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 狗男女

“哈哈哈。”周雅彤大笑,花枝乱颤。“寂寞很难耐吧?不要急,银阁说你这人命犯桃花的。”

“听他胡扯吧。”

“你还别不信。”周雅彤认真而幸福的说道:“银阁还是很有本事的。”

“有本事?有本事他怎么就没算到今天有此一劫?”陆文轩道。

“侬格伐懂个咯。银阁说‘知命易,改命难’,懂伐?”周雅彤甜甜的笑着,家乡话冒了出来。“我们刚认识的时候,他就跟我说我们俩是前世的姻缘,注定要在一起。当时我还笑他胡扯,没想到真应了他的话。这就是他的本事嘛。”

陆文轩听不懂上海话,但后面那些还是明白的。“这是他泡妞的本事,不是算命的本事。”翻翻白眼,把脑袋搁在椅子的靠背上,抽着烟不再理周雅彤。他觉得有些好笑。刘银阁这小子每次看中了哪个女孩儿之后,就会跟人家说什么“注定的因缘”之类的屁话,没想到竟然还真有人信。

想着刚才被****的事儿,陆文轩身上不禁一阵恶寒。心想:周雅彤这娘们儿果然不简单,以后得小心应付,万一她起了坏心要整自己,到时候自己岂不是要因为女人而跟老朋友闹翻?

陆文轩分析了一下,发现自己所认识的这个*无*错*小*说 ..<>

床头的桌子上的小闹钟滴答滴答的走着,陆文轩渐渐没了精神。眼皮直打架。打了个哈欠,抬眼看到周雅彤正在抱着手机玩游戏。道:“几点了?银阁怎么还不回来?”话音刚落,外门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有人在开门。

“回来了。”周雅彤笑了一声,丢下手机掀开被子下床。蹟上拖鞋,跑到了陆文轩面前。

“嗯?”陆文轩愣了一下,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周雅彤就跨在了他的腿上,双手勾住了他的脖子。看到周雅彤嘴角的坏笑,陆文轩大吃一惊,赶紧站起来试图推开周雅彤,却不想被她死死的抱住了脖子,怎么甩也甩不掉。争执之下,竟然双双倒在床上。

陆文轩想喊,试图“先发制人”,让刘银阁明白是怎么回事。刚张嘴,嘴巴却被周雅彤用手捂住。

“你们干什么!”刘银阁惊讶又愤怒的声音从卧室门口传来。

陆文轩使劲挣脱周雅彤的搂抱,还没有说话,就被周雅彤抢先说道:“姓刘的,你吼什么!”

刘银阁不理周雅彤,看到陆文轩,脸色猛然一变。“文轩你……你……”他们想到勾搭自己老婆的人竟然是老朋友。这打击……这剧情,太狗血了。

“这事儿不怨我!”陆文轩试图解释,手指着周雅彤,道:“是她……”

“是我****他的。”周雅彤主动承认,“怎么样?许你**,就不许我偷汉子吗?”说着又用胳膊勾住了陆文轩的脖子。

陆文轩吓得赶紧闪到一边,双手放在脸前做推搡状,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刘银阁愣了好大一会儿,忽然乐了。屁颠屁颠的跑到周雅彤面前,拿起被子给她披上:“好老婆,我错了。”

“知道错了?!”周雅彤瞪着刘银阁问道。

“知道错了,再也不敢了。”刘银阁道。

“哼!我哪里对不起你了?哪天不是侍候的你舒舒服服的。”周雅彤说着,眼泪啪嗒啪嗒落下来,“你竟然还去**,我恨你!”

“我错了老婆。我道歉。”刘银阁抱住周雅彤,懊悔道:“我鬼迷心窍,我不要脸。”

“知道错了就好。”周雅彤抽泣了两声,挥起绣拳捶打了刘银阁两下,哽咽道:“下次再这样,我就真的****你朋友,让你没有朋友也没有老婆!”

“好好好!”刘银阁心疼的紧紧抱住周雅彤,道:“我保证再也不犯错误了。”

看着两人竟然这么快就和好了,陆文轩心里大为惊叹。除了对于周雅彤的“大度”的惊叹以外,陆文轩还惊叹于刘银阁怎么看起来似乎好像知道陆某和周雅彤并不是真的“乱搞”呢?他是信任陆某人还是信任周雅彤?这事儿有点怪。

周雅彤哼唧了一声,无意中碰到了刘银阁下身,翻着眼皮看着刘银阁,“精神不错啊。”

“嘿嘿,是啊。”

周雅彤忽然把刘银阁摔倒在床上,扑上去,坏笑道:“说,你爱不爱我。”

刘银阁捏了捏周雅彤的小脸蛋儿,溺爱道:“爱你爱你。”

“骗我怎么办?”

“骗你变小狗。”

“嘻嘻。”周雅彤笑了起来,伸手去抓刘银阁下身。

陆文轩看得一愣一愣的,心说这俩人还真可以,当陆某不存在啊?

周雅彤忽然回头看着陆文轩,问道:“文轩哥,想3p吗?”

“这个……”陆文轩的小心肝儿提到了嗓子眼儿,“不太好吧……”他开始考虑如果周雅彤再三邀请自己玩3p的话,是要假正经的拒绝好呢,还是厚颜无耻的答应好呢?

刘银阁忽然捞起枕头朝着陆文轩砸来,喝骂道:“滚!”他对陆文轩跟周雅彤打小报告很不爽,也是色急的厉害,竟然忘了问问陆文轩怎么大半夜跑过来了。

“哈哈哈。”周雅彤差点笑岔了气。

陆文轩伸手挡下枕头,气道:“滚就滚。”说罢转身往外走,直接走出了刘银阁家。关门之前,周雅彤勾魂的话从卧室里飘出来:“老公,我用这个搞你pp好不好……好不好嘛,就这一回……求你了……”

带上门,独自站在楼道里。陆文轩打了个哆嗦,鸡皮疙瘩掉了一地。不知是被楼道里的风吹的,还是被周雅彤的话雷的。

在刘银阁家门口杵了好大一会儿,陆文轩才从对门内的情景的意**中回过神来,冲着门啐了一口,骂道:“狗男女。”气岔岔的下了楼,拦下一辆出租车回了住处。

在白云小区门口下了车,陆文轩才惊觉刚才只顾着意**,竟然把“正事儿”给忘了。又想了一下,抹了一下额头的冷汗。

算了,老子谁也不管了,爱咋咋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