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 把酒言欢

王阳开拿起一根一次性筷子,折成几个小段,握在手心,双手背到身后,再伸出一只握成拳头的手,看着身边的陆文轩笑道:“老规矩,猜几个,猜对了喝一个。”

陆文轩盯着王阳开诡笑的眼睛,道:“我猜猜啊……嗯,一个?”看到王阳开嘴角上扬,赶紧改口,“不不不!嘿,三个!”

“喝吧你。”王阳开摊开手,果然是三个。“你这家伙太多疑了,我笑是因为我欣慰你猜对了。啧啧,你呀,小人之心。”

众人跟着起哄,陆文轩认倒霉,嘟囔道:“成王败寇,随你怎么说。”端起酒杯喝掉了三分之一的酒,道:“杯子大,咱慢点来哈。”

王阳开笑道:“随便你。”说着又把手背到后面,再拿出来,递到了陆文轩面前,“猜吧。”

“我还猜三个。”

“那你还喝。”

“再来一次……猜。”

“三个!我就不信……好好好,我喝。”

“你还猜三个吗?”王阳开又把手伸到了陆文轩面前。

“我说兄弟,今个儿我就非猜三个了,你给不给面子吧。”

“下次给。”王阳开摊开手,笑道:“这次你继续喝吧。”

=无=错=小说 ..<>

陆文轩可不认为自己走运,一圈下来,就属他喝得最多。不显眼儿半斤酒可就下肚了。“不行了不行了。”陆文轩告饶,“哥哥我到量了。”

“你这不是扫兴吗,哥几个难得坐一块,你不能耍赖。”代开朝笑道。

陆文轩道:“得,再轮到我我跟栤枧一样讲故事行不行?”

张栤枧不善饮酒,以前他们一起喝酒时候,除了第一杯非喝不可以外,猜酒的时候,轮到张栤枧就让他讲故事。

“行。”王阳开大度的笑了笑。掂了掂手里的木筷子,又把手背到了身后。轮了一圈,又轮到他了。再把手握成拳头伸出来,递到陆文轩面前,道:“兄弟,来吧。”

陆文轩想了一下,道:“这回我不猜三个了,我猜两个。”

“你真走运,想讲个什么故事呢?”王阳开摊开了手,换来了陆文轩一张死人脸。

陆文轩发现自己今天还真倒霉,怎么频频栽在王阳开这贱货手里呢?略一思索,道:“我讲个古典的吧。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庙,庙里有个和尚……”

“嘿嘿嘿!”刘银阁不满道:“你这小子,又没女人,来个有劲儿的。”

陆文轩鄙视刘银阁,“你说你不累吗?骚包一样,又不敢乱搞。”刘银阁这小子惧内,自打跟了周女士之后,对于其他的女人,是敢想不敢做,也就是耍耍嘴皮子的胆量。甚至在周女士面前,连嘴皮子他都不敢耍。

“这你别管。”刘银阁道,“讲你的故事吧。”

“快讲快讲。”代开朝也催促道。

“好吧。有劲儿的是吧?嗯……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庙,庙里有个和尚正在打飞机……”

“我靠!”王阳开和代开朝同声骂道。

安舞阳皱了一下眉,道:“别那么下流好不好。”好不容易不往那事儿上想了,听到陆文轩的下流故事,安舞阳心里打了个激灵,赶紧道:“你还是讲个恐怖的吧。”希望恐怖故事可以让自己的心思转换一下。

“行。你们可别吓到了。”陆文轩咧咧嘴,继续胡编:“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庙,庙里有个和尚突然死了……”

“嗳?我说。”代开朝插话道,“你怎么老跟和尚过不去了呢?”

王阳开乐了,“看你看你,讲个故事还耍骨头,看来还能喝。”

“对对对,让他喝,不喝咱几个一起收拾他。”代开朝说着就开始撸袖子。

“我喝我喝。”陆文轩吓得赶紧端起了酒杯。他知道,这些畜生要是说“收拾”自己,那肯定不会手下留情,指不定会有什么恶心人的招数呢。

酒过三巡,陆文轩有点头晕脑胀了。本来他的酒量就不怎么样,今天一高兴又多喝了点儿,此时已然到了极限。懒洋洋的靠在沙发上,连拿筷子的力气都没了。嘴里叼着一根烟,有气无力的抽着。半眯着眼睛,看到了对面的安舞阳。

安舞阳心里不是滋味。想到等自己变成了女人之后,大概就没机会跟这些老朋友一起痛饮了。心中悲切,也就一杯一杯的喝着,借酒消愁。不知不觉间,酒冲脑门,也有些晕乎乎了。

刘银阁又跟王阳开和代开朝碰了一杯,看看半躺在沙发上的陆文轩,又看看倒酒都力不从心的安舞阳,笑了一声,又叹了一口气,道:“啧,想不到,想不到咱们还有机会在一起喝酒。”

代开朝和王阳开同时轻笑了一声,端起酒杯抿了一口酒。

“希望以后还有机会坐在一起吧。”刘银阁端起酒杯,道:“他们俩也到量了,咱们干了这一杯,去看片子。”

陆文轩被刘银阁推醒,勉强睁开眼,端起酒杯,把最后一杯酒喝了。之后又仰头躺在沙发上,懒得动弹。多喝一杯,他的头更晕了。

王阳开推了陆文轩一把,道:“去床上睡。”

“没事儿。”陆文轩眼睛也不争,懒洋洋的嘀咕着。酒精上头,太阳穴胀痛的厉害。他只想好好的睡上一觉,什么也不想做。迷迷糊糊间,感觉到有人把自己架起来,走不多远,又把自己扔下,身上又似乎有什么盖下来。

x下软绵绵的,好像是床铺。陆文轩安了心,嘴里哼哼唧唧的准备睡觉。耳边不时传来远在天边又近在咫尺的声音,断断续续,不清不楚,让陆文轩无法辨析是谁在说话。

“这个好看,再看一遍……”

“我靠,这是松岛枫吧……”

“啧啧,小琴果然名不虚传……”

“借个火……嘿,怎么那么没准头?”

“是你喝多了没接住。赶紧找找……”

“我找找……”

头痛欲裂,口干舌燥。陆文轩舔了一下嘴唇,打了个酒嗝。似乎有什么东西压在自己的身上,还有人在说话:“诶?这是什么……”

“靠!文轩这小子不干好事儿啊……”

“嘿嘿,他一个单身汉买这玩意儿干什么……”

声音渐渐远去,最后消失在耳际,陆文轩睡着了。不知道睡了多久,直到感觉到有人在推搡自己,陆文轩才悠悠醒来。脑袋还有些发胀,眼皮沉得抬不起来。

“文轩!去不去找个****儿玩玩?我请客。”有人说道。

陆文轩心里烦躁,对打扰自己清梦的人很反感。也没听出是谁在说话,梦呓般的说道:“滚!别烦我。”

“嘿,那我们走了啊。”

陆文轩懒得出声,晕晕乎乎的又睡着了。再度醒来的时候,酒劲儿才算消失不见。

揉了揉眼睛,打了个哈欠。伸个懒腰,碰到了什么,转头一看,发现身边竟然睡着一个人。仔细看去,才看清是安舞阳。

他怎么睡我床上了?陆文轩愣了一下,随即惊出一头冷汗。忽的坐起来,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发现没有被人脱去,才算松了一口气。他很担心安舞阳会不会酒后乱性,再加上药理作用而对自己不轨。

陆文轩吧嗒了一下嘴,打开灯,又闭上眼,等适应了强光之后才再度睁开。看看外面漆黑的天色,又打了个哈欠。掏出手机看看时间,发现已经凌晨三点了。舔舔嘴唇,觉得有些口渴。便坐在床沿上找拖鞋,他要去倒杯水。

低头寻找拖鞋,却意外的发现了一个彩色的被人踩扁的纸盒。纸盒看起来很是熟悉,似乎在哪见过。定神看去,赫然看到那纸盒上写着四个黑字:青春传说。

陆文轩猛然一征,赶紧弯腰去捡那纸盒。不想安舞阳忽然翻了个身,碰到了陆文轩。陆文轩被安舞阳一碰,身体失去平衡,一头栽在了地上。

“哎呦我操!”陆文轩的脑袋重重的碰在地上,疼的他破口大骂。之后猛然醒悟,现在不是骂人的时候。赶紧爬起来,捡起地上的纸盒。

确实是青春传说的外包装,只是纸盒里空无一物,里面的药,却是不知所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