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 腐女的男人

大半夜的顶着风雪去“帮忙”,不仅没有被感谢,还“滚”了回来,陆文轩越想越觉得憋屈。心里那股抑郁之气憋的多了,渐渐的转成愤怒。心说:老子就是犯贱,你变身关我屁事,是你小子手贱偷我东西!变身也活该!

陆文轩心里嘀嘀咕咕的打开房门走进屋,路过卫生间。安舞阳嘴里咬着牙刷探头出来,一看到陆文轩就低声问道:“跟他说了吗?”

“说了。”陆文轩胡扯道。

“他吃了没有?”

“他说变成女人更好。”陆文轩阴着脸径直回到自己的房间里,甩上房门,扑倒在床上。一撇脸,看到了扔在床上的那个“青春传说”的纸盒。拿起来愣愣的看了足足有十分钟,才叹一口气,合上了眼睛。

为什么会有这种奇怪的药呢?制作这种药的人心里一定很不正常。不过这也没啥稀奇。这个世界本就有太多不正常的家伙。

陆文轩胡思乱想了一通,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这些天,陆文轩一直都是这样迷迷糊糊的。他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陷入了一个很长很长很长……的梦里面。许多时候他都会想,以现在的科学水平医学能力,怎么可能会有让人变身的药呢?难道说那药不是地球人生产的?亦或是不。无.错。小说 ..C<>

一切也只能停留于猜测,陆文轩得不到一丝线索,也没有任何寻找线索的渠道。他的手上,只有那个彩色纸盒。那家药店也一直没有开门,药店老板更是不见踪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难道是什么鬼怪邪神下凡作乱?

很快的,陆文轩就结束了这种徒劳无功的猜测,眼下最主要的事情还是想个办法捞钱。

没钱的日子,难过啊。

很多时候陆文轩都觉得上苍不公,也会觉得自己实在不适合在这样的世界里生存。自己既没有陈孝廉的官爸爸,也没有小许的富爸爸,还没有安舞阳的可以忍受不公平待遇的好脾气,更没有王阳开的运气,甚至没有刘银阁那种勾搭富二代美女的本事。到最后,连代开朝那种摆地摊的恒心和勇气都没有。

总结了一下,陆文轩不得不承认,自己是个一无是处的家伙。不过好在陆文轩从不甘心平庸,每时每刻,他都在想着如何出人头地。甚至想着既然代开朝不愿跟自己合作,自己要不要去跟他学艺,也摆个小饭摊儿得了。想来想去,他又怕自己脾气太冲,万一被城管“缴了械”,自己搞不好会干出什么“磨刀霍霍向城管”的事情来。

没钱不可怕,可怕的是没有挣钱的路子。陆文轩头疼的厉害,一整天窝在被窝里懒得起床。

傍晚的时候,刘银阁阴着脸来找陆文轩,一见面就指着陆文轩的鼻子大骂:“你这畜生,大半夜的跑我家有什么企图?”

陆文轩正在为赚钱的事情发愁,被刘银阁一骂,心里也火大,随即吼道:“老子能有什么企图?!难道还能专门去勾搭你老婆不成?!”

“我看有可能。”

“我呸,就那骚货,给我我都不要!”

“嘿!你骂谁骚货?”刘银阁气的满脸通红,“我看你是在酸葡萄!”

安舞阳和孟洁听到争吵,赶紧从房间里跑了出来。刘银阁一看安舞阳出来了,顿时来了劲。“舞阳!你给评评理。文轩这小子竟然骂我老婆是骚货!”

“呃……”安舞阳看着陆文轩,道:“文轩!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怎么能这么说弟妹。”

陆文轩一仰脖子,道:“我说错了吗?”

安舞阳道:“这个……他老婆是骚货不假,可你也不能说的这么直接啊。”

孟洁一听,赶紧把安舞阳拉到了一边,气道:“你这是劝架的吗?”说罢又笑吟吟的看着刘银阁道:“银阁兄弟,有话好好说。都是好朋友,至于大吵大闹吗?”

刘银阁一看孟洁都说话了,顿时苦着一张脸道:“弟妹,你是不知道。文轩这小子做的太过分了。小彤她是什么样的人咱先搁着,就说他陆文轩大半夜的跑到我家。你说他安的什么心?”

陆文轩恶狠狠的瞪着刘银阁,心说:大半夜的跑你家我是犯贱,你小子别说变成女人,就是变成猪也是活该。

孟洁愣了一下,看着陆文轩不解的问道:“你真的大半夜跑他家去了?”

“是!”陆文轩也气急了,干脆胡扯道:“我专门去勾搭他老婆去了。”

刘银阁气急反笑,“嘁,你小子就是人妻控,邪恶****控制不了想勾搭人妻就勾搭吧,可你放着孟洁不勾搭,跑那么远勾搭我老婆?那不是脑子有病吗?”

“诶?”孟洁一怔,气的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刘银阁继续道:“你勾搭就勾搭吧,真要是被你勾搭上了,我是半句话也不带说的。谁叫咱没本事守不住自己老婆呢是不。可你打我小报告就不对了吧?这属于不道德行为!”

陆文轩懒得跟刘银阁废话,返身进屋,钻进被窝里,道:“你爱怎么说就怎么说。”

安舞阳一看,觉得这事儿有点不正常。让孟洁回到自己的房间,推着刘银阁进了陆文轩的房间,关上房门,看着陆文轩道:“你没把那药的事儿跟银阁说吧?”他觉得陆文轩肯定没有把事儿说明白,被刘银阁误会了。不然刘银阁不至于再找上门来发脾气。

“我懒得理他。”陆文轩蒙上被子,想清静一会儿。

“你……”刘银阁指着陆文轩气的说不出话,一屁股坐在床上,道:“你得跟我道歉,不道歉我不走了。”哼唧了一声,转脸跟安舞阳诉苦。“舞阳,你说说,咱多年兄弟,他竟然跟我老婆打小报告说我去**,这事儿他都能干出来,你说他多无耻。我真想揍他,可碍着是老朋友,我又下不去手。”

安舞阳听着刘银阁诉苦,心里觉得怪可乐的。便问道:“你不介意他勾搭你老婆,反倒介意他打你小报告?这个……有点不对吧?”

“咳。”刘银阁丧气道:“他这畜生勾搭我老婆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我他妈的都习惯了。”

安舞阳立时有一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慨,拍了拍刘银阁的肩膀,道:“唉,我也有同感。咱们怎么就跟他这个心理不正常的家伙做了朋友呢?”

刘银阁感叹道:“交友不慎呐。”

“是啊,怎么就有他这样的只对人妻感兴趣的男人呢?”安舞阳深感迷惑,这个问题他一直想不通。

“这就叫****。你没看他以前经常研究****心理学吗。”刘银阁道。

陆文轩听着二人议论自己,刘银阁似乎心情平静了一些,趁着这个机会,有件事儿得问问他。掀开被子,看着刘银阁,陆文轩道:“问你个事儿。”

“说。”

“昨晚上你老婆和我躺在床上,你怎么就……就不觉得我们之间有什么事儿呢?”

刘银阁哼哼的笑了一声,道:“老子早就防着你呢!你第一次勾搭小彤的时候我就跟她说你小子有性病,还伪造了一张你的性病诊断书给她看。她怎么可能会真的跟你乱搞。”刘银阁觉得自己实在是有先见之明,要不是当初防患于未然,搞不好昨晚上自己就得戴绿帽子了。对于“人妻杀手”,刘银阁打心底里怕得慌,特别是摊上了一个骚劲十足、风情万种的老婆之后。

“啊?”陆文轩一时哑然。

安舞阳一怔,心说:这招高啊!

“嘿嘿嘿。”刘银阁笑了几声,又想起了此次来的目的,脸色一变,怒道:“别跟我乱扯话题,赶紧跟我道歉!”

陆文轩气道:“道个屁,我问你,我的药是不是你拿了?你吃没吃?”

“我靠!就因为我拿了你的药你就去打我小报告?你小子也太损了吧?”

“我问你!那药你吃了没有!”

刘银阁哼了一声,道:“你以为我像你啊?至于用药物维持男人尊严吗!”

“没吃就好,赶紧拿来。”陆文轩松了一口气,又隐隐觉得有些失望。

“你先跟我道歉。”

陆文轩道:“有必要吗?小彤不是不生你气了吗!”

“不生我气?!”刘银阁气得浑身直哆嗦,“那是因为当时你在呢,她给我留面子了!老子被你害苦了,到现在屁眼儿还疼呢!”

“啊?”陆文轩和安舞阳同时发出惊叹。

“呃……我是说腰,到现在腰还疼得厉害呢。”

“噢。”陆文轩和安舞阳同时意味深长的应了一声。

刘银阁脸色忽的红了一下,“你快跟我道歉!不然咱没完!”昨晚上他吃尽了苦头,不然也不至于怒气冲冲的跑来找陆文轩的麻烦。想起昨晚上周雅彤邪恶至极又摄人心魂的眼眸,刘银阁不禁打了个哆嗦。

刘银阁在心底暗暗发誓,以后绝不再让周雅彤看那些腐女小说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