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 冤有头,债有主

“我好难受,不敢跟孟洁睡一块儿。”安舞阳转头看着陆文轩,脸上的表情把陆文轩吓得打了个哆嗦。越来越强大的药效,越来越难以遏制的****,折磨的安舞阳心里憔悴,一旦放松精神,没有什么事可思考关注,脸上的表情就丰富多彩起来。可怜巴巴的看着陆文轩,安舞阳的声音里都带上了哭腔:“我该怎么办。”

“怎么……怎么办……我哪知道。”陆文轩头疼的厉害,“你老是睡我这,孟洁会不会以为……”

“我跟她说为了将来身体健康,我要‘禁欲’一年。为了不受****,就不跟她睡一块了。”

“她同意了?”

“正好这段时间她工作也忙,也想一个人睡得踏实点。”

“那……那好吧。”陆文轩脱掉外裤,正要脱掉线裤,想了一下,放弃了。钻进被窝里躺下,看着安舞阳****,脱衣,躺下,合眼。长出一口气,道:“要不……就别忍了吧。”

“不!我做男人还没做够呢。”安舞阳咬着牙,表情毅然决然的说道:“也许在没彻底变身之前还有解决的办法,万一不节制,等完全变身了之后,只怕再变回男人就难了。”他感觉自己就像得了绝症垂死挣扎的人,在没有死亡之前,决不能放弃生《无〈错《小说 .Q.<>

“变成女人也没什么不好吧。”陆文轩道,“说不准变成个美女呢,到时候别的不说,起码不用再‘节制’了,更不用担心‘持久’和‘大小’的问题了。”

安舞阳撇过脸看着陆文轩,道:“要是变成个丑女呢?要是变成个人妖呢?要是变成个……变成个太监呢?”

“这个……”

“再说了,持久和大小的问题,只有你这样的人才会担心。”

“嘿!”陆文轩翻翻眼皮,道:“好吧,反正你也得意不了多久了,等你被‘缴械’了,我看你怎么‘持久’。”说罢又觉得这话大概太损了,安舞阳正遭逢大难,自己再火上浇油,揭他伤疤,那可就太不地道了。小心的看了看安舞阳的表情,见他没有太过激的反应,才放了心。

安舞阳深吸一口气,说道:“关灯,睡觉。”

陆文轩听话的关了灯,盖好被子,平躺着身子闭上了眼睛。他本来没打算真的睡觉,只想着以“要睡觉”为借口打发走安舞阳,自己好打开电脑,躺在被窝里看小片子。现在安舞阳不走了,他也不好看小片子,毕竟安舞阳现在受不得刺激。现在时间还早,他怎么睡得着。睡不着又没电影看,只好睁开眼睛望着黑漆漆的空气胡思乱想。

安舞阳一动不动的躺在陆文轩身边,像个僵尸一样直挺挺的。

房间里静得出奇,连远处的公路上的车鸣和窗外凛冽的北风都可以听得清清楚楚。陆文轩不习惯这样的安静,特别是在不想睡觉的时候。

悄悄的转脸看看安舞阳,只见他紧闭着双眼,牙关紧咬,身体似乎还在轻微的颤抖。陆文轩吓了一跳,“舞阳?你……你怎么了?”

安舞阳转过脸,看着陆文轩,他的眼睛被眼眶里的泪水映的闪闪发亮。“今晚上比昨天难受多了。跟我说说话吧,一静下来我就忍不住往那种事上想,越想就越想要……”

“啊……说话……说点什么呢。”

“给我讲个故事吧。”

“好……好……嗯……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庙……”

“我说,你能别老跟和尚较劲吗?”

“没有,我这次说的是庙里有个尼姑,这个尼姑叫……。”

“算了。”安舞阳忽的坐起身子,仰着头靠在墙上,口中发出一种似哭似笑的腔调。“唉……****真折磨人。”

陆文轩把身子往上提了一些,又把枕头往上挪一下,垫在脑袋下,仰着头看看安舞阳,叹气道:“爱莫能助啊。”

安舞阳看了陆文轩一眼,道:“明天中午再陪我去看医生吧。”

“呃……会有用吗?”

“死马当活马医吧。”

“那好吧。”

两人又陷入沉默,陆文轩提议道:“看电影吧。”

“好。”

陆文轩打开电脑,选了一个恐怖片,希望安舞阳能从中转移心思。只是安舞阳的心思还没转移,陆文轩倒先身临其境了。他这人胆子虽然不小,但却对恐怖片有着非一般的恐惧,哪怕是大白天他一个人的时候都不敢看恐怖片。尽管此时有安舞阳在一起,可灯也没开,屋里黑漆漆的,窗外有北风呜呜吹过,挺有鬼片的气氛。安舞阳又一声不吭的坐在陆文轩背后,让陆文轩总觉得背后有什么恐怖的东西在晃悠。

经典的《山村老尸》,证明了国人对鬼片的造诣之高深,与中国传统武侠片相较,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电影里,男人的背后忽然出现一个鬼影。陆文轩吓得哆嗦了一下,下意识的伸手去抓身后的安舞阳,企图寻求一点安全感。无意间碰到一异样的硬物,又吓得差点出冷汗。

“嘶……”安舞阳忽然发出一种奇怪的声音。

陆文轩伸手敲下空格键,让影片暂停。长出了一口气,回头对安舞阳道:“别看了吧,怪吓人的。”

“呼……”安舞阳仰着头靠在墙上,表情似乎有些舒服。

陆文轩愣了一下,视线下移,看到了安舞阳裆部的挺立,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碰到的是什么“硬物”。再看安舞阳的表情,陆文轩坐了起来,问道:“你该不是……”

安舞阳斜了陆文轩一眼,道:“没有。”

“那就好。”陆文轩干笑了一声,道:“我还以为你……呵呵。”

安舞阳无力的把身子出溜进被窝里,轻声道:“睡觉吧。”

“啊……好。”陆文轩关了电脑,小心翼翼的躺好,成怕再碰到安舞阳的敏感部位。

沉默,寂静。

夜,漆黑而低沉。黑暗像千斤的巨石,压的陆文轩连喘气的力气都没有。

呼啸的北风像是上帝的嘲笑,回荡在城市的上空。

不知不觉的睡去,又迷迷糊糊醒来。陆文轩听到了耳际的啜泣,听到了安舞阳梦呓般的呢喃。安舞阳说:“不要……小洁,不要离开我……不要……我是男人,不是女人……我不想跟你分手……文轩,帮帮我……”

肩膀被安舞阳抓住,指甲陷进肉里。陆文轩闭着眼,一动未动。与心上的痛相比,这点皮肉之苦算不得什么。脑海中闪过初识安舞阳时他脸上那天真而爽朗的笑,闪过四年来一起走过的风风雨雨,闪过安舞阳递上那个装钱的纸袋的时候真诚的目光……

“不……我不是****……不是……不是……”安舞阳的声音越来越小,眼泪滑落在枕头上,湿了一片。对梦中的未来的未知生活的恐惧,让他精疲力竭的沉沉睡去。

都是我的错。如果我没有买那药,一切都不会发生。舞阳不会痛苦,不用担心被世人嘲笑,孟洁也不可能会跟他分手。陆文轩陷入深深的自责中。

渐渐的,陆文轩脸上的悲伤渐渐转为愤怒。那个药店老板的面容清晰的出现在脑海里。是他,是他害的自己的好友如此痛苦的。

冤有头,债有主!

找到他!必须找到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