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 变身“解药”?

陆文轩还在刘银阁的“口误”的震撼中没有回过神来,脑海中一直回荡着周雅彤摄人心魂的眼眸。

刘银阁看陆文轩只是看着自己愣怔怔的,脸色更难堪了,多少还有些恼羞成怒的样子:“姓陆的!赶紧跟我道歉!”

“啊?……啊!”陆文轩回过神,清了清嗓子,看着满面羞红的刘银阁,忍不住想逗逗他。“我说刘大师啊,你难道没算出来今日你有大劫吗?”

“我就算出来你小子今天要是不道歉的话,肯定会有大劫。”刘银阁咬牙切齿的说道。

“呵,那你……你是不是也该冷静的想一想。陆某人虽然对人妻很有爱,可咱也不是没碰过女人的处男,你老婆那点姿色,还不至于让咱意乱情迷的忘了朋友交情吧?”看到刘银阁张嘴要争辩,陆文轩又道:“对!我是曾经不止一次的勾搭你老婆了,可那还不是玩笑嘛。我要是认真了,你觉得周雅彤还能是你老婆吗?你还别不服气,哪点我不比你出色啊?是不是?”

刘银阁一想也是,翻翻眼皮没吱声。他不得不承认,论智商、论长相、论身材,甚至论性能力,自己都跟陆文轩没法比。

陆文轩又道:“你说我大半夜的跑到你家去,又不是为了勾搭你老婆,那你觉得我还~无~错~小~说~.~Q~<>

“什么事儿?”刘银阁也心生好奇。

陆文轩正色道:“想知道?先把偷我的药还我。”

“奶奶的,不就是一盒药吗,有那么金贵吗?”刘银阁气岔岔的说道:“你别告诉我你是专程去拿药的。”

“你还真说对了。我就是去拿药的。”陆文轩看了看安舞阳,考虑要不要把那药可以“变身”的作用告知刘银阁。他在想,如果刘银阁没有吃那药,自己要是说了,那就等于出卖了安舞阳。以他刘银阁的人性来说,不笑死就怪了。而且他还是个大嘴巴,保不准会到处乱说,到时候舞阳一定会很难堪。

按照常理来说,他刘银阁既然拿了药,又去找了小姐,那自然没有不吃的道理。可问题是刘大师有着非一般人的人性,经常不按常理出牌。他的行为,不好拿捏。也许他“早已算出晚上会被老婆折磨,故而没有吃药以助威,要保留精力以对之……”,又或者“吃药的吉时未到……”而没有吃。

安舞阳清秀的眉毛皱了一下,咬咬牙,道:“你说吧。”

陆文轩看到安舞阳为难的样子,再在脑海里幻想了一下刘银阁知道安舞阳要变成女人之后幸灾乐祸的德性,脑筋一转,道:“那药可不是一般的药,吃了有很大的副作用。”

刘银阁一怔,面无表情的问道:“什么副作用?”

“这个……会让男人阳痿。”陆文轩道。

“是吗?幸好我没吃。”刘银阁盯着陆文轩的眼睛,笑了起来。

陆文轩听到此言,也乐了:“那样最好,我就是怕你误吃了那药以后遗恨终身,所以才大半夜的跑去找你。你说一个大男人要是阳痿了,以后岂不是只能用菊花……呵,呵呵。”陆文轩又想起了刘银阁的“口误”,想笑又不好意思笑。毕竟是老朋友,有些时候还是得给他留点面子。

安舞阳也紧绷着脸,表情严肃。

刘银阁脸上阴晴不定,最后终于受不了两位好友异样的关注,愤然起身,道:“我回去了。”

“哎?那你什么时候把药还我?”陆文轩喊道。

“还你干什么!到我手里就是我的了。”刘银阁说着径直往外走。

“你要它干什么?”陆文轩边喊边追上去。

刘银阁道:“哪天谁得罪我了,我就给他下药,让他一辈子不举。”说着走到了门口,拉开门疾步下楼。听到陆文轩又喊了两声,刘银阁理也没理。边走边自言自语:“畜生,别以为老子好骗。哪有什么让人阳痿的药啊!”伸手按了一下裆部,嘴角露出笑意,心说:那个“青春传说”八成是极品,就算是吹破了天的药也不能让人从昨晚上一直挺到现在啊!怪不得那小子大半夜的去讨药。有好东西不跟老子分享?偏不还你了!

陆文轩和安舞阳目送刘银阁下楼,面面相觑。不言不语的回到陆文轩的房间里,往床上一坐。安舞阳转脸看着陆文轩,低声问道:“他真的没吃吗?”

“谁知道,爱吃不吃吧。”陆文轩颓废的躺下来,看看若有所思的安舞阳,笑道:“他要是吃了也好,不是有人跟你作伴儿了嘛。”

“嗐,我要这种伴儿干什么。”

陆文轩笑了笑,又不无猥琐的想了一下,说道:“依我看啊,搞不好刘大师打心眼里还真想变成女人呢,不然他能让他老婆爆菊花嘛。对于男人来说,这可比女人被****还要不堪啊。”

安舞阳忍不住笑了起来,之后又道:“我看也悬。看银阁那猥琐样子,也不是什么正经人。”

陆文轩歪着脑袋想了一下,又道:“你说……呵,我没别的意思,就是瞎猜,你别乱想。”

安舞阳斜了陆文轩一眼,道:“有话说,有屁放。”

“嘿嘿,我在想啊,如果大师吃了那药,如果他又没有像你这样变身,那么,我们是否有理由怀疑,这种药的‘解药’,就是被爆菊?”

安舞阳的脸色冷的像南极的冰,渲染的房间里的空气也大大下降。

“咳,我就是瞎猜的。”陆文轩嘿嘿的笑道,“这药本来就奇怪,有奇怪的‘解药’也不是不可能,你说对吧?”

安舞阳的身子往外趔了趔,看向陆文轩的眼神就像在看一个****。

陆文轩撇撇嘴,道:“放心,我对你没性趣。”

“那就好。”安舞阳皮笑肉不笑的说了一句,似乎有些心神不宁,在房间里胡乱扫了一眼,又问道:“你吃饭了没?”

“不吃了。”陆文轩甩掉鞋子,钻进被窝里,道:“被那小子气都气饱了。”

“呵呵……呵呵。”安舞阳笑着,笑得有些不自然。

“睡觉咯!”陆文轩拉开上衣拉链,脱着衣服,一抬眼看到了安舞阳奇怪的神情,好奇的问道:“有事儿?”

安舞阳犹豫了一下,道:“今晚上我睡你这吧。”

“诶?”陆文轩脸上的肌肉抽动了一下,“我说了,我对你没性趣。”

安舞阳翻着眼皮,道:“我知道。”

“哦……我刚才胡说的,爆菊怎么可能会阻止变身……”

“我知道。”安舞阳低着头,绞着手指。

“那你还……”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