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 老友相聚

整十点的时候,王阳开如约而至。

半年前的毕业晚会上,卧龙岗中的八位好友都喝的酩酊大醉。那天,八个男人举杯相约,要在这个城市里闯出一片天地。而今天,八人中只有六个留了下来。另外两人都在父母的威逼利诱下回家了。

那两人,被其余人称之为“叛徒”。

尽管众人对那二人的“背信弃义”很不满,但半年后的今天,老朋友们再聚一堂的时候少了两人,仍不免都有些遗憾。

代开朝笑着给了王阳开一拳头,刘银阁摸着下巴不无羡慕的说:“阳开满面红光,想来桃花又开了吧?”

王阳开大笑:“我这一年四季桃花开啊。”

笑闹了几句,众人决定像以前一样把酒菜带回来吃。在家里喝酒可以放开一些,哪怕喝的不成人样也没人会笑话。

安舞阳和张栤枧被打发了去买酒菜,陆文轩等人便一头扎进房间里看小片子。

曾经的卧龙岗八虎闲来无事时最常干的事儿就是一起窝在宿舍里看小片子。现在看的是一部日本的制服****。听到日本妹销魂的叫声,陆文轩又想起了王阳开的那个日本女友。

拿胳膊肘碰了碰王阳开,陆文轩色相十足的问道:“阳开,手机看小说哪家强? ..手机阅读网<>

“嘿嘿。”王阳开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丝毫也不掩饰自己的得意,“没办法,让她喊国语她不听。啧,不懂事儿,不知道入乡随俗。”

陆文轩笑骂道:“无耻的家伙。”

“最看不惯你小子了。”代开朝鄙视着王阳开,道:“用情就不能专一点?”

王阳开认为陆文轩和代开朝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嘁,没听说过人不****枉少年啊?趁着年轻多历练历练,老了的时候也有所回忆嘛。”

“嗯。”刘银阁拍着王阳开的肩膀道,“对,别理他们这两个假正经。世界末日都他妈的快到了,及时行乐才对。”

陆文轩不屑道:“狗屁的世界末日。”

“嘿,你还别不信。”刘银阁自信满满的说道,“这些天来我夜观天象,发现……”

“发现明天有雪?”代开朝促狭的打断刘银阁的话,问道。

“嗯,大雪……咳,说正经的。”刘银阁正色道:“听说过玛雅预言吗?”

“听说过。”陆文轩道。

“玛雅族有五大预言,前面的四个预言都已经成真了,就剩下这个2012了。”刘银阁阴着脸看着陆文轩等人,仿佛世界末日真的要来了一般,“我认真研究了玛雅族的历史。玛雅全盛时期,有类似太空飞船的图案,有飞机汽车之类的现代物品的图案。有比我们现用的历法还要精确的历法。而现在的玛雅后裔却没有得到任何祖先的文化的遗传,甚至看不懂祖先的文字,不知道祖先的历史,一个鼎盛的文明仿佛突然消失了一般,只留给后人一片谜团。所以啊,玛雅的历史断然不能按常理来思考。”

“那又怎么样?”陆文轩问。

代开朝打趣道:“搞不好是外星人搞的鬼。”

“嗯——哪呀!你们不懂了吧。”王阳开板着脸道:“肯定是刘大师穿越到了古代,故意弄了谜团捉弄那些没事儿偷坟掘墓的专家的。”

刘银阁白了三人一眼,正色道:“少扯淡。排除神话因素,我觉得吧,最大的可能就是殖民者奴役了玛雅人。也许是外星殖民者,也许是传说中的亚特兰蒂斯人。亚特兰蒂斯沉没后,有着高度文明的亚特兰蒂斯人来到了南美洲森林,这也不是不可能。他们奴役玛雅人,所以便不会传授给玛雅人任何文化知识。而玛雅人也把他们当神一样供奉。再后来,殖民者因为某种原因离开了。但他们留下了预言和历法。玛雅族有三种历法,除了按照地球与太阳的关系编的历法外,还有金星历和未知星球的历法。未知星球很可能是殖民者的家乡。玛雅历史中,对金星非常畏惧,他们高度发达的天文学中对金星的记录也最多。所以,我相信,玛雅人已经计算出了2012那一年,金星会带给地球大灾难。或者金星爆炸冲击地球,或者金星撞地球。在2012来临之前,殖民者就再度迁徙了,留给我们一团谜。”

陆文轩耷拉着眼皮,脸上的表情也塌了下来,眼珠子一动不动,像个死不瞑目的恶鬼。看着刘银阁,伸手指着自己的眼睛,阴森森的说道:“看我的眼睛。”

刘银阁扫了陆文轩一眼,无视他。继续发表自己的高见:“所以啊,要我说,反正世界都快灭亡了,赶紧及时行乐吧。特别是你……”轻蔑的看着陆文轩,“赶紧找个女人好好的痛快两年,免得后悔。”

陆文轩不理他,转脸看着代开朝,问道:“老代,要是真有世界末日那一天,你打算在之前的一天干点儿什么?”

代开朝哼笑了两声,道:“我打算先阉了阳开,再把刘大师的门牙打掉。”

“我顶你。”陆文轩笑。

王阳开骂道:“我顶你——个肺。”

刘银阁摇头晃脑的叹气,犹如帝王俯瞰黎民一般的扫了眼前三人一眼,道:“凡人,唉……”说罢眼珠一转,似乎想起了什么一般。伸出手,拇指在食指中指无名指上点了一下,道:“我掐指一算,发现再过两个月咱们要破财。”

“此话怎讲?”陆文轩对“破财”之说是宁可信其有的。

刘银阁道:“如果我算的没错,陈孝廉再过俩月就要结婚了。”

陆文轩撇嘴道:“孝廉什么时候跟你联系了?”对于老朋友跟刘银阁这个神棍联系都不跟自己联系,陆文轩大为不满。

刘银阁不爽道:“什么意思?我真的是算出来的。”

王阳开倒是没兴趣管刘银阁是不是算出来的。只问道:“跟林卿?”

“我算算。”刘银阁掐着手指说。

“去。”代开朝给了他一拳,“快说。”

刘银阁揉着被代开朝打疼的地方瞪了代开朝一眼,才道:“不是她还能是谁。”

“嘿。”陆文轩笑着感慨道:“孝廉真行。我记得他说他跟林卿从上高中那会儿就开始恋爱了吧?七年马拉松,竟然还一起跑到了终点,真难得。”说着说着,陆文轩心里泛酸。他嫉妒陈孝廉,嫉妒他这么浪漫的恋情。“啧,林卿那丫头还真不错,唉,可惜,可惜。”想起林卿那丫头,陆文轩心里更酸。

陆文轩一番话,招来三束鄙视的目光。淡然一笑,坦然处之。他早就习惯了被人鄙视。

四人没有人再废话,都心不在焉的看着电脑显示器,片子演完了也没人去换。老朋友要结婚了,对于他们来说,总有一翻说不出的感慨。

快十一点的时候,安舞阳和张栤枧回来了。把酒菜在客厅的桌上摆好,六人围桌而坐。王阳开问安舞阳:“花了多少钱?”

安舞阳笑道:“我请了。”

“别啊。”王阳开道,“老规矩,AA制。”说罢开始摸钱包。

陆文轩笑道:“舞阳你就别打肿脸冲胖子了,你这样倒显得我们不厚道了。”

安舞阳一想也是,便报了帐。把帐分成六份,其他人把钱交给了安舞阳。安舞阳把钱装好,打开酒,给众人满上,端起自己面前的酒杯,笑道:“来来来。”

众人都端起酒杯,陆文轩高声道:“卧龙岗八虎!”

六人同声大喊:“干!”干活的干,不是干杯的干。

一杯酒下肚,胃里传来火热的烧灼感。陆文轩哈着嘴,看看面前的老朋友们,笑了。

刘银阁拿起筷子吃了一口菜,道:“六个人干就是没有八个人干有气势。”一番话引来众人大笑。

酒逢知己千杯少,当年朝夕相处的朋友再度把酒言欢,自然其乐融融,即使不善言谈的张栤枧也憨笑着陪着另外五人。

窗外,不知何时又起了风。枯树,白雪,冷风,再加上稀少的行人,更为这严冬添了一份寒冷。窗内,杯来盏往,笑骂不绝,却是暖意浓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