的表情,又爆笑起来。一转脸,看到安舞阳,又笑不出来了。

此时的安舞阳正靠着墙蹲着,双手横放在膝盖上,脸贴着胳膊,肩膀耸动,抽泣声轻轻响起。

陆文轩意识到自己刚才实在有些过分,站起来,走到安舞阳身边,低头道:“对……对不起啊。”

安舞阳忽然站起来,吓得陆文轩往后一闪,他以为安舞阳要揍他,没想到却被安舞阳死死的抱住了。

“哇……”安舞阳大哭起来,一只手死死的抓着陆文轩的肩膀,“糗大了!呜呜……”

陆文轩一时有些不知所措,只好轻轻拍打着安舞阳的背,试图安慰他。设身处地的想一想,陆文轩可以理解安舞阳此时的心情。这些天早已被变身折磨的精神失常了,今天不仅没治好变身,反倒丢了一次大脸。人要脸树要皮,刚才那种事,可比挨一顿暴揍还难受。

路上,稀稀落落的有人路过,看到一个男人抱着另一个男人痛哭,均投来异样的目光。陆文轩浑身不自在,想要推开安舞阳,又觉得有些不妥。只好用一只手遮住自己的脸,免得被熟人看到而尴尬。可总是这样也不是办法,陆文轩不得不挖空了心思安慰安舞阳,“好啦好啦,没什么大不了的。你这都哭成这样了,那胡医生还不得自杀啊。”

“呜呜……哼哼……哈哈哈……”安舞阳觉得陆文轩说的也对,又忍不住笑了起来。笑了两声,想起自己是五十步笑百步,又大哭起来。

安舞阳哭了又笑,笑了又哭,反复几次,搞得陆文轩一个头两个大,也哭笑不得了。好大一会儿,安舞阳终于累了,放开陆文轩,抹了一下脸上的泪痕。想起刚才自己的失态,不好意思的冲着陆文轩尴尬一笑,道:“回家吧。”

“好。”陆文轩大松一口气,心说:终于解脱了。一转身,被不知何时站在身边的一个女孩儿吓得一怔愣。

这女孩儿陆文轩见过,就是刚才站在广告牌下吃火烧的女孩儿。刚才喊陆文轩的,也是她。陆文轩心思急转,想:这女孩儿似曾相识啊,刚才应该也是她叫我的,看来真的是认识的。

女孩儿抿嘴笑了笑,看看陆文轩,又看看安舞阳。再看陆文轩,问道:“不认识了?”

陆文轩问:“敢问姑娘芳名?”难道桃花要开了?刚想着要找个老婆,就有美女送上门?可……可为什么总有种不好的感觉呢?这个女孩儿……

安舞阳脸色通红,想着刚才自己又哭又笑的,一定被这女孩儿全程观看了。碰了陆文轩一下,看着女孩儿强笑道:“春燕,真巧啊。”

女孩儿捂嘴而笑,“还好你记得我。”

陆文轩一听,脑袋顿时开窍。“哈哈,我跟你开玩笑呢。春燕美女,我怎么可能忘了呢,一直还想追你来着。”话虽说得好听,陆文轩心里却对这个叫春燕的女孩儿没有什么好感。不过此一时彼一时,当年的春燕看起来还有些稚嫩,这半年不见,到是多了几分成****人的温柔了。

春燕姓程,是陆文轩和安舞阳的校友。大二的时候,还是王阳开的女朋友。只是后来不知怎么就分手了。可程春燕显然对王阳开不死心,从分手那天开始就一直都缠着王阳开,就像一块橡皮糖,甩也甩不掉,搅得王阳开不胜其烦。

痴情最无聊,也最可笑。对王阳开那样的花花公子痴情更无聊,也更可笑。陆文轩一直对程春燕有些反感,认为她心理不正常。只是碍于她的长相还不错,才一直没有把反感表现出来。……

还有一天就要下榜了,也没什么好的推荐位。求一下票吧。喜欢的朋友还请砸点票,马甲拜谢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