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 别那么不正经

前几天的宿雪还没有融化,映着冷清的月光,折射的天地间白茫茫一片。夜的北风骤起,把这满地的残雪吹冻,又把低沉的天空吹的粉碎,大片大片的雪花落下来,犹如天上的仙女在翩翩起舞。

钢筋混凝土的城市,冷冷清清。比这冬夜更冷。

陆文轩并不关心这不寻常的冷冬,他的全部心思都在手上的这个彩色的纸盒上。

安舞阳已经醒来,同样被那彩色的纸盒所震住。“怪……怪了。它怎么又出现了?”

陆文轩用手使劲拍了拍额头,猛然想起了之前朦朦胧胧的听到的对话。猛一拍大腿,道:“肯定是他们几个拿了。”

“有可能。”安舞阳赞同道,“赶紧给他们打电话,别让他们吃。”

陆文轩点点头,掏出手机,想了一下,道:“我看啊,肯定是刘银阁那小子拿的,除了他,没人爱占这小便宜。”

“那赶紧给他打电话。”

“对对。”陆文轩边找着刘银阁的电话边嘟囔道:“贪小便宜吃大亏啊。”找到刘银阁的电话,拨了过去。响了好大一会儿,电话那头才传来刘银阁慵懒的声音,“喂?谁啊?大半夜的……”

“刘大师!我文轩。”

“你(无)(错)(小说)..<>

“喂喂喂!不是!我问你,你是不是拿我东西了?!”

“我操,不就是几块钱的东西吗!至于大半夜打电话来吗?”

“嘿,我跟你说,那药……喂?我操!”陆文轩挂了电话,咬着牙看着安舞阳,道:“这小子挂了。药是他拿的,他承认了。”

安舞阳急了,“那你赶紧再打过去啊!”

陆文轩又打过去,却一直没人接。哭笑不得的看着安舞阳,道:“我看啊,我就是跟他说实话,他也不会相信我。”

“我打。”安舞阳掏出自己的手机,拨通了刘银阁的电话,仍旧没人接。再打一遍,竟然关机了。无奈苦笑,道:“要不……直接去找他吧,这事儿电话里也说不清楚。”

“也好。”陆文轩说着往窗外望了望,看到漫天的大雪,又犹豫了。“要不……等雪停了再去吧,这大半夜的,他要是想吃那药的话,估计也早吃了。咱去了也没用。”

“靠!你小子!还是好朋友呢,这点雪就拦住你了?你不去我去。”安舞阳说着下床穿鞋子。

“算了算了。我去我去。”陆文轩道,“你今天还要上班呢,就别去了。”说着换上棉鞋,嘟囔道:“我就奇怪了,那药咱们找了半天都没找到,怎么就偏偏让他给找到了呢。”

“谁知道。”安舞阳点上一支烟,抽了一口,道:“你赶紧过去,他要是没吃最好,要是吃了啊,赶紧让他去洗胃,时间不长,但愿洗胃能有效果。”

“对。”陆文轩觉得安舞阳说的很有道理,穿上鞋子,也不再废话,出了房间。

一走到楼下,陆文轩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北风在面前呼啸而过,吹得脸颊生疼。

这造的什么孽!陆文轩心里愤愤不满的嘀咕着,竖起衣领,迎着风雪快步跑到小区门口。小区门口冷冷清清的,大半夜的,连辆出租车都没有。等了好大一会儿,才有辆过路的空车。陆文轩拦下出租车,直奔刘银阁的住处。

十分钟后,陆文轩在一处小区门口下车。

迎着风雪来到刘银阁家的房门口,陆文轩按响了门铃。一直按了好几下,才有人应门。“谁啊?”是个女人的声音。

“弟妹?我文轩。”

“文轩?你等会儿。”不大会儿,房门被人拉开,里面探出一个女孩儿的脑袋。女孩儿圆圆的脸蛋儿红扑扑的,漆黑水灵的杏眼里带着一丝狡黠。她叫周雅彤,是刘银阁的****女友,也是陆文轩一直惦记的女孩儿之一。“你怎么这时候来了?快进来。”周雅彤闪开身子,让陆文轩进门。

周雅彤身上只穿了一件粉色的低胸连体睡裙,胸前一抹酥胸半露,长发散落披在肩上,性感而妩媚。待陆文轩进来,关上门,立刻跑进了屋里钻进被窝,把被子裹得严严实实的,只露出一颗小脑袋。“哎呀冻死了。你渴不渴?要喝水自己倒,别客气。”

陆文轩哪有心情喝水啊,毫不见外的走进卧室,四下扫了一眼,没有看到刘银阁。看着躺在床上的周雅彤问道:“嗯?银阁呢?”

“诶?他不是跟你在一起吗?”周雅彤说罢,细长的眉毛拧到了一起,声音也由疑惑转为阴冷,犹如外面的风雪,让陆文轩不禁打了个寒战。“他去哪了?”

陆文轩知道周雅彤的脾气,别看她表面上可爱的像个90后乖乖女,发起飙来可不是省油的灯。虽然陆文轩不怕她,但他觉得没必要跟她一个丫头片子斗气。“啊……这个……我喝多了,梦游……梦游!那个,你睡吧,我回去了。”他相信,刘银阁这小子八成去逛窑子夜不归宿了。

“站住!”周雅彤冷喝。“你不说实话别怪我不客气!”

陆文轩撇撇嘴,转身回来。看着周雅彤道:“我说弟妹嗳,有你这么跟哥哥说话的嘛?”

“你过来。”周雅彤面无表情的说道。

“嘿,我过来又怎么样。”陆文轩大咧咧的走到周雅彤面前,双手插在裤兜里,“别以为每个男人都跟银阁那小子一样没一点骨气。”陆文轩一直不明白,刘银阁一个大男人怎么就对周雅彤这小丫头言听计从了呢?虽然她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可卧龙岗八虎也不是善茬吧?许多时候,陆文轩恨不得替刘银阁好好****一下周雅彤,让他知道现在还是男人的天下,轮不到她一个丫头片子撒野。

“是吗?”周雅彤嘴角微微上扬,寒星一般的眼睛扑闪了一下,忽然起身,一把抓住了陆文轩胸前的衣领,把他拽倒在她的身上。

事发突然,陆文轩疏于防范——他断然没想到周雅彤会突然动手。此时被周雅彤硬拽着趴在她的身上,鼻尖儿几乎相触。近在咫尺的俏脸,稀疏有致的长长的睫毛,媚眼流转。轻微的热气扑在脸上,带着女性特有的清香。陆文轩的脑神经短路了片刻,又恢复如初,“你……你要干什么?”

周雅彤反手抱住了陆文轩的脖子,微微一笑,唇红齿白。“文轩哥,人家很怀念你的唇呢。”

“呵……呵呵……我这怎么浑身起鸡皮疙瘩呢。”陆文轩抽着嘴角,黑着脸道:“我可是从来没碰过你,你上哪怀念啊?”

“是吗?那你想碰吗?”周雅彤浅笑,声若三江春水。

陆文轩的喉咙里咕咚一声,心里暗骂:好一个骚狐狸。跟刘银阁那贱货果然般配。嘴上却道:“好啦好啦,我认输。”被一个骚狐狸挑逗,却碍于她是老朋友的女人而不能碰。陆文轩认输了。他不得不承认,周雅彤这一招很高明,起码对于卧龙岗八虎中任何一人都适用,而且有安全保障。

“呵呵,那就告诉妹妹,银阁去哪了?”

“他……我真不知道。”陆文轩道。

“真的吗?”周雅彤说着腾出一只手,在陆文轩身上乱摸了一通,拉开了陆文轩上衣的拉链,伸手入怀,“啧,文轩哥的身体好暖啊。”

陆文轩打了个激灵,他还真怕一时控制不住做出对不起朋友的事情。一把抓住周雅彤不轨的手,把它从自己的衣服里拉出来,挣脱周雅彤的搂抱,正色道:“喂!别那么不正经!”

周雅彤瞄了一眼陆文轩隆起的裆部,媚笑道:“正经人,你小弟弟把你出卖了。”

陆文轩略一尴尬,赶紧用手压了压那个小叛徒。

“嗯……”周雅彤看似满足的****了一声,夸张的伸个懒腰,一抹****逃脱睡裙和被子的束缚,露在外面。“你说我要是跟银阁说他的好兄弟把他老婆给上了,你猜他会有什么反应?会不会跟你绝交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