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 痣的学问

“怎么讲?”陆文轩倒是颇为关心老朋友的感情状况,听到代开朝这么说,立时收起了玩笑的嘴脸。不过他这种态度一般只会让人误会。比如现在代开朝就误会了。

代开朝相信,眼前的“人妻杀手”肯定正在企图乘虚而入,一举拿下小嫚。不过代开朝不在乎,甚至隐隐觉得要是小嫚能跟自己分手倒也不错。代开朝道:“人家在事业单位上班,工资高,又体面,跟我这摆摊儿的小贩不是一个阶层啊。咱只能给人家丢脸面。”

“不至于吧?小嫚不是那样的人。”陆文轩道,“是你多心了吧?”

“切,又不是你老婆,搞得好像比我还了解她一样。”代开朝不屑道。

“你这叫当局者迷。”安舞阳道:“别胡思乱想。别人不信,你还能不信咱们的人妻杀手,心理学专家吗?”

正说着,门铃响了。

陆文轩道:“八成是栤枧来了。”

“嗯,阳开不会来这么早。”代开朝点头,“舞阳,去开门。”

安舞阳倒是听话,起身去开门。

四年多来,安舞阳已经被卧龙岗里这些人渣指使惯了。以前宿舍里的卫生和每天打水晒被子之类,都是安舞阳一个人干。安舞阳倒也好&无&错&小说 {#123}{#125}.{#123}{#125}.{#123}{#125}<>

来人确实是张栤枧。见到许久不见的老朋友,张栤枧憨厚的笑着,一只手挠着后脑勺。“都来这么早啊。”

代开朝乐了,“栤枧啊,看你那瘙痒,有没有想哥哥啊?”

“想了。呵呵。”张栤枧如实道。

陆文轩又气又乐。气的是代开朝和王阳开都喜欢跟张栤枧这个老实人开玩笑,他有点看不惯。乐的是张栤枧竟然听不出人家话里的味道。“你小子,老代把你当你女人****你也听不出来?”

张栤枧只是憨厚的挠着后脑勺笑,引得其他人也跟着乐了。

刘银阁听到外面的说话声,拉开门走出来,看到张栤枧,少不了寒暄几句。

众人在沙发上坐下来,闲聊了几句。陆文轩跟刘银阁扯淡道:“大师,老代刚才可告你状了,说你看片子不地道。就算你们家山多,你想看看山怀念一下家乡,但也不能不考虑老代的感受吧?他老家可是林子比较多,你好歹也让他看看黑森林吧?”

“他懂什么。”刘银阁道,“我不是在单纯的看片子。”

陆文轩笑道:“嗯,我们都知道,看那种片子的也没几个单纯的。”

陆文轩的话引起一阵哄笑。

刘银阁淡定的说道:“咳,我的意思是我不仅仅是在看片子,还在做学术研究。”

代开朝把嘴岔子撇到了耳朵根,“还学术研究了。我问你,你研究出什么了?”

“想听?拿钱。”刘银阁摊开了双手。

安舞阳一脸鄙夷的看着刘银阁道:“你小子眼里除了钱还有点朋友感情吗?”

刘银阁正色道:“这话说的,本人向来视金钱如粪土。”一句话说的除了张栤枧以外的另外三人都耷拉着眼皮鄙视他。因为众人都知道,刘银阁视金钱如粪土是不假,但他也把他自己视为了粪土里的屎壳郎。对于屎壳郎来说,离了粪土就活不了了。所以说,刘银阁的话里的意思是他视金钱如生命。

张栤枧没有鄙视刘银阁只是因为他没有鄙视人的习惯,而且他甚至连被人鄙视的机会都没有。陆文轩和安舞阳是同情他“反应太迟钝”,不忍心鄙视他。代开朝和王阳开则是嫌他“智商不太好”,不屑于鄙视他。剩下的人,则是被人鄙视的身份,没有权力鄙视他。

刘银阁看到陆文轩等人死气沉沉的脸,叹一口气,道:“算了,看你们几个可怜,我就告诉你们吧。”又沉吟了一下,才道:“经过我多年来的临床观察以及博览a片的经验,我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凡是胸部有痣的女人,对那种事儿的****都比较强烈。”

“真的?”张栤枧好奇的问。

“当然!你们难道没发现许多小片子里的女主角胸部都有颗痣吗?”刘银阁嘿嘿的笑着,“而且根据面相学来讲,大部分颧骨有痣的人,胸部也会有痣。”

陆文轩等人都表示出一脸的不屑,一副坚信科学主义、拒绝迷信思想的庄严表情,心里却把刘大师的话暗暗牢记。

陆文轩皮笑肉不笑的看着刘银阁,问:“那你老婆胸部也有痣咯?”他记得刘银阁老婆的颧骨上就有颗痣。

“废话,没痣我会要她吗?!”刘银阁淫笑道。

陆文轩咧咧嘴,对刘银阁的人性不敢恭维。“别扯了。看你还有心情扯淡,最近工作应该很顺利吧?”

刘银阁一毕业就进了一家食品厂当业务员,一直干到现在,也没有换工作。听陆文轩提及工作,刘银阁叹气道:“我这业务啊,就像过了二十五岁的女人。”

“嗬。”陆文轩一脸的羡慕和嫉妒,“越来越有味儿啊。”

“咳,是越来越无人问津。”刘银阁给了陆文轩一个白眼,心说:人妻杀手的品味真是异于常人啊。嘴上又道:“我琢磨着是不是哪天干脆摆摊儿给人算命去得了。省的东奔西跑还遭人白眼。”

“那哪成啊。”安舞阳道:“就你这形象,谁找你算命啊。减减肥,少点圆滑样儿,再粘上两撇胡子倒还行。”

刘银阁长的倒是不算丑,只是微胖的身材没有给人老实厚重的感觉,反倒让人觉得此人很圆滑,让人缺乏信任感。

“我不就那么一说嘛。”刘银阁气道,“我这叫圆滑吗?你难道不知道现在流行胖子猥琐流?在小说里,咱这样的就是标准的主角形象。再说了,咱这身份的人,哪能去摆摊儿啊。”他还不知道代开朝正在摆摊儿。

代开朝哼笑了一声,大为不满。心说:一业务员还能有什么身份?

刘银阁看了看他,也没在意,掏出手机看看时间,道:“约好的十点吧?这可都九点五十了。阳开这小子不会是贪恋温柔乡起不来了吧?”

陆文轩笑道:“他向来都是踩着点儿赴约,你又不是不知道。”

王阳开向来不会提前赴约,他常说:“早到也没用,浪费时间,有那时间哥哥我又泡几个妞儿了。”

章节目录