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 再见胡医生

那家成人用品专卖店对面的马路上,陆文轩在寒风中杵了一上午,仍旧没有看到那个让他恨得牙根发痒的药店老板。地上扔了十多个烟头,其中一个还在冒着淡淡的蓝烟。风一吹,蓝烟便不见踪影。

陆文轩终于意识到凭着一时冲动在这守株待兔也不是办法,琢磨着要不要在那店铺门口装个监视器,又觉得工程过于浩大。一辆黑色的轿车从旁边飞驰而过,带来一股冷风,招来陆文轩嘀嘀咕咕的谩骂。

肚子里咕咕叫的时候,手机也响了。是安舞阳打来的。陆文轩这才想起来昨晚上安舞阳说要自己陪他去看医生的事情。

电话一接通,就听到安舞阳有些气愤的声音:“你上哪去了?不是说好了今天陪我去看医生的吗?”

“你在楼下等我。”陆文轩说罢挂了电话,缩着脖子朝着白云小区跑去。快到小区门口的时候就看到了安舞阳焦急的身影。陆文轩发现,安舞阳的神色看起来憔悴了许多,尽管面色红扑扑的,眼眶却塌了进去,还有淡淡的青黑色眼圈,显然昨天晚上没有睡好。又或者这些日子都没有睡上安稳觉吧。

“你上哪去了?”安舞阳皱着眉,语气虽然平和,却难掩不快。

“哈,在楼上看风景的时候无意中看到《无〈错《小说 .Q.<>

“废话,赶紧走吧,完了还要去上班。”安舞阳说着朝停在小区门口不远处的一辆出租车招了招手。待车子在面前停下,拉开车门上了车。对司机道:“金光男科。”

陆文轩也钻进车里,关上车门。享受着车里的暖气,才察觉到自己的脚不知何时已经冻得麻木了。转眼细看安舞阳,不由得一愣。或者是错觉,或者是心理作用,或者就是事实。反正现在的安舞阳看起来平添了一种美女的气质。原本就很秀气的脸庞的线条更为柔和,皮肤也更为细腻。绣眉微微皱起,满腹心事的眼神,让陆文轩想起了一个词:西施捧心。

陆文轩忽然想,要是安舞阳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不再变化,倒是不错。

安舞阳微微转头,挑着眉毛看着陆文轩:“看什么?”口气不善,因为他心情不好。

“看你长得漂亮。”陆文轩斜着身子靠近安舞阳,贴着他的耳朵低声说道:“你要是变成女人,肯定是个美女。”

安舞阳把身子往外一趔,朝着陆文轩瞪眼。看到他嬉皮笑脸的模样,又哭笑不得。叹一口气,幽幽说道:“你要说丑男变美女,或者还有值得高兴的地方。我不同。”言下之意,他说他自己是个帅哥。

陆文轩并不反驳,因为安舞阳确实是个帅哥。继续审视安舞阳,换来了他的白眼。陆文轩悻悻的把视线转向窗外,浏览着在路上的美女。路上的美女很多,但基本都与陆文轩无缘。

陆文轩从小到大看了许多小说。虽然不像小许那样是个书虫,但也自诩博览群书。在他所看过的小说中,似乎每每有美女出现,往往总会与主角或多或少的有些许瓜葛。所以许多时候,陆文轩都会努力把所见过的美女的外表记下来,以其将来不期而遇的时候有些个谈资。记了许多年,脑海中美女的形象换了不知道多少个,陆文轩仍然没有与曾经见过的某个美女“有缘”相见。这无疑是陆文轩心底的一大遗憾。

车窗外,广告牌下站着的一个穿着鲜红色短腰羽绒服的苗条身影进入了陆文轩的视线里。女孩儿扎着高高的马尾,瓜子儿脸,大眼睛。修长的手指夹着一个用黄纸包着的火烧。小口微启,斯斯文文的咬了一口。

陆文轩自己都有些佩服自己的眼力,仅仅是一闪而过,就把如此之多的信息收进眼底,更瞧出了那是火烧,不是烧饼不是白吉馍。这种功夫大概就是阅美无数锻炼出来的吧。得意之余,陆文轩心头猛然一颤。他觉得那女孩儿好像在哪见过,思前想后,却又想不起来在哪见过。

车子忽然停下,陆文轩一怔,往外看去,才发现已经到了目的地。下了车,追上安舞阳,陆文轩道:“哎,舞阳,你看那边那个女的,我好像在哪见过。”

安舞阳头也不回的继续往前走,边走边道:“我看你是想女人想疯了。”

“呃……有可能。”被安舞阳一说,陆文轩自己也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想女人想疯了”。话说,已经有很久没有碰女人了。正值干柴烈火的年龄,陆文轩多少有些心痒,寻思着哪天有空了去找个小姐……算了。陆文轩对于陪小姐一起“工作”没有什么太大的爱好,没有感情的激情,不是他喜欢的。看来真得赶紧找个女朋友了,不然搞不好在****的压抑下****。抬眼看看旁边疾步而行的安舞阳,陆文轩赶紧又把视线移开。

陆文轩曾经做过一个心理学研究,他发现有一部分同性恋者之所以向同性下手完全是因为没有异性给他下手。为了不至于****,除了赚钱之外,陆文轩又给自己找了一个迫在眉睫的事情:找个老婆。

挂号,缴费,排队。两人又来到了胡拯的面前。

胡拯显然不记得安舞阳了,面无表情的在桌上的本子上写了些什么,才抬起头看着安舞阳。坐诊了一上午,显然有些疲惫了。要不是院长给了加班费,他早就溜了。捏了捏眼角,耷拉着眼皮,胡拯有气无力的问道:“怎么个情况?”

有了上次的经验,安舞阳少了几许尴尬,只是有些事儿还是不好意思开口。“呃……医生,我发现我下面越来越……越来越小了。”

“嗯?”胡拯来了精神,眼睛瞪的很大,配上瘦的几乎没有肉的脸,显得有些诡异,仿佛一不小心眼珠子就会从眼眶里掉下来。笑话,哪有小弟弟越来越小的事儿啊!

“而且……而且这脸也越来越嫩了。”

“啊?”胡拯脸上的惊讶转为审视,盯着安舞阳的眼睛,似乎想从中看出些什么。

安舞阳早就料到了胡拯会有这种反应。但既然来看医生,自然要把状况说清楚,便硬着头皮继续道:“那个……胸部……胸部也好像大了一些。”

“呵……”胡拯抬眼看看坐在一旁的陆文轩,又看看安舞阳,扶了扶眼镜,道:“兄弟,后面还那么多人排队呢,你要是不看病,就别在这捣乱。”胡拯怀疑面前这两个小年轻是不是看多了日本的制服****的小GAY,受不了邪念的折磨来“****”自己的。

“不是……”安舞阳有些急了,摸了摸下巴,道:“上回我就来过,因为胡子自己掉了。您给我开了药,不过没用,胡子一直没长出来。”安舞阳说着冲着胡拯扬起了下巴,又收回下巴,道:“而且……而且下面挺了好几天了。”

胡拯眨巴了两下眼睛,“噢,我想起来了。上次给你开的药都吃了?”

“吃了。”

胡拯稀疏的眉毛凝成了疙瘩,坐诊这么长时间了,他还是第一次听说这种症状。先排除他们俩“****”医生的可能,那么……下面越来越小?上面越来越大?“打激素了?”

“激素?没有没有!”安舞阳连连摆手,“应该就是因为上次吃的那个‘青春传说’的药。”

胡拯对“青春传说”记得很清楚,这两天都在找,跑了几家药店,却一直买不到。“药带来了吗?”

“找不到了,丢了。”安舞阳道。

胡拯的脸上闪过一丝遗憾,“哦,可惜……”一颗药丸就让男人下面变小,胸部变大,这怎么可能。医学专业的他也看过不少奇难杂症,却是从未听说有这么神奇的药和神奇的症状。胡拯再度审视安舞阳和陆文轩,又开始怀疑他们是不是来消遣自己的。可惜胡拯既没有陆文轩洞察人性的能耐,更没有刘银阁相面知人的本事,看不出面前的两个帅气的年轻人到底有什么企图。“把裤子脱了,我看看先。”

安舞阳起身,绕过桌子,解开腰带,褪下了裤子,站在胡拯面前。

“呦!”胡拯看到安舞阳的小兄弟,不由惊了一下。倒不是因为安舞阳的小兄弟太大,而是因为他的小兄弟颜色很不正常。通红通红的,一跳一跳的,充血严重,多少还有些狰狞的感觉。

胡拯从桌上拿起一个塑料的小长板子,压了压安舞阳的小兄弟,又用窄面轻轻的敲了一下,头也不抬的问道:“疼吗?”

“嘶……不疼。”安舞阳的脸色有些尴尬,转脸看了看勾着脑袋想看又不好意思看的陆文轩,更为尴尬。

“啧啧。”胡拯皱着眉,想不出安舞阳这是得了什么病,难道只是因为那个什么“青春传说”药力太猛?这也不可能啊。拉开抽屉,拿出一只医用一次性透明手套戴在手上,开始为安舞阳检查。

安舞阳两只手提着裤子,秀气的脸上一会儿浮现舒畅的神情,一会儿又满是担忧。

陆文轩看看安舞阳的表情,又看看胡拯那只“咸猪手”,想起昨晚上安舞阳的敏感,顿时心惊肉跳起来。身子不由的往后靠了靠,紧紧的贴着椅子的靠背。****微微用力撑着地,屁股放轻,像是时刻准备躲开某种袭击一般。

看着胡拯不知死活的还在醉心于诊断奇症,陆文轩都替他担心。再看安舞阳一会儿咬牙隐忍,一会儿张嘴喘气,一会儿紧闭双眼,一会儿龇牙咧嘴。陆文轩心里暗暗祈祷:上帝、佛祖、宙斯、安拉、菩萨、道君、玛利亚、耶稣基督,以及过路的神仙小鬼妖怪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