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 朋友妻

陆文轩一怔,咬牙切齿的说道:“你……你行!我服了。”哼唧了一声,道:“他跟阳开他们老早就走了,不知道上哪了。”

周雅彤得意的笑笑,从床头的桌上拿起手机,拨了刘银阁的手机,关机,冷笑一声,又找到了王阳开的电话。“喂,阳开吗?我是你嫂子。”

“啊?弟妹啊。你好你好。”

“我们家银阁是不是跟你在一起啊?”

“是啊是啊。银阁兄弟跟我在一起呢。喝多了,就没回去。”

“哦,那你们睡哪了啊?”

“睡文轩这了。”

“能睡得下吗?”

“能,挤一挤就好了。呵呵。”

“跟他说,别挤死了。”周雅彤忽然恶狠狠的说了一句,挂了电话。换上笑脸,媚眼如丝的看着陆文轩,朝他勾手指,“文轩哥,来。”

“来个屁,我走了。”陆文轩在脑海里狠狠的把周雅彤意**了一通,转身便走。

“你敢走吗?”周雅彤忽然道。

陆文轩愣了一下,停下脚步,转身回头。“为什么不敢走?”

“你要是就这么走了,别怪嫂子我不厚道。到时候我就跟银阁说你****我。”周雅彤[无^错^小说][].[].[]<>

陆文轩额头渗出冷汗,故作镇静的说道:“你跟他说他就会相信啊?”

“你觉得呢?”周雅彤朝着陆文轩一眨眼,拿起桌上的一盒烟,抽出一根点上,眯着眼睛冲着陆文轩吐出一缕蓝烟。

陆文轩心里大骂,尽管早就知道周雅彤不是省油的灯,却还是着了她的道。男人这东西,向来是有了老婆忘了一切,特别是刘银阁这个色神棍。对于刘银阁来说,别说周雅彤说他朋友****她,就算说他爹****她,他八成也会相信。叹了一口气,陆文轩彻底认输:“好吧,你想怎么样!”

周雅彤嘿嘿一笑,道:“过来。”

陆文轩有些好奇,不明白周雅彤不让自己走是什么意思。走到周雅彤面前,陆文轩看着她,不言不语。

周雅彤上下打量了陆文轩一眼,问道:“文轩哥,朋友妻不可欺是吧?”

陆文轩一怔,听出味儿来了。心说:你这是要****我,还不想真的被我上了是吧?没好气的说道:“不好说,陆某定力不好,你要是再****我,后果自负。”

周雅彤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狡黠,道:“嘻嘻,来,趴我身上。”

“干什么?”

“我都不介意,你还客气什么?”

“你当我傻啊?”陆文轩气道:“你给阳开打了电话,银阁要不了多久就回来了。你让我趴你身上,有什么企图?”

周雅彤对着陆文轩吹了一声****哨:“呵,文轩哥挺聪明嘛。银阁这个畜生肯定是出去**了,不然不可能夜不归宿。小妹只是想气气他,没别的意思。麻烦你就配合下嘛。”

“嘁,配合你?别扯了。”陆文轩气不打一处来,“你想让我装作跟你乱搞是吧?那你还不如直接跟银阁说我****你呢。”

周雅彤脸上的笑容渐渐僵硬下来,收起调笑的表情,忽而转为悲伤。眼泪在眼眶中打转,神情落寂,惹人怜爱。“文轩哥,你就忍心看着我被银阁欺骗也不帮我吗?”抽了两下鼻子,一低头,两滴眼泪啪嗒落下来。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又道:“算了,女人的命都是这样苦的。”

陆文轩脸上的肌肉抽动了两下,皱眉瞪眼:“得了,老子不吃这套。”

“喂!”周雅彤忽然抬起头,杏眼圆睁,“没听说过怜香惜玉啊?配合下能死啊?白白给你占便宜我都不说什么,你还假正经起来了。”

“我又不是傻子。你的便宜那么好占的?”陆文轩拉过旁边的一张凳子,面对着周雅彤坐下来。翘起二郎腿,轻蔑的看着她,“我和银阁可是多年兄弟。本人虽然定力不好,但也不会为了占你那么点儿便宜舍了多年好友。”

“我知道你们都是好朋友,有感情。不过呢……”周雅彤眼珠一转,媚笑道:“你怕什么,我会帮你澄清的,不会让银阁老是误会。再说了,也不让你白帮忙。”说着把被子往下拉一些,把鼓胀的胸脯露出来,单手揉了一下,冲着陆文轩挑眉毛,“摸一下我不介意。”

“真的!?……真的我也不摸。”尽管有睡裙挡住了要害,但那丰满的****,仍让陆文轩暗自吞了一口口水。努力把视线从周雅彤的胸部移开,撇嘴道:“早看出来你够骚,没想到骚成这样,怪不得银阁对你又爱又怕。”陆文轩心底忽然有些嫉妒刘银阁那小子,就他那猥琐模样,怎么就勾搭了一个周雅彤这样的尤物呢?陆某这么优秀的男人,却只能看着眼馋,这个世界太不公平了。越想越憋气。再看周雅彤,陆文轩忽然有种干脆冲上去快活一番的冲动。这个冲动在脑海中一闪而过,陆文轩立刻又恢复了理智。心想:虽然刘银阁那小子看起来很讨人厌,可毕竟是多年好友。朋友妻,不能欺啊。

周雅彤打了个哈欠,盖好被子,挠了挠乌黑稠密的长发,转脸看着陆文轩,道:“喂,我问你。要是孟洁这样****你,你肯定会立马就范吧?”

“不可能。”陆文轩肯定道:“孟洁可不像你这么骚。”

“切,你跟她上过床?这么了解她?”

陆文轩咧咧嘴,道:“女孩子家的,说话怎么这么粗俗。”

周雅彤鄙视了陆文轩一眼,正色道:“你就帮我一下好不好?这也是为了银阁好,让他安心过日子啊。”说罢抑扬顿挫的“嗯”了一声,叹气道:“这小子宁愿**都不陪我,唉,这么多天了,好难过。”

看着周雅彤的风**儿,陆文轩心里打起了鼓。虽说朋友妻不可欺,可咱这是要“帮忙”嘛,不可同日而语。再说了,小彤也挺可怜的,于情于理,都是刘银阁那贱货不对,小彤是受害者啊。为了他们夫妻的生活幸福和谐,作为他们的好朋友,也应该牺牲一下,不能那么自私。

陆文轩终于下了主意,决定帮忙。张张嘴,还未把话说出口,却听周雅彤叹气道:“算了算了。我自己想办法。”

陆文轩的呼吸停顿了几秒钟,才松了一口气。应了一声,强挤出笑脸。心里竟然有些失望和懊悔。

周雅彤抽着烟,一斜眼看到陆文轩脸上的失望,嘴角上扬,脸上浮起一丝坏笑。从烟盒里抽出一根烟,扔给陆文轩,道:“大半夜的你怎么跑过来了?找他有事?”

经她一问,陆文轩才想起自己的正经事儿,点头道:“有大事。”

“什么大事?”

“这个……”陆文轩心想:安舞阳不想孟洁知道变身的事情,刘银阁会不会也不想让周雅彤知道呢?自己还是不要多嘴了。张嘴道:“男人的事儿,你不懂。”

“嘁。稀罕。”周雅彤抓起一个枕头,垫在脑袋下,把头抬的高一些,歪着头看着陆文轩坏笑,问道:“你有女朋友没呢?”

“没有。”

“那不是很寂寞?”

“自古英雄多寂寞。像咱这样注定要成为英雄的男人,理当承受寂寞的折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